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沌剑神 > 第六十一章 杀意冲天

第六十一章 杀意冲天

    剑尘在草地快速的移动着,手中的轻风剑已经化为了一道银白色的光线,被他以极快的速度刺向各个方位,剑法快而凌厉。

    随着剑尘身子的快速移动,所带起的一阵阵微风把地面的一些树叶给卷在空中随风飘荡着,看起来仿佛是一只只围绕着剑尘翩翩飞舞的蝴蝶。

    正在这时,剑尘的手中的剑法猛然一变,尽管他的剑法依然是那么的快,当现在他每一件刺出,剑尖都在以极高的频率轻微的颤抖着,那急速抖动的剑尖形成了一片模糊的幻影,寻常人根本就无法看清。

    片刻后,剑尘手中那急速舞动的剑突然的停了下来,不过经过如此长时间的剧烈运动,却不见剑尘有半点喘息的样子,他的气息依然如平常的那般悠长均匀。

    而同时,就在剑尘停下来的那一刻,四周那漫天纷飞的树叶也有以部分碎裂开来,化为漫天的粉末缓缓飘洒在地,只有极少数的一部分,还保持着原样完好无损,不过不同的是,在这些树叶中有一半的数量在面已经多出了一个“剑”的字样,字的大小虽然不一样,但却正好把整片树叶都给占满了,而在另一半完好无损的树叶,面同样有一个“剑”字,不过这个“剑”字不是不清晰就是不完整,少了一些笔画。

    若是有其他人在这里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因为这一幕实在是太让人惊骇了,要知道,在刚刚那种场景,树叶都是胡乱的飞舞,那无数的树叶不断的交错而过,光是盯着其中一片树叶去看,都会那漫天飞舞并且不断变换着方位的树叶给弄的眼花缭乱,更别说用一把锋利的剑去面刻一个字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树叶都是非常的薄弱,很容易破碎,而要想用一把锋利的剑在如此薄弱的树叶完完整整的刻一个字,而且还不能使树叶发生半点破痕,这绝对是难如登天的事情。

    若是剑尘的此番举动被人宣扬了出去,那他的名望肯定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天元大陆。

    看着缓缓从空中飘落而下的树叶以及一些树叶的粉末,剑尘的脸逐渐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低声喃喃道:“虽然剑法在速度要慢了许多,但是现在我对于剑的掌控力之强,却不是前世中所能比的,似乎这把剑已经完全的变成了我的左臂右膀似的,这或许就是这个世界圣兵的优势。”

    就在这时,剑尘的耳朵微微一动,随即目光一凝,抬头望向前方的一片树林之中,而手中的那把银白色的长剑,也从他手中消失不见。

    不多时,剑尘目光所望之处,那里的树木开始微微的抖动了起来,随即一个身穿校服,满身是血的人步伐踉跄的从树林中窜了出来。

    当剑尘的目光落在那人身所穿的衣服时,就已经知道了这人是卡加斯学院的一名学生,不过那人衣服那沾满的鲜血却让剑尘感到非常疑惑,这四周又没有魔兽,怎么可能会受伤的呢,而且卡加斯学院中有明确的规定,学员之间切磋可以,但是却禁止发生身死打斗。

    但是,当剑尘的目光落在那名学员的脸时,脸神色突然愣住了,这一刻,他的目光突然变得凝固了起来,直直的盯着那名已经有一半边脸被鲜血染红的青年,眼中带着一丝不敢相信的神色。

    “大哥!”剑尘发出一声惊呼声,语气中充满了惊讶,随即身子微微晃动,短短瞬息间就已经跨越近三十米的距离,来到那名满身是血的青年身前。

    看着青年身那几道狞铮恐怖的伤口以及额头那已经破损的血肉时,剑尘顿时变得目眦欲裂,大惊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谁把你伤成这样的。”随着话音,一股强烈的杀意从剑尘身散发而出。

    对于大哥长阳虎,剑尘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除了母亲外第二个真正关心的人,因为,长阳虎把他完全当成是一个弟弟在看待,剑尘还清晰的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卡加斯学院时,大哥长阳虎便带着自己游走在整个学院中,为自己介绍卡加斯学院的规矩以及其他各方面的事情。后来甚至冒着巨大的危险,不辞辛苦的跑了十公里的路程去森林中猎杀一头一阶魔兽,目的只是为送一颗一阶魔核给自己作为见面礼。虽然一阶魔兽在剑尘眼中看来是一点威胁都没有,但是长阳虎毕竟没有他那么丰富的经验以及强大的战斗力,只有圣之力十层巅峰的他,要想猎杀一直一阶魔兽,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

    后面,当自己和卡迪云决战于擂台时,大哥长阳虎更是考虑到自己的实力不足,主动擂台去应战卡迪云。

    剑尘能清晰的感受到,大哥长阳虎一直以来对于自己的关心都是发自内心的,如今,长阳虎在剑尘心中,早已经成为至亲之人了。

    前世中,剑尘出生在战争年代,还是婴孩的他父母就因为战争被敌军杀害,那一生中,剑尘无亲无故,从来没有体会过亲人的感觉,而今生既然老天给他安排了一个这么好的命运,剑尘也十分的珍惜,而长阳虎在剑尘的心中早已经占据着一个仅次于母亲碧云天的重要地位了,此刻见到长阳虎被打成这幅模样,剑尘心中的愤怒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了,以他的眼力,一眼便能看出这些伤口都是人为造成的。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剑尘,长阳虎脸的神色也愣了愣,不过随即脸色猛然一变,语气焦急的道:“四弟,你…你怎么在这里,快走,快走,赶快离开这里,他们马就要追来了。”长阳虎满脸的急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碰见剑尘。

    剑尘脸色变得阴沉无比,沉声道:“大哥,到底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剑尘语气中那努力压制的怒气任谁都听的出来。

    长阳虎双手死命的推着剑尘的身体,语气尽显焦急,“四弟,你先别问那么多了,赶快离开这里,绕路回学院去,不然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虽然知道剑尘实力很强,能打败中级圣者,但是长阳虎绝不会认为仅凭剑尘一人之力就能面对十几名实力都在圣者的学员,而且他们当中更是有一名已经达到高级圣者实力的呈明祥。

    剑尘的身子犹如一尊石雕似的站在那里,任长阳虎如何用力都推不动。剑尘眼中闪烁着强烈到极点的杀气,目光凌厉之极的盯着前方一片树林中。

    十几名身穿校服的人从剑尘目光所望之处显现出身形,走在前方的释然是剑尘认识的呈明祥和罗建。

    一看见剑尘,呈明祥和罗建几人脸都露出一丝高兴的神色,罗建更是放声大笑道:“长阳翔天,总算是找到你了,这回我看你往哪里跑。”十几名青年不用任何人吩咐,快速前,立刻把剑尘和长阳虎两人包围在里面。

    看着自己重新被他们包围了起来,长阳虎脸色大变,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随即他长长的叹了口气,什么话也没什么。

    面对十几名气势汹汹的人,剑尘脸没有露出丝毫惧色,依然是那么的平静,看他那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把周围这十几名实力不弱于自己的人放在眼里。

    剑尘一脸的阴沉,目光凌厉无比的从周围的那十几名青年脸一一扫过,凡是被他目光扫中的人,都感到脸隐隐生疼,紧接着一股寒意不由的从心底升起,仿佛剑尘的这道目光完完全全是一把锋利的刀剑似的。

    “是谁打伤我大哥!”说道后面,剑尘语气猛然一变,大喝道:“给我站出来!”随着话音,一股庞大的气势从身散发而出,面对十几名实力不弱于自己的人,剑尘不仅没有丝毫惧色,反而气势高昂,大有一股誓不罢休的势头。

    剑尘的这句喝声配合着身散发而出的那股庞大气势,把对面一群人包括呈明祥在内,都吓的脚步微微后退了一步,毕竟剑尘乃经历过杀戮洗礼的人,远远不是对面一群乳臭未干的学生能比拟的。

    发觉自己居然被剑尘一句喝声就给吓退了,呈明祥脸色被气的发青,想他堂堂高级圣者的实力,居然被一名刚晋级圣者数天的新生给吓退了,这让他简直无法接受。

    “长阳翔天,你找死!”呈明祥恼羞成怒,大喝一声,手中突然出现一把火红色的巨剑,巨剑带着一片火红色光芒,在一阵炎热气息的伴随下向着剑尘的胸膛刺去。

    “哼!”看着迎面刺来的巨剑,剑尘眼中那浓烈的杀机一闪而逝,随即轻风剑瞬间出现在右手,迎向呈明祥的巨剑以极快的速度闪电般的刺出。

    “叮!”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只见两把体系完全不成比例的剑,剑尖居然非常不可思议的触碰在一起。

    看着剑尖触碰在一起的两把剑,呈明祥眼中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隐隐的带着几分不敢相信,因为无论是他手中的这把巨剑,还是剑尘手中的长剑,在剑尖的部位都是非常的细小,而在如此快的刺剑速度下,要想让两把剑的剑尖稳稳的触碰在一起,这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而能做到这一点的,无一不是实力强大无比,并且对圣兵的掌控力已经达到超凡入圣的地步了。

    不过剑尘凭着刚晋级为圣者的实力就能做到这这一点,这让呈明祥感到难以相信,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这是碰巧之下的结局,但是当他看着剑尘那平静的脸色时,心中顿时打消了碰巧的这个年头。

    而更让呈明祥感到惊讶的是剑尘手中的那把剑,因为这把剑实在是太细小了,在他眼中这把剑似乎完全是一把放大版的绣花针,那长四尺,宽两指,犹如纸一般薄弱的形态,任谁第一眼看见,都会以为这把剑非常的脆弱,仿佛稍微一用力,就能被折断似的。

    呈明祥敢发誓,如此秀气的剑,绝对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看见,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因为在天元大陆,所有人使用的兵器都是偏向于重型的,把自己的圣兵凝结成一种重型兵器,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理念以及习惯深深的种植于每一个人的心中。

    若不是剑尘用手中这把看去非常秀气的剑挡住了呈明祥的攻击,呈明祥肯定会因此而嘲笑剑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