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沌剑神 > 第八十二章 酒楼变故

第八十二章 酒楼变故

    听了郎天团长这句话,房间中那几名不知情的佣兵脸色齐齐大变,几人互相对视了眼,眼中都充满了惊骇以及不敢相信的神色。

    郎天团长继续说道:“白云飞团长,估计你也是担心那名神秘强者和木云会有什么牵连。”

    白云飞团长点了点头,道:“若不是木云身怀战技的事情在暴露之后,还这么毫无顾忌的停留在这里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我也不会把那神秘强者和他联想在一起。”

    “说的很有道理。”郎天团长开口道:“若是木云真和那神秘强者有什么牵连,那我们是绝对不能动手的,否则的话,其后果比我们碰见苍莽强盗团都还要严重。”

    “那名神秘强者,绝对能轻松的灭掉我们整个团队。”白云飞也满脸凝重,沉声道。

    “传令下去,木云身怀战技的事情,谁也不要再提,大家就当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

    …….

    与木云告别之后,剑尘在这座名为“黑风城”的城市中转悠了一圈,黑风城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城市,不过由于这里临近风蓝帝国的边境要塞,所以整个城市四处都是一片繁华,人流量也非常的大,随处都可以看见来自他国的商人以及佣兵。

    来到距离佣兵工会不远处,剑尘直接找了一间酒楼住了下来,这些天的连夜奔波,让他都感到一阵疲惫。

    先在酒楼中随意的吃了点东西,酒足饭饱之后,剑尘在店小二的带领下,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盘膝坐在床,剑尘并未睡觉,而是直接从空间腰带中拿出几颗一阶魔核开始修炼,现在,他是一刻也不敢放缓自己对实力的提升,只要一有时间,剑尘便会拿出魔核来修炼,因为,只有拥有强大到不具华云宗的实力,甚至是强大到让华云宗都感到忌惮的实力,他才能光明正大的回家,虽然他若是偷偷摸摸的回去,不一定能被华云宗发现,但是以剑尘那发自骨子里的高傲,这样的事情,他显然还做不出来。

    魔核内的能量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快速的流失着,然后从剑尘的周身毛孔涌入他的身体之中,最后被他所吸收。不过这些庞大的能量当中,真正能被剑尘吸收的却只有百分之一而已,其中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能量,都被他丹田中那莫名其妙出现的一紫一青两道光点所吸收,这两道光点彷佛是一个无底洞似得,无论吸收多少能量,它都不会发生半点变化。

    而对于自己丹田的事情,剑尘也是无可奈何,这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掌控的,现在他也只有任由着丹田中那一紫一青两道光点抢夺他的能量,不过这其中唯一让剑尘比较舒心的是,虽然现在修炼对魔核造成的消耗是以往的数百倍,但是他的修炼速度,却和以前比起来,要快了几分,这一点,也让剑尘心中找到了一点安慰。

    第二天一早,当那温暖柔和的阳光洒向大地时,剑尘也从修炼的状态中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剑尘看了眼自己双手中那已经完全消失不见的几颗一阶魔核,脸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叹气道:“这样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这一晚的修炼就消耗了五十多颗一阶魔核,虽然我空间戒指中还有一些魔核,但是按照这样的消耗,恐怕最多也只能坚持十天的时间。”

    剑尘下了床,微微活动了下双脚,随即来到窗前看着外面大街那不断串流的人群,喃喃道:“修炼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停下的,而倘若没有魔核的话,光靠吸收天地元气,修炼速度是平日的十分之一,这不可取,看来,得想办法去补充一下魔核了。”

    随后,剑尘出了房间,来到了酒楼底层随便找了张空桌子坐了下来。

    “客观,不知你要吃点什么?”就在剑尘刚坐下,热情的店小二就满脸笑容的迎了来。

    “一盘爆炒花虎肉,在随便来两盘小菜,另外再加一碗白米饭。”剑尘随意的点了几个小菜。

    “好的,客观,请你稍等。”

    有点无聊的坐在餐桌,剑尘目光随意的在酒楼中扫视了眼,这间酒楼的规模并不大,在这黑风城中只能算的是中等的,但是此刻时间正好是早晨,乃是来往商人以及佣兵用餐的时间,所以在酒楼中已经坐着不少的人了,原本足足有三四十张桌子,已经只剩下不到五张了。

    酒楼中非常的吵闹,不少佣兵都在大声的说话,丝毫不顾及他人的感受。

    “客观,你的菜来了。”没让剑尘等待多久,很快,店小二就把剑尘所点的那几个菜给端了来,小心翼翼的摆放在桌子。

    剑尘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听着酒楼中那些佣兵的闲聊,虽然酒楼中非常的喧哗,但是这里聚集的都是走南闯北的佣兵,从他们口中,倒还能听到不少有趣的新鲜事儿。

    正在这时,酒楼的大门处又进来几名佣兵打扮的男子,总共有五人,除了其中的三名看起来是年纪不过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外,另外两人都是年纪了四十的中年男子,几人身统一穿戴青色长衫,用他们挂在胸前的一枚银色的徽章不难分辨出,他们都是所属同一个佣兵团的人,而且这个拥有银色徽章,这个佣兵团的等级还不低。

    五人刚一进入酒楼,目光就四处扫视着,不过现在这时刻正是吃饭的高峰期,酒楼中的桌子早就已经被占满了,已经没有空闲的位置了。

    “真晦气,居然没位置了。”一名身穿青色长衫,身材比较瘦弱的青年出声咒骂着。

    站在他旁边的一名青年目光在酒楼中扫视了眼,最后停留在独占一张桌子的剑尘身,嘿嘿笑道:“干猴,谁说没位置,你看,那不就是有一张桌子吗,虽然我们坐一张桌子有点拥挤,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虽然酒楼中除了剑尘外,依然还有不少人是独自一人坐一张桌子的,但是那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啃的骨头,就唯独剑尘一人,看起来是没有丝毫的威胁,所以,这名青年自然把主意打在剑尘身了。

    闻言,几人的目光纷纷聚集在身穿一袭白色粗布衣的剑尘身,当他们看见剑尘那不过二十来岁的面貌时,脸都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随即,五人同时走了过去。

    当来到剑尘所坐的那张桌子前时,那名被成为“干猴”的青年伸手拍了拍剑尘的肩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位朋,这张桌子现在我们占了,你还是另外换一张。”

    听闻这话,剑尘眉头一皱,微微抬头,目光在五人脸扫过,当他那强大的神感应到五人那并不太强的实力后,心中顿时放心了下来,开口道:“抱歉,现在我也要用这张桌子。”对于这五人,剑尘心中并没有多少忌惮,虽然他们当中有两人的年纪不低,但是实力却是不太强。

    毕竟,实力的强弱可并非完全看年纪的,一些天赋卓越的人,年纪轻轻,便能成为闻名大陆的顶尖高手,而一些资质平庸的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凝结出圣兵,跨过圣者这道坎。

    干猴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看向剑尘的目光中带着丝丝冷意,沉声道:“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识相的马给我滚开。”

    发生在剑尘这边的事情自然吸引了酒楼中的不少人,不过这样的事情在天元大陆可以说是随处可见,并不怎么新鲜,所以,所有人都是抱着一副看戏的心态观看着这边的事情发展,并没有人打算去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