笔趣阁 > 虚实进化 > 第1096章 收小弟?我最喜欢了

第1096章 收小弟?我最喜欢了

    白天负重在圣域里面跑圈,虽然无法进入到黄金十二宫去提前踩点,却也把圣域的基本情况看了个差不多。至于晚上,乐渊则是每天准时观星,就算是乌云密布的时候依然无法阻止,闲暇时间则是和美女师傅魔铃聊聊天,这或许就是乐渊进入圣域后三个月的基本情况。

    圣域的生活枯燥而又严肃,没有外面的多姿多彩。因此圣域中唯一的娱乐,也是校验所有人实力的恐怕便只有演武。

    圣斗士禁止私斗,这一条只有在圣域演武的时候会被暂时性地废除。禁止私斗的目的,是为了放置圣斗士们为了一己之私欲而自相残杀,像圣域演武就只是一个检验所有人修行的活动。

    参加演武的只有还没有成为圣斗士的候补以及训练生,青铜圣斗士则是一般演武的最高战斗力,白银圣斗士之间的比武更是数年难得一见,至于黄金圣斗士更是一般人终生也难以见到一次的稀罕人物。

    演武的目的是激励圣域低层的战士以及那些为了成为圣斗士而不断修炼的人。黄金圣斗士那种动辄光拳的战斗就算是白银圣斗士里面恐怕也难有人能够从黄金圣斗士的战斗中看出点门道的。

    因此黄金级别的战斗对于其他人来说根本没有意义,除非有人同样领悟了第七感,可惜整个圣域除了黄金圣斗士之外貌似没人做到这一点。

    而像乐渊这样进来连半年都没有的新人,那则是连演武的资格都没有。当然这个资格指的是自己报名的资格,除非像乐渊这样有正式的圣斗士作为老师代为报名的人,不然都要最起码在圣域训练个一年才行。

    乐渊进入圣域准确来说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在外人眼里就算是天赋再好也顶多是在打磨身体、沟通守护星的地步,那实力拉出来恐怕连在圣域锻炼了一年的杂兵恐怕也比不上。

    这在整个圣域都是常态,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和接受了格斗训练的圣域杂兵比起啦那就是个渣。圣域的杂兵再怎么弱,他也是究竟训练的战士,在没有小宇宙的常强成下,恐怕新人里面还真没有几个能够打得过他们的。

    “乐渊,你沟通到自己的守护星了吗?”

    时隔三个月的时间,距离那晚第一次传授沟通守护星的修炼之后,魔铃第一次询问了乐渊在小宇宙修炼上的进程。

    “这个嘛……”

    乐渊的声音一托,声音中带着的迟疑令魔铃感到了然的同时,也令她感到小小的失望,不过随即便释然了。乐渊在身体上已经占据了如此大的优势,如果再在小宇宙的训练上一帆风顺,岂不是显得太过于妖孽了吗?

    就算是十二宫的黄金圣斗士大人们,在他们开始接受训练的时候恐怕也是挨过了一年的基础锻炼后才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守护星,并且接引星力铸造星命点的。

    乐渊就算身体不逊于青铜圣斗士,但是毕竟训练的时间还短,至今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守护星也就不怎么奇怪了。

    为乐渊找到了理由的魔铃如此想到,但是乐渊的话可没有说完,紧接着的后半段令她那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心再次被提到了山巅。

    “……其实我在一个月前已经找到了,而且我完成了大半的星命点,现在已经感受到自己的小宇宙了!”

    “什么?你找到了,那个星座?”

    魔铃惊呼一声,随后猛地压低自己的声音,小声地询问着乐渊究竟找到了哪一个星座是自己的守护星。要知道万一要是找到个已经有主的星座,那么就算是想要得到圣衣也只能等待前任死亡才能继承,万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天马座,这个星座有问题吗?”

    乐渊自然没有全都说实话,天马座的星命点再一局完成,甚至于乐渊的小宇宙外已经烙刻好了三个青铜星座的星图,现在正在向着第四个星图进。属于他的小宇宙变强度也是在星图完成之后节节攀升,看样子乐渊小宇宙中星图越完整,乐渊的实力便提高的越快。

    而另一边的魔铃在听到是天马座后也不没有急着高兴。天马座的确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继承人,但是这天马座圣衣非常特殊,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历代以来,女神雅典娜都很偏爱天马座的圣斗士,因此有为数不少的人不要白银圣衣偏偏想要成为天马座的青铜圣斗士。但是这些人能够真正挥出天马座圣衣的却少得可怜,明明结成了天马座的星命点,偏偏那圣衣穿在身上却和铅甲,不对,应该是十倍于铅做的铠甲还要重。

    而这些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问题在于现在和乐渊一般与天马座构成联系,想要争夺天马座圣衣的可不止一个,而且还是相当麻烦的对手。

    “乐渊,天马座圣衣并不是最强的圣衣,如果可能的话……”

    “哈哈哈……这不是魔铃吗?我刚刚如果没有听错的话的,你旁边的小子似乎也选择了天马座,那还真是不幸啊!”

    蛇夫座的莎尔娜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来到了魔铃的身旁,而她的身后则跟着一个壮的和小山似的青年莫西干头男子卡西欧士。

    乐渊的个头在同龄人中已经算是高大的,除了没有欧洲人的健壮之外,却也算是精壮。但是和卡西欧士这种,仅仅12岁便拥有了17、8岁面貌、体格的人比起来,那还是略逊一筹。

    “不幸?有吗,貌似天马座的圣斗士至今还没有定下吧,难道说我孤陋而闻了?”

    对于莎尔娜这个一直以来找魔铃麻烦的女人,乐渊在圣域生活的三个月也算是了解了不少。乐渊以及魔铃的生活自同级人那里算是比较凄惨的,两人在各种物资上受到克扣,甚至于走在圣域里面都有敌视。

    “哼!区区一个候补训练生……”戴着面具的莎尔娜似乎不屑于多看乐渊一眼,望着魔铃道,“天马座的圣斗士将会是我的弟子卡西欧士,他可是最正统的希腊人,怎么也比那边那个日本人更加有资格!”

    “我仅仅是生活在日本而已,别看谁都像是日本人!”乐渊对着跟在莎尔娜身后皮肤有些黝黑的卡西欧士说道,“既然你的老师这么有自信,有没有兴趣赌一把,卡西欧士!”

    “赌?”

    卡西欧士摸了摸自己的莫西干头,随后转过脑袋看着自己的师傅莎尔娜,卡西欧士这人早已经习惯于自己师傅作出决定了,因此不由等着莎尔娜的决定。

    莎尔娜听到乐渊的建议,没有急着拒绝或是答应,而是终于看向了乐渊,随后不咸不淡地说道:“你想赌什么,你又有什么能够赌的?”

    “就赌这一次的演武,我会上场,到时候我和他来一场对决!谁输了,谁以后在圣域的时候见到对方就要低头问好叫一声大哥,这个你赌吗?卡西欧士!”

    有个跑腿的小弟总好过亲力亲为,而且这样之后想必圣域的人总不至于再克扣物资之类小地方刁难乐渊这师徒俩人了。

    “就凭你?”莎尔娜听到后先就是讥笑,笑乐渊的不自量力。两人之间的实力暂且不说,就这两人的体格摆在这里,恐怕就没几个人觉得乐渊能够赢的。

    “莎尔娜老师,就让我去教训教训他,区区一个连一年都不到的新人而已,我一定能够击败他!”

    不等莎尔娜做出决断,卡西欧士便已经觉得乐渊太过于嚣张了。想想他卡西欧士也是在经过一年的打磨之后才敢去挑战别人的,眼前的小个子(乐渊的确和他比起来矮了一点)竟然这么嚣张。

    莎尔娜没有卡西欧士那么心思单纯,如果是一个全然没有把握的人怎么可能自己提出这样的条件?在莎尔娜看来,乐渊既然敢提出来,那么绝对有猫腻。

    仔细打量着乐渊的莎尔娜,眼睛瞄到了乐渊的右手上,那只手紧紧握着,看样子手心出汗还不少。

    “怎么,你老师都没说话你说了有什么用。有兴趣赌吗?如果不敢的话,以后还对我师傅客气一点,别做事这么嚣张了……”

    乐渊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听起来倒像是“外强中干”。但是莎尔娜却像是已经了解了真相一般,将乐渊的种种不自然的表现自动脑补统合了起来。

    这是乐渊在虚张声势而已,不然的话他不可能表现得如此“心虚”,冒汗、语气变软都是证明。

    “赌了,不过我还要再加一条!”莎尔娜顿时一副吃定乐渊的样子,转过头看着莎尔娜道,“我还有一个追加条件,如果卡西欧士赢了,魔铃你要从此以后以我马是瞻,听我指挥!”

    “不行,这太不公平了,你要是输了又当如何?不说清楚,我们才不和你对赌呢!是吧,老师!”

    乐渊转过身面对着莫林,将后脑勺对着莎尔娜他们,在和魔铃说话不到三秒的时间里面对着她炸了一下眼睛。

    “真的要玩的这么大,莎尔娜!”

    “没错,我们之间必须有个了断,既然身为白银圣斗士的我们无法动手,那么就由我们的弟子做个了断吧!”

    魔铃听到沉默了许久最后叹了一口气,看着依然望着自己没有丝毫退意的乐渊,最后说道:“好,这个赌约我应下了!如果你输了,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弟子,明白了吗!”

    “我,会全力以赴的!”

    这话说出口的时候,连一旁的莎尔娜都听得出乐渊语气中的勉强,她更加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