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六十八章 白帝为姓 上

第六十八章 白帝为姓 上

    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或者被雁扇了脸,这句话和今夜的实际情况并不完全相符,但在徐有容的这封信和唐三十六的这两句话后,很多人却真的有这种感觉,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痛。

    徐世绩的脸色很难看,当然,从今天青藤宴开始,他的脸色似乎都没有好看过,隔着很远的距离,他盯着陈长生,眼睛里有幽火在燃烧,到了此时此刻,为了挽回徐府的颜面,为了重新获得娘娘的信任,他必须做些事情——哪怕这里是皇宫,他依然想杀死陈长生。

    不管什么婚书还是白鹤,还是祖辈之命,没有任何事物能够为凭,只要那个少年死了。

    围着陈长生和落落的宫廷侍内里,有他最忠诚的下属,也有所谓死士,那人紧握着刀柄,神情如同伴一般惘然无措,然而眼神却盯着陈长生的后颈,那人的眼光并不冰冷,以免引起它人的警惕,但非常专注。

    只要徐世绩眯着眼睛,发出信号,陈长生的颈便可能被一把快刀砍断——那把刀真的很快。

    但这幕血腥的画面没能发生,因为就在徐世绩心意微动之刻,两道淡漠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一道来自教枢处的主教大人,时常闭着眼睛似乎极为贪睡的老人家,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刻睁开眼睛説几句话,或者只是睁开眼睛——睁开眼睛是个极简单的动作,要比挥手快,比拔刀更快。另一道落在徐世绩身上的目光,则来自一个令他意相不到的人——莫雨姑娘。徐世绩神情变幻不定,终究什么都没有做,如果只是主教大人的警告,或者他还会搏命一击,但莫雨的眼神,则让他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决心。

    殿内的情形现在紧张到了极diǎn,也尴尬到了极diǎn,于是也安静到了极diǎn,在唐三十六嘲讽説出那两句话后,南人自然愤怒,却不知该如何应答,便在这时,散席间不知何处,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先祖有命,自当尊重,只是……南北联姻乃是何等大事,为了抵抗魔族,个人做些牺牲,又算得什么?”

    看座席位置,説话的人应该是位通过大朝试预科考的普通学子,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説,大概是个读书读迂了的青年,读书修行想的便是人类的存续将来,于是説出了这样一番话来。

    此言一出,满场俱寂,比先前更加安静,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人们不是用沉默表示反对,而是明明知道这句话其实毫无道理,却又是这场婚事成功的最后希望,于是人们用沉默把自己置身事外,让説出这句话的那个热血青年站到了台前。

    陈长生望向那处,只见説话的那名年轻人神情微惘认真,明白此人真是这样想的,念及此,他没有愤怒生气,只觉得有些悲哀——明明太宗皇帝陛下率领妖族与人类的联军,将魔族赶回了雪老城,人类却依然无法摆脱当年的阴影。

    “人类原来真的很无耻。”

    又有一道声音在寂静的宫殿里响起,这句话看似寻常,实际上则是站在很高位置,或者很冷漠的对岸,对整个人类世界发出diǎn评,令殿内的人类更加愤怒的是,因为先前那刻的沉默,他们竟然无法反驳这句话。

    这场南北联姻,一开始的时候,看着便是人类世界的\

    1000

    u4e00场盛事,然而南人前来提亲,却瞒着徐有容,如果事后有问题,大概南方教派和大周朝廷会把父母之命与媒妁之言拿出来説事,当陈长生忽然出现,手里拿着婚书的时候,人们才想着要尊重徐有容自己的意见,而当那只白鹤翩然而至,带来了徐有容明确的态度后,居然又有人説要以全体人类的利益为重……

    你和这些人説利益,他们説情怀,你和他们説情怀,他们和你説道德,你和他们説道理,他们和你説国族,总之,当这些人説不过你的时候,当他们没有道理的时候,他们便会不停转进,直到事情按照他们的想法或者説想象进行。

    这,真的很无耻。

    揭破伪装、把所有人的无耻袒露在夜明珠的光线之下的人,是落落。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与怒意,看着殿内的人们説道:“你们要脸吗?”

    坐在殿首的南人们愤怒难抑,已经忍了很长时间的关飞白霍然起身,喝道:“放肆!”

    落落看了此人一眼,想要回骂两句,又担心陈长生不喜,哼了两声。

    陈长生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笑着説道:“何必和这些人做口舌之争。”

    唐三十六在旁摇头説道:“既然要战,首先在骂人方面就不能输。”

    陈长生想了想,説道:“也有道理,只是这方面我确实不擅长。”

    “你想学,我教你啊。”

    唐三十六看着他説道,然后转身望向南方使团所在的座席,目光落在关飞白的身上,骂道:“説的就是你们啦!连个xiǎo姑娘都知道你们做事无耻,你们自己难道没有感觉?放肆?放你妈的肆啊!”

    关飞白怒到极diǎn,眼神也冷到极diǎn。

    便在这时,那只白鹤轻轻用喙触了触陈长生的手掌。

    陈长生微怔,看了它一眼,虽然已经数年时间未见,但毕竟曾经有过来往,隐约\

    1000

    u80fd明白它的意思,当然,那也肯定就是她的意思。他想了想,既然今夜目的已经达成,确实应该尽早离去,不然会让……有些人很为难吧。

    “走吧。”他对落落和唐三十六説道。

    “走?”

    离山长老xiǎo松宫看着他们,神情冷漠説道:“你们这三个xiǎo东西,难道想就这么离开?”

    听着这话,落落细眉微挑,陈长生要带着她和唐三十六离开,只是给南方使团一个台阶下,但在外人看起来,终究是他们先行退让一步,她本就有些不自在,此时对方竟似还不准备善罢甘休,她哪里肯示弱。

    “你这个老东西,难道还敢拦我们不成?”

    xiǎo松宫长老的脸色更加难看,每道皱纹都开始散发戾气,以他一步从圣的境界,在注意到落落的第一时间,便隐约知道了她不是人类,因为当年的某件往事,他对妖族向来就没有什么好感,更准确地説是充满了恶感。

    以他的身份地位,哪里会在乎这等xiǎo妖,随手灭了又如何?

    xiǎo松宫寒声説道:“闲事不提,先前你这个xiǎo丫头对老夫出言不逊,我説不得要替你家中尊长教训你一番。”

    听着家中尊长四字,落落眉头一挑,微怒説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惭!”

    当初在青藤宴第一夜时,她对天道院教谕説过近乎一模一样的话。

    青藤宴第三夜,她又説了这样一句话,只是xiǎo松宫乃是离山长老,远比天道院更加尊贵,但在她的眼中,这两人又有什么区别?

    xiǎo松宫本想着毕竟是在大周皇宫里,总要给周人些颜面,尤其是万一惊动了圣后娘娘那便大为不妥,但今夜连续遭受羞辱,尤其是这个xiǎo姑娘对自己竟是毫不尊重,此时再也无法控制情绪,暴喝一声!

    殿内夜明珠的光线骤暗骤明,xiǎo松宫长老的人还留在原地,剑\u

    18f1

    72b9在鞘中,但一道极为凌厉的剑意,已然出鞘离身而去,袭向落落!

    虽然在青藤宴第一夜时,落落便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强大,但她毕竟还是个稚龄少女,不要説她,即便是秋山君也不可能是一步从对的xiǎo松宫的对手,面对如此强大的剑意,她哪里有招架之力?

    xiǎo松宫很明显还是有所忌惮,所以那道剑意静而不烈,应该不会危及落落的生命,但受伤在所难免。

    也只有如此,他才能够一泄今夜的怨气,才能给这些xiǎo辈留下足够深刻的教训。

    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宽容,却没想到,有些人,是不能受伤的。

    “不可!”陈留王面色微白,焦急喝道。

    莫雨神情骤凛,柳眉如剑挑起,喝道:“住手!”

    xiǎo松宫的境界实在太高,他们根本拦不住,只能希望对方能够听到自己的喊声,最后在悬崖之前把马勒住。

    此时殿内,唯一能够与xiǎo松宫相提并论的强者,便是天道院院长茅秋雨,也只有他,能够挡住xiǎo松宫。

    茅秋雨布袍轻飘,盯着那道破空而去的剑意,双眼如天神之目,里面有烟雨氤氲。

    陈留王、莫雨、茅秋雨,是殿内对xiǎo松宫出手反应最快的人,但不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陈长生。

    谁都没有留意到,他何时站在了落落的身前。

    就像那个夜晚一样,就像又一个夜晚一样。

    从落落拜他为师,他真地把落落看成自己的学生,便要保护她的安全。

    这是责任,然后,变成本能。

    陈长生出现在那道凌厉剑意之前。

    xiǎo松宫面无表情看着他,既然在大周皇宫里不能杀人,只是想伤人立威,能够重伤这名少年,反而更好。

    如果这一剑干脆把这少年废了,难道以后徐有容还真会嫁给他?

    当然,如果这少年运气不好死了,那或者,才是最好的事情。

    茅秋雨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他双袖轻拂,似将起舞于清风之中。

    然而下一刻,他的双袖骤然静止。

    不是因为他想看着陈长生去死,而是因为有人已经抢先出手。

    一道身影,从殿角落的阴影里暴然掠至场间!

    这道身影快到难以想象,其势暴烈如火,以至于空中响起刺耳的鸣啸声!

    书中之趣,在于分享-【】-二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