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品相师 > 第七十八章 第一关

第七十八章 第一关

    “这游泳馆的投影就像一头张开双翼稿的鸟,再加上玻璃反射下来的红光,不正像一头火鸟吗,一看到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问题是出在这里。”

    庞龙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看到众多人把眼神投向他,等待他的下文,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看来他这抛砖引玉算是成功了。

    “想到雇主是做水产生意的,整天和水打交道,这火鸟朝向他的房屋,形成稿之势,水火相冲撞,这生意当然会不顺了。既然知道了原因,接下来就是解决之道了,因为游泳馆是服务设施,自然不可能改动,我给雇主出了个主意,在这阴影地方栽种几棵树,让游泳馆的投影形成不了火鸟的模样,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雇主第二天就按我说的去买了几株苍天大树移植过来,两天后,雇主打电话告诉我,他的生意又开始红火起来了,甚至比原本还要兴隆几分。”

    这件事到这里算是讲完了,良久,人群爆发出一阵掌声,就连秦宇也是眼睛一亮,庞龙讲的事情也给他提了一个醒,看阴阳风水有时候也要注意下天气,很可能一些问题就隐藏在这天气之中,只有在特殊的天气下才能窥见。

    有了庞龙的开头,接下来的交流会气氛就活跃起来了,不少风水师都讲起了遇到的一些特殊案例,有的是自己经历的,有的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总的来说,秦宇是听的津津有味,他虽然有诸葛内经,但论实战经验却是和在座的人没法比。

    风水一行,理论是一方面,实际经验又是一方面,而实际经验又比理论重要的多,风水师的理论复杂玄奥,而且各家又各有不同,很难说谁对谁错,只有通过实际的经验才能得出判断。

    秦宇也听到不少风水师讲述一戌水福地,就刚刚有一位风水师就说到他替一位雇主的父亲寻一处墓地,耗时三个月终于寻到一处风水宝地:大雁朝江。

    这位风水师详细的讲述了从寻脉到点穴的过程,其中有很多手段倒是值得秦宇借鉴,毕竟诸葛内经都是魏晋之前的一戌水术法,这么多年过去了,后代多位风水大师又研究出了不少风水堪舆之术,很多都是秦宇闻所未闻的。

    “各位,现在已经是午餐时间了,玄学会给大家已经准备好了午餐,就在楼下一层,大家不妨就暂停讨论,下午可还有重头戏呢。”林会长看着讨论的火热的众位风水师,脸上露出笑容。

    “这么就中午了。”秦宇听到林秋生的话,一看手机,才发现竟然过去了三个多小时了,看看周围的人,很多人都跟他一样,都没察觉到时间的流逝。

    倒是坐在嘉宾席上的一些人显得精神头不是很足,也难怪,风水师们在讨论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一连串的行话,他们这些行外人听着就像天一般,枯燥难懂,能坐在那里三个多小时已经是不容易了。

    “走吧,去吃饭,早知道这交流会这么聊,我就不来了。”莫咏星从嘉宾席上下来,走到秦宇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发了句牢骚。

    “呵呵,其实这交流会真正精彩的时候是在今天的下午,到下午莫少你就会发现,这嘉宾席上的人会多出许多。”

    李卫军在一旁解释了一句,在嘉宾席上的一上午时间,通过几人之间的聊天,他也隐约知道了莫咏星的来头,倒是有意想要结交上莫家。

    中午几人就在下面五楼的包厢里就餐,因为有着孟方和李卫军在场,莫咏欣姐弟没有提贺平的事情,而孟方同样也是顾忌有外人,忍住没有询问秦宇。

    吃完午餐几人又坐着喝了杯茶,才再次回到六楼,走进门内后秦宇发现,圆形桌上每个位置的身前多了一本图册,而嘉宾席上也似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群人,早上还空荡荡的嘉宾席,一下子就坐满了一半多。

    等秦宇回到座位还没来得及翻看面前的图册,林会长和另外两位老者联袂走了进来,林会长开口朝众人道:

    “各位同行都看到自己面前的那本图册了吗,咱们交流会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传统的节目,那就是夺魁节目,每次交流会上都会选出一位魁首,此次交流会轮到我gz玄学会举办,这节目自然会继承下来。”

    “当然想要夺魁不是那么简单的,此次gz玄学会共安排了三关,能过这三关,并且成绩佼佼者才有机会摘得魁首,而各位身前的图册就是第一关,这图册内共有三十副阴宅风水图,各位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从其中挑选出你认为风水好的一张,记住那一张上面的数字编号,我们到时候会发下一个表格,各位各自填写上那个数字编号,再交给我们。”

    林会长看到不少人投来的疑惑目光,脸上笑容不减,继续说道:“这幅图册里的阴宅风水图是我和庞老还有萧老三人挑选出来的,对于那张风水格局好,哪张不好,我们心里有数,找到排名第一的人可以得到五分,找到第二的可以得到三分,找到第三的可以得到一分,而只有获得了分数的人,才能参加第二关的比试。”

    “还能这样。”听完林会长的话,秦宇一愣,原来这风水师的比试还能这样比,他朝两边的人看了下,发现这戌水师们似乎对这样的比法毫不奇怪。

    秦宇又将目光朝贺平那边望了一眼,他发现当林会长说道夺魁的时候,贺平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看来和他先前猜想的差不多,这贺平果然是冲着这次夺魁而来的,或者说是冲着夺魁后的奖励来的。

    “这也叫阴宅风水图!”

    秦宇翻看起图册,忍不住低声说了句,这有些图册上面就光秃秃的一块山地,有的甚至就是一片芦苇丛,还有奇葩的竟然就是一池潭水,难不成还想水葬?

    秦宇抬头看了眼其他人,发现不少人和他一样,也在小声嘀咕着,这上面很多图上画的地方压根就没法葬人,别说风水了,就连墓地都算不上,有见过把墓地修到悬崖边的吗?

    众人的表情林秋生尽收眼底,他和萧老以及庞老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脸上流出有趣的表情,这本风水图册是他们三个人制作出来的,对于图册上所画的地方是不是风水宝地,他们心里有数,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三十张的风水图,有一半以上可以勉强葬人,但是对葬者的子孙后代压根就不会有什么帮助,只有少数几张才算的上是福地,剩余的是不毛之地。

    “这是矮个子里面挑高人,再高也高不到哪去。”

    秦宇似乎有点明白了出这副图册的人用意,一些著名的风水宝地格局,在座的恐怕都心里有数,哪怕没有真正的见过,但至少也在籍上看到过,比如这图册要是出现一张九龙戏水的风水宝地格局,恐怕在座的人都会去选它,这比试也就失去了意义。

    只有从这些平凡的地方找出其中的不平凡之处,这样才算是真正考验风水师的水平。

    除了风水师,在座的嘉宾也每人手上有一份图册,只是能看懂的人就少了,秦宇身后莫咏欣这一群人中,除了莫咏欣也就李卫军略懂一些。

    前者是因为为了给母亲治病,接触过不少风水师,听说过一戌水墓地的讲究,不过也只限于一些著名的风水格局,至于李卫军是因为搞建筑的,经常和风水师打交道,自然会知道一点,不过他也不比莫咏欣好到哪去,他主要是建造供人居住的房子,对于阴宅风水的了解也是很少。

    秦宇皱着眉翻了十几章图页,这些图片上的地方根本就不适合下葬,直到翻到第十八章的时候,秦宇才眼睛一亮,轻咦了一声。

    “总算找到了一张适合埋葬的图片,三水交合格局,也还算可以了。”

    看到了第一张适合下葬的图片,秦宇的兴趣才被提了上来,继续往下翻去,等翻到第二十六张的时候,秦宇的双眸闪过一抹精光,默默的记下了这编号,又再次往下翻。

    “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各位在这表格中填上你们看好的风水墓地的编号,然后交上来。”林秋生看了上手上的表,已经走过一个小时,出声打断了还在研究的众人。

    秦宇合盖上整本图册,想了想,提起准备好的笔,在面前的一张写着他名字的表格单中写下编号“26”。

    p:各位道友,晚上还有第三,下周精选推,大家能否助九灯一臂之力,收藏破两千,九灯加一章,现在是一千五百收,九灯没有存稿,平时要上班,这周末九灯已经准备好了,两瓶红牛,一包香烟摆在桌子上了,有推荐的都投给九灯吧。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