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沌剑神 > 第八十三章 大漠佣兵团

第八十三章 大漠佣兵团

    剑尘脸色微微一变,那原本平淡的目光,也随着干猴的这句话而变得凌厉了起来,虽然他如今的实力还太过弱小,但是这却并不代表剑尘是一个怕事之人。

    剑尘缓缓的放下的筷子,嘴唇微微颤抖,语气低沉的说道:“就凭你们几个,还没资格霸占我这张桌子。”

    闻言,干猴脸神色先是一愣,不过随后,便是一脸的冷笑,目光阴寒的盯着剑尘,眼中那强烈的杀机泄露而出,不加掩饰,若是剑尘真不识抬举,他不介意出手废掉他,在他看来,剑尘这柔弱的身材在加他那并不的年纪,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一名身怀强大实力的武者。

    “小子,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让你干猴哥来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长长记性。”说着,干猴就直接是一巴掌向着剑尘的脸扇去,掌未到,那带起的猛烈掌风就使剑尘的头发都在微微颤抖着,由此可见,干猴这一巴掌,力道并不轻。

    剑尘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当即冷哼一声,右手抓着一双筷子,以闪电般的速度就向着干猴打来的巴掌插去。

    剑尘右手挥出的速度非常的快,快的让人难以捕捉,就在干猴还没反应过来时,剑尘的右手就已经和干猴的打来的巴掌触碰在一起,当两者相触,只见被剑尘抓在右手中的筷子就犹如一道尖利的铁刺似得,轻而易举的刺破了干猴的手掌,并且将之洞穿。

    “啊!”手掌传来的剧痛使干猴发出一声夹杂着痛苦的惨叫,声音凄凉,在整个酒楼中回荡,使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顿时,酒楼中传来不少轻咦的声音,这样的结果与他们心中所想显然有绝大的反差,让酒楼中所有人都向剑尘投去一个意外的目光,不过,当一些有眼力的人见剑尘居然用一根筷子就刺穿了干猴的手掌时,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随之看向剑尘的目光中,也微微发生了点变化,有不少目光中都带着深深的震惊。

    仅用一根木质的筷子就能刺穿手掌,这需要什么样的实力,至少,他们当中就无人能做到这一点。

    在用筷子刺穿干猴的手掌之后,剑尘右腿也猛然踢出,狠狠的踢在干猴的胸膛,直接把干猴那瘦弱的身躯踢的飞了三米远的距离,最终才压跨一张餐桌,形象狼狈的摔倒在地。

    而坐着那张桌子的几名佣兵立即远远离开这里,生怕受到了波及,虽然剑尘的年纪看起来不大,但是此刻他所表现出的实力以及那狠辣的手段,倒是威慑了酒楼中不少的人,那几名正坐在这张桌子用餐的几名佣兵,自然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而去和剑尘翻脸。

    看见干猴的下场,那四名随同干猴一起来的佣兵脸神色明显呆滞了会,不过随即就恢复了过来,一个个目光凌厉的盯着剑尘,眼中充满了杀意。

    “你竟然敢对我们大漠佣兵团的人动手,活得不耐烦了。”一名青年脸尽显怒容,对着剑尘大怒道,话音未落,一把巨剑突然出现在手中,挥手就向着剑尘刺去。

    剑尘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随即轻哼一声,一把银白色的细长神剑刹那间出现在手中,在接近剑柄的剑面处,刻有“轻风”二字。

    轻风剑,剑尘前世中所用之神剑,一代剑尘的贴身佩剑,在江湖也有非常大的名气,凡是习武之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今生转世来到这异世界,剑尘所用之剑,依然名为轻风,并且轻风剑的照型,也与他前世中所用的轻风剑一般无二,由此可见,剑尘心中对于剑的感情是多么的深。

    轻风剑刚一出现,便在剑尘的控制下,化为一道银白色的闪电,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青年人刺去,最后后发先至,在青年手中巨剑刚赶到一半路程时,轻风剑就彷佛是一道鬼魅般似得,突然出现在他的咽喉前,稳稳的停留在那里,而剑尖,已经刺破了青年喉咙最外围的一层薄薄的皮,点点殷红出现在展露而出,清洗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感受到喉咙处传来的一阵轻微的疼痛,青年人脸色骇然大变,刹那间变得苍白如纸,毫无一丝血色,一滴滴冷汗从额头处汹涌的挤压而出,眨眼间便布满整个额头,而他手中那挥出去的巨剑,也在他极力的控制下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而身体,也保持着挥剑的姿势,不敢动弹分毫,青年人此刻的模样,看去就彷佛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禁锢住了似得。

    看着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青年人咽喉前的银白色长剑,原本喧哗无比的酒楼瞬间陷入了一片诡异寂静,所有人都瞪大着一双眼睛,目光死死的盯着剑尘手中的那把银白色的轻风剑身,而眼中,尽是不敢相信以及难以置信的神色。

    对于这把剑是如何抵达青年人咽喉前的,酒楼中只有少数的两三个人隐隐约约的捕捉到了一点影子,绝多数人,连这把剑经过的银子都没有看见,只发现了一道一闪而逝,速度快到了极点的白光。

    时间彷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片刻后,一道道倒吸冷气的声音便在安静的酒楼中响起,这一刻,酒楼中众人看向剑尘的目光中,都带着深深的震撼。

    而被剑尘用剑抵住咽喉的那名青年,此刻却是动也不敢动,彷佛生怕只要自己一有动作,这把剑就会刺破自己的咽喉似得。

    “这位小兄弟,还请手下留情,我们是大漠佣兵团的人,这件事情是我们的不对,还希望你放过我们同伴。”这时,一名中年男子开口说道,语气极为的缓和,就连脸神色,都是一副真诚的样子。

    闻言,剑尘目光微撇,看了眼中年男子,微微犹豫了会,随即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轻风剑,冷然道:“滚!”

    听闻这话,那名被剑尘用剑指着喉咙的青年眼中闪过一道愤怒的神色,不过刚逃过一劫的他,此刻也不敢再说什么。

    当轻风剑消失在手中时,剑尘目光冷冷的扫了眼几人,随即直接从空间要带中拿出一枚金币仍在桌子,语气平淡的道:“小二,结账!”随即,剑尘直接向着酒楼外走去。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剑尘也没心思继续停留在这里了,而且经过刚才的那会吃喝,他的肚子已经被填饱了。

    然后,就在剑尘没走几步时,那名向剑尘开口讲和的中年男子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气,随即眼神和另外三人互相对视了眼,几人同时微微点头,接着,四人仿佛早就商量好了似的,手中各自出现一把兵器,以不同的方位,同时向着剑尘的身各处要害攻去。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动静,剑尘目光一寒,强烈的杀意从眼中一闪而逝,随即身子微微晃动,就在几把从背后袭来的兵器即将打在他的身时,剑尘的身子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向前跨越了两米的距离,恰好躲过了身后几把兵器的攻击范围,与此同时,银亮的轻风剑刹那间出现在右手,剑尘骤然转身,面向四人,一脚跨步而出拉近自己与四人之间的距离,右手臂猛然一震,带动着轻风剑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中年男子刺去。

    随着一道犹如闪电般的白色光芒一闪而逝,轻风剑在瞬间就已经接近了中年男子的身体,并且向着他的咽喉快速的刺去。

    这名中年男子的实力显然不弱,至少要比先前那名青年要强了许多,眼看剑尘轻风剑刺来的方向,中年男子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随即立即以他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收回砍出去的巨剑,横档在自己的咽喉前。

    “叮!”

    就在中年男子刚做完这一动作时,轻风剑的剑尖就已经刺在巨剑那巴掌宽的剑面,随着一声钢铁般的轻鸣声,巨剑的剑面,已经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剑势受阻,剑尘脸露出一丝嘲讽的神色,随即眼中神光一闪,下一刻,轻风剑的剑身,猛然爆发出一股朦朦胧胧的剑芒,虽然并不强大,但是隐藏在其中的凌厉,却让酒楼中不少人都感受到了,接着,剑尘脚一蹬地面,同时身体一扭,整个身体悬空而起,形成一条直线横挂在半空中快速的旋转了起来,而那轻风剑,也在剑尘那快速旋转的身体带动下,犹如一个电转机似得开始飞快的转动了起来,剑尖处,那凌厉的剑气更是强大。

    “嘶嘶!”

    随着一道异常难听的声音在整个酒楼中响起,在轻风剑这犹如电转机搬得的快速旋转下,那强烈的洞穿之力直接在中年人的巨剑钻出了一个两指宽的窟窿,然后轻风剑势如破竹,顺着着窟窿继续深入,最终在中年男子那惊骇以及难以置信的目光下,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

    脚尖轻灵的落地,剑尘的动作看起来是从容潇洒,随即立即拔出刺入中年男子咽喉的轻风剑,动作没有片刻停留,在另外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轻风剑便再次化为一道银白色的闪电,向着先前对他动手的那名青年刺去。

    “噗!”

    面对剑尘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这名比先前那名中年男子要弱许多的青年根本就毫无抵抗之力,在他完全没反应过来时,轻风剑就已经刺入了他的咽喉,顿时,鲜红的血液狂涌而出。

    短短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剑尘以闪电般的速度就已经成功的击杀了对方两人,这样的速度,让整个酒楼中的人都感到不敢相信。

    杀了两人,剑尘脸表情没有丝毫变化,随即目光转向剩下的两人,手中轻风剑猛然一颤,不过就在他刚欲向剩下的两人攻击时,却不想两人居然收回了圣兵,同时跪了下来不停的磕头,口中大呼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求求你别杀我们,我们今后再也不敢对大侠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