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肴记 > 第五百四十五章 问

第五百四十五章 问

    周婉琼就迫不及待的问宋氏,“娘,瑶瑶的亲事,您考虑好了吗?”

    宋氏微微沉默了一下,才道:“说来也怪!平时觉得千好万好的后生,这会儿看着,倒是没有那么优秀了,不是长相差点,就是家世差点,反正没有一个称心如意的。”

    周婉琼暗中翻了个白眼,“娘,您这是挑花眼了!我记得文尚书的孙子,不是挺好的嘛?那孩子长得好,学问也不错,比瑶瑶大一两岁的样子,年貌相当,家世匹配,您没相中?”

    宋氏抱怨道:“别的都不错,可那孩子才多大?房里已经收用两个丫鬟了!不行不行,我瑶瑶可不能受这个委屈!将来年纪再大一点,还指不定怎么风~~流呢!”

    周婉琼听了这话,当下惊讶道:“真的假的?娘,之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这又不是什么好事,谁还会往外传不成?还不是托人打听了再打听,才打听出来的!”宋氏看着生活得挺悠闲的,其实为了周佳瑶的婚事,她可是操碎了一颗心。最近这半年,她四处差人打听那些世家子弟的底细,什么办法都用到了,就怕那些表面上风光霁月的世家子弟,内里肮脏不堪。

    结果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果然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人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多。

    周婉琼不住的点头道:“这样的,确实要不得。”还未成婚,就在房中收人,以后还得了?旁人家或许不在乎,反正她们家是接受不了的。况且就算是收人了,你光明正大说出来啊?遮遮掩掩的,倒让人觉得不磊落。

    “那,金都统家的儿子呢?”

    宋氏抿了抿唇,沉声道:“那个老幺被惯坏了,平时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也就罢了!居然还去赌场赌,赌输了还带兵去砸了人家的场子,闹的沸沸扬扬的。”这事儿是瞒不住的,好多人家都知道了,金家现在里子面子都被折腾得差不多了。

    “居然有这样的事?”周婉琼完全没有收到风声,最近她一直安心养胎,确实没有怎么关注外面的事情。

    “外头都传遍了。”宋氏提起这个事儿就气啊!文尚书家的孙子和金都统家的老儿子,那可都是她放在最前面优先考虑的对象。她觉得这两孩子论长相,论家世,都错不了,而且人品方面也没啥问题,哪成想外面看着挺光滑的,结果芯子却是烂的!

    “对了,娘,我记得蔡大学士的夫人,好像也上门来跟您说过,他们家嫡长孙好像才十七,还没定亲的事吧?”上门跟女方说这个,明显就有求娶之意,蔡大学士的夫人也是看好周家这门亲了,特意亲自上门来探宋氏的口风。

    周婉琼不提这个还好,她一提这个,宋氏就更来气了。

    “那蔡家,也算是诗书传家的世家,祖上也出过三功六勋,显赫一时,谁能想到他们家居然能教出那样的孩子来!”

    “怎么了?”周婉琼一愣,细想了想,蔡家的孙辈,好像只有长孙蔡醒这么一位,是与瑶瑶年貌相当的,剩下的几个孩子,都比瑶瑶小上好几岁呢!

    “怎么了?”宋氏的脸色不太好看,声音高了一下,又猛然低了下去,她在女儿耳边轻声的道:“那个蔡醒是个好男~~风的。”

    龙阳之好!

    周婉琼惊了一下,“那他们家怎么还敢明目张胆的上门来?”

    “人心不古啊!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别人都不知道呢!”宋氏停了一下,遂道:“若是不知根底的人家,真把姑娘嫁了过去,可要把肠子给悔青了。”

    真是无法无天,这不明摆着坑人嘛!

    周婉琼没再说什么,怕宋氏听了堵心。不过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些隐事,娘是如何打听来的?”

    蔡家那个孩子都十七八岁了,这事儿指定也不是刚出来。不过整个汴京城的圈子里都没听说,可见他们家的保密工作做得还是挺好的。娘亲又是从何事得知此事的呢?

    宋氏脸上闪过一抹异样之色,随后方才道:“是霆霄那孩子说的。他特意找人去探了那几家的底细,回头就把证据给我送过来了。”

    周婉琼就笑,“娘,您就不怕霆霄在里头搞鬼啊?污蔑了那几个人?”

    宋氏正色道:“胡说八道什么呢!虽然我不看好云家,可是霆霄那个孩子还是不错的,绝对不会做随便冤枉别人的事。”

    周婉琼连忙道:“您别恼,我就随便一说,再也没有比霆霄那孩子更稳妥的了。”

    接下来,便是一阵沉默。

    母女二人不约而同的想起往事来。

    “要是郡主还活着,这门亲事,真是再好也没有了。”宋氏喃喃的说了这么一句。

    当初,也不知道为什么,郡主和宋氏特别投缘,连周婉琼都十分嫉妒,说她们俩更像是一对母女。若不是身份有别,只怕郡主都要认宋氏做干娘了。

    可惜郡主早逝,只留下云霆霄这么一滴血脉。

    “娘,您跟我说实话,到底这门亲事,你同意不同意啊!”

    “怎么,你也来替世子爷做说客?他倒是神通广大,谁都能帮她说话。”宋氏白了闺女一眼,心里也十分复杂。

    周婉琼摸着肚子怪笑一声,“您可真错怪世子了,他没求我,倒是有人求到我头上,想让我帮忙给云家递个话!”

    宋氏一听这话,当下道:“是哪家?”

    “孙家!那个前朝出了三个辅的孙家,他们家有个八姐儿,叫孙曦,据说才貌双全,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是个出了名的才女!”

    宋氏一想,便知是谁了,“他们家不是在庆州吗?”

    孙家也曾是百年士族,前朝的时候,孙家出过三个辅,可想而知孙家盛世时,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后来孙家渐渐落败,庞大的家族很快土崩瓦解,现如今常居庆州的这一脉孙家人,也只不过是当初孙家的一个旁支罢了。老家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但是孙弼和孙貌父子俩代都做过庆州的太守,在朝中也是非常有名的!

    他们家养出来的姑娘,也不能差了,不过要想跟她的瑶瑶比,哼!

    宋氏小心眼的劲上来了。

    周婉琼看明白了,娘这是越活越像小孩子了,她不要可以,别人稀罕不行!

    “娘,那孙家有意把八姐嫁给世子爷,两家身世上虽然有些差距,但是八姐容貌出挑,又有才华,就是送进宫去做娘娘,那也是十分出挑的!”

    宋氏冷哼一声,“他们这是卖姑娘求前程呢!百年士族,不过如此!”

    周婉琼暗笑,又道:“娘,您就说您相没相中世子吧!您要是相中了,咱们自然可着瑶瑶来!您要是没相中,我好替孙家走这一趟。”

    这是要将她军呢!

    宋氏久久不语。

    周婉琼因为怀孕的关系,性子也比往日急了两分,就哎哟哟的叫了两回,“真是急死人了!您说说,您要求也太高了!年貌要相当,家世要相当,人品要好,性情要好,要有担当!家太远的不行,就在汴京城里挑,清贵人家的,您嫌弃人家家中光景不好,勋贵人家的,您又说多是纨绔!这好不容易碰上一个世子爷这样各方面都不错的,你又嫌弃人家生母早亡,家里不省心~哎哟,要我说啊!这瑶瑶,怕是嫁不出去了。”

    “你浑说什么呢!”宋氏听女儿这顿抢白,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说起来,她也是太挑了一些,可是女人嫁人如同第二次投胎啊!她不帮着瑶瑶挑门好亲事,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睛啊!

    “好了,我不说了,您再想想,过两天赶紧给我一个信儿。”周婉琼又道:“虽说当今圣上在选秀之方面不是特别热衷,但是娘,您也得防着些,万一……”事关当今圣上,有些话不好说得太过直白。

    宋氏沉默了,深深的看了女儿一眼,眼中有来不及掩饰的惊恐、难道说蒋家听到什么消息了?

    周婉琼摇了摇头。

    宋氏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过多久,林氏进来打了圆场,午饭得了,问宋氏摆在哪里。

    宋氏哪儿还有心情吃饭啊!恹恹的说了两句,连饭也没吃几口。

    林氏还以为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呢,颇为忐忑的熬了一个下午。

    晚上周婉琼一走,宋氏连忙差人把周佳瑶叫了过来。

    白天的时候,周佳瑶只陪着她们说了一会儿话,就因为铺子里的事儿,暂时告退了。等她回来的时候,周婉琼正在宋氏的次间里歇午觉呢!周佳瑶便更不能打搅了,此时宋氏叫她,会有什么事呢?

    周佳瑶想了想,干脆就换了一身衣裳,带着杏儿去了宋氏那里。

    反正她就在宋氏的卧房后面,连屋子都不用出,就到了。

    “祖母,您找我?”

    宋氏招手让她到自己身边来。

    周佳瑶就凑到了宋氏身边。

    宋氏觉得眼前的女孩美得像朵含苞欲放的花儿一样,再一看她那双清澈的眼睛,心里的不舍之情就更重了。

    “瑶瑶,你是个有主意的孩子,祖母想问问,关于你的亲事问题。”

    周佳瑶愣了三秒。

    古代人不都讲什么父母之命吗?怎么突然之间这么民主了,宝宝不习惯啊!

    “祖母,现在说这个事情,是不是有点早啊?”周佳瑶两辈子加在一起,还是头一次面对这种事情,跟长辈畅谈自己的亲事?想想就有一种汗毛直竖的感觉。

    “你也不小了,你娘说得对,就算今年把亲事定了下来,也得明年成亲。总不能真把你留到十八岁在嫁吧!”成了老姑娘,那可就不妙了,再者,万一过两年赶上皇上选秀,那瑶瑶岂不是要进宫了?

    不行,绝对不行!

    宋氏咬牙道:“祖母替你挑了不少青年才俊,有些是家世不好的,有些是人品不过关的,还有的是年龄,容貌上跟你不匹配!唉~”她叹了一口气,觉得挑孙女婿,可比挑女婿难多了!

    周佳瑶觉得头顶上炸了好多雷,宋氏从来都不是一个特别挑剔的人!不说别的,单说她能接纳,包容林氏,就能证明这一点。

    可是,听她的意思,好像那些人里,没有一个是她满意的。

    “最近走动的这些人家里,也就剩下国公府了。祖母想问你,你觉得世子爷这个人怎么样!”

    呃~

    周佳瑶的脸慢慢烧了起来,你让她怎么说?

    好歹两人也算是私订终身了吧?宋氏这么一问,她还真的觉得有点心虚。

    “祖母……”她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来。

    宋氏也知道,这事儿挺难为情的,她拉着周佳瑶坐到自己身边,语重心长的道:“瑶瑶,这个时候祖母直接问你,自是有直接问你的道理。你跟世子爷也接触过,你觉得他那个人怎么样?”

    周佳瑶觉得今天的宋氏有些怪,以前她是防火防盗防云家的,今儿怎么好像要改变态度呢?

    “世子爷是个好人啊!平易近人,也很热心,帮了我们许多,当年……”周佳瑶说了一些客观的事实,既没有替云霆霄特殊说什么好话,也没有因为男女之防说什么模棱两可的话。

    宋氏一听就明白了,周佳瑶在她心里,是个十分冷清的孩子,绝不轻易跟什么人扯上关系,现在孙女这话虽然说得很含蓄,但是还是表明了一个态度,至少她对云霆霄是不排斥,不反感的。

    宋氏暗想,看来也不是那小子一头热啊!或许念着当年的情分上,两个孩子能过得好呢?

    “行,祖母知道了,你回去歇着吧!”宋氏本来想跟周佳瑶说说云家的事儿,可是随后一想,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呢!不如稍后找个机会,慢慢跟她说。

    周佳瑶点了点头,“祖母,您不要想太多,早点歇着吧!”

    宋氏欣慰的笑道:“好好,快去吧!”

    周佳瑶这才回了自己的卧房。

    她洗了澡,坐在榻上让杏儿和桃儿给她擦头,心里不知道想着什么,脸上挂着很高兴的表情,嘴角微微翘着,眼睛也格外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