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水乡人家 > 第1204章 怪异的感觉

第1204章 怪异的感觉

    方初道:“无妨。是我认错人了。”依然盯着她身上衣服,看了一会又转移到自己的斗篷上。

    虞南梦醒悟,忙去解那斗篷,又解释道:“对不住,是我大意了。今日穿的衣裳竟和织女的衣裳花色相近,以至于大爷看花了眼……”

    她急急地想解开,却越忙越出错,将斗篷领带扯成了死结。

    她脸红得能滴出血来,羞道:“哎呀,这可怎么好?”

    方初道:“别急。慢慢解。”

    刚说完,就听假山那边传来清哑的声音,“大爷进园了吗?”一个女声回道:“大爷刚进去一会。”

    方初心下一紧,抢步上前,亲自为虞南梦解斗篷。

    虞南梦也紧张,奋力和那结头拼搏,两人脸挨着脸,身子贴在一处,你扯我拉,其间手脸相碰,呼吸咫尺可闻。

    方初见纠缠不清,便猛用力拉扯。结果没扯断带子,却将接头拉得越紧了。他心下估摸清哑脚程,怕清哑进来看见,当机立断放弃,后退一步离开虞南梦。然而已经晚了,清哑已来到亭外,满眼震惊地看着他们,又盯着虞南梦身上的斗篷。

    虞南梦急切解释道:“大奶奶,这不关大爷的事,都是我不好!大爷没看清楚人,就把斗篷给我系上了。我……我想解了还大爷,一心急把带子拉成了死结,怎么也解不开了。我这就解了它!”

    说完继续低头和死结奋斗。

    不过是徒劳而已。

    清哑不语,看向方初。

    方初先对跟清哑来的丫头吩咐道:“回去拿一把剪刀来。”

    那丫头道:“是。”

    转身飞快地去了。

    方初又对虞南梦道:“姑娘不用急。这结拉得太紧,恐怕一时是解不开了,等丫头拿了剪刀来剪断就是。”

    虞南梦停下动作,面色羞愧。

    方初最后对走进亭来的清哑解释道:“这事不怪虞姑娘,是我认错了人,只当是你在亭内,把斗篷系好了才现是虞姑娘。”

    虞南梦忙接道:“是我低着头,大爷没看清楚。”又对亭外望了一望,喃喃自语道:“怎么还没来?”又向清哑道:“大奶奶别急,等剪刀拿来了,我就剪开它,还给大爷。”

    清哑安静站着,不置可否。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方初想,还是和清哑先走一步,让虞南梦一个人在这等吧,也免了尴尬。便对清哑道:“我们先回吧。”牵起她手,向亭外走去。

    虞南梦忙道:“我跟大爷大奶奶一块去,剪开了斗篷还大爷。”急忙跟上去,一刻也不愿耽搁的样子。

    清哑立即停步,不走了。

    方初拉她不动,只得也站住。

    身后,虞南梦诧异地看着他们——怎么不走了呢?

    方初侧身让开,示意她先行。

    虞南梦不解地看着清哑。

    清哑也凝视她,满眼探究。

    方初目光一闪,抱歉地对虞南梦笑笑,道:“姑娘先请。去前面剪开了斗篷,交给紫竹就是。我和大奶奶还要逛一会。”

    虞南梦霎时头脸紫涨,颤声道:“大爷大奶奶请便。”便垂头冲出亭去。待踏上花径,她又停步,回过头来看向亭内,只见清哑依然安静地站在那,不笑不怒;方初却一直注视她,见她回头,又歉意一笑。虞南梦心中一松,冲他们行了一礼,才转身离去,步履比先前从容了许多。

    等她转过假山,方初才对清哑道:“走吧。”

    清哑默默点头,向亭外走去。

    自始至终,她都没说一个字。

    走了一会,方初大概觉得她的安静有些异样,笑问:“生气了?”

    清哑摇头否认。

    不是她矫情、口是心非。刚才她看见方初和虞南梦几乎抱在一起,大脑一瞬间空白,都不知作何反应。方初和虞南梦都解释,说是方初看错了人、系错了斗篷,她便不好再说什么。不过是误会而已,况且已经说开了,实在没必要揪住不放,或对方初盘问不休。

    她不是聒噪的女人。再者,成亲这么多年了,比不得新婚情浓,矫情吃醋的话随口说来,不但不觉肉麻,反觉甜蜜;老夫老妻的,就算心里有异样,也只能就事论事,情情爱爱的话别扭说不出口。

    清哑摇头,方初也不再提这事,且不回家,而是牵着她往园子深处走去,又问起刚才她和虞南梦商议的织锦计划。

    他们从园后门出去,到外面河边石阶上坐下。

    石阶下清澈河水静静地流淌,两岸花光柳影、空气中充满醉人的气息,有花香,有清新清甜的草木味道;阳光照在人身上,让人懒懒的;再听着蜜蜂嗡嗡声,昏昏欲睡。

    方初靠在清哑胸前,清哑抱着他,一面对他说起来。

    方初静静听着,若不是偶尔问一句,清哑都以为他睡着了。

    半个时辰后,他们才回到东院,虞南梦已经剪开斗篷离去了。

    紫竹向清哑回道:“虞姑娘说今日实在冒撞,还请大奶奶海涵。”说时语气刻板、平铺直叙,又垂着眼眸,对斗篷如何系在虞南梦身上、清哑又是如何看待此事,毫不感兴趣的样子。

    清哑看着放在美人榻上的斗篷,心中那怪异的感觉又来了。

    方初淡声道:“不过是误会,什么海涵不海涵的。药呢?拿来我喝。”

    清哑示意紫竹端药来,伺候方初吃药、漱口,然后扶他到床上歪靠着,嘱咐他眯一会,养养神。

    方初点头,听话地闭眼。

    清哑便出去了。

    经过妆台前,她不自觉停住脚步,侧目打量镜中身影:不到三十岁,已经生了四个孩子,身材和容颜保养的还算不错。然保养再好,也不再鲜嫩,面对面看了十几年,就算不厌倦,也没了激情吧?

    身后床上,方初睁开了眼睛,注视着她。

    女人到了一定年纪,便不能光看容颜,而要看气质。

    妆台前的女子目光沉静,没有在人前盛装的光芒和耀眼,只是母亲,只是妻子,浑身上下积淀了岁月静好养成的淡泊,触之令他安心、安宁。可是她对着镜子左照右照,在想什么呢?

    清哑照了一会,从妆台前走开,去忙自己的事。

    后来进进出出,每次经过妆台前她都要停住脚步,看一会镜中的自己。有次正看着,镜中忽然多了个高大的身影,从后抱着她腰,在她耳畔轻声道:“我想弹琴了。陪我弹一曲吧。”

    虞南梦是方初买周记时带过来的织工。适哥儿被绑架一案中,方家图纸被外泄的那个内贼,虞南梦和福儿都是嫌疑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