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决不能让她上那架飞机

第二百六十一章 决不能让她上那架飞机

    “对了楠哥,可别告诉我二哥这事。”

    张楠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眼姜爱国,没说话,这让后者尴尬笑笑。

    你说可能吗?

    面对巨款,这会姜爱华枪法有点乱了,不然也不会说这么有失水准的话。

    这边说是叫人,但姜爱华纵三没昏,而是先在花旗银行开了个户头,把绝大部分现金存了进去,这才叫人。

    当严国豪同陈小东被先后叫进来,这两人一开始还有点搞不清楚情况,但接下去的事让这两位都欣喜若狂!

    严国豪给了1万美元,陈小东也给了5ooo美元,因为是分开给的,估计这两人也不会傻到互相去问对方兜里有多少。

    一个联防队长就算有点其它看不见的收入,这一个月估计也就两三百块钱打死了,这还因为他是正式公安编制:不然一个联防队员单单工资加奖金,一个月都不会到1oo块。

    5ooo美元对陈小东而言就是不折不扣的巨款,他就管着潘家园,那里也有倒腾外汇的贩子,至少能换二万五千块以上的人民币——自个十年能赚这么多就是烧高香。

    这严国豪也一样,虽然勉强算个,但属于级别最低的那种:在京城这种地方,还不如下边县市一个副县长的儿子来得有办法。

    一万美元,如今可是能换一套过得去的住房的!

    面对两个拍着胸脯认大哥、掏心窝子的家伙,姜爱华就说别乱花,而张楠更干脆:去买房,要不就在潘家园买些邮票、字画什么的。

    “不懂?”

    这会这两人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今天买的哪样东西值钱,但也都知道这钱估计是哪来的:绝对在老物件上。

    “不懂没关系,去问叶铭。他在潘家园那一片的根基还不够深,有你们两个帮撑着也好,我到时候和他说一声。”

    财不能只想着独吞,不然就没好下场。

    这潘家园将来会越来越繁荣,有这两个货真价实的地头蛇在,翁叶铭绝对能成潘家园三五年内的“一霸”!

    犯法的事不干,但在潘家园出现的好东西漏到其他人手里的可能性会降到最低。

    一到了刘海胡同,同李阿姨打了个招呼,开上车子回国际饭店。

    下车时姜爱华还在那问:“真不搓一顿?”

    张楠摇摇头道:“你去搬个6大车东西试试,我吃完饭就想睡觉。”

    就算不用干体力活,这忙乱几天也累。

    “那明早见。”

    “不用太早,五点半在潘家园碰头旧行了,这天冷,叶铭说三四点的也就几个摆摊的在,范不着去得太早。”

    这边严国豪两个也打了招呼,明早他们也会出现在潘家园那:这些天这两位就算张楠和姜爱华的小跟班,这班也不去上了。

    严国豪是隔三差五去单位晃荡一下就行,至于陈小东这个队长,严国豪就能领导他:跟着领导办事,别人压根说不了一句闲话。

    一回房间,往剡县姐夫那打了个电话,说过个差不多半个月之后才会回去,要在这里附近都转转。

    一说原因,电话对面的姐夫想想道:“我让兴权也到你那去一趟。”

    “哦”

    姐夫这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全,谁让自己又和姜家人混一块去了!而且在沪上的动作搞成那么大,要不是快年底了他自己实在有点走不开,项伟荣都会自己去趟京城。

    不想去吃自助餐,去了下边楼层的餐厅,随意点了几个菜,加上个热气腾腾的火锅,几个人大冬天的吃着正好。

    如今这天气可明显要比2o年后冷一些,这会很多人都会跑去什刹海滑冰。

    吃过饭,原本打算回房间歇会就睡觉,但路过过道时,看到一身职业装的翁千惠手里拿着个打笔记本拐过来,似乎刚开完会的样子。

    “千惠,开会呢?”

    顺口打了个招呼。

    翁千惠原本在想点事,还没注意到转弯过来的是谁,一看是张楠,脸上立刻露出笑容。

    这不是前台工作时的职业笑容,是自内心的那种。

    “恩,刚开完。饭店里过些天要派人去西川山城参加个星级酒店研讨学习会,领导点名要我去。”

    一看美人有点心事的样子,张楠眉头一皱,问道:“有麻烦?”

    翁千惠脸一红,“没有的事,楠哥你多想了。那个姜爱华恨不得全京城的子弟都知道我是他姐,上头这是特意培养我,不然前段时间也升不了领班。

    副总前两天还找我谈话,这趟也算学习经验,年后可能还要给我提个半级。”

    “哦,这就好。”

    原来自己想差了,刚才还以为哪个不长眼的打翁千惠的主意,那还得麻烦姜爱华那家伙。

    顺着过道走,刚到电梯口张楠都要进去了,鬼使神差问了句:“什么时候走?”

    “这个月18号,机票已经定了,大概十来天的样子回来。”

    “哦。”

    进了电梯,直到自己包下来的豪华行政套房,脑子里还老想着是不是忘了哪件事。

    “这个月18号,1月18号,山城?”

    正做沙上看会新闻呢,突然一同在客厅里的阿廖沙看到张楠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快步走进自己的卧室,翻柜子里挂着的几件外套。

    终于从个衣兜里找到张写着些乱七八糟字样的白纸:上头写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些物资名,就是在沪上准备防备明年那次都写进华夏“历年水灾年表”的剡县大水灾的。

    而在纸上不起眼的那一个角落,有一行被划掉的字样:88年,118,京城、山城,伊尔18。

    拿着那张纸到了客厅,握成一团用火机点燃。

    “绝对不能让她上那架飞机!”

    那是一次张楠完全没有能力阻止、或许也不会生的悲剧:1988年1月18日,华夏民航西南航空公司222号伊尔18型客机从京城飞往西川省山城。

    在京城时间22时15分,在距山城白-市驿机场直线距离约5公里,东经1o6度18分、北纬29度33分处该机坠毁。

    全机1o名机组人员、98名乘客全部不幸罹难!

    不是劫-机,也不是恐-怖袭击,而是该死的机械故障——你叫张楠怎么去阻止这起悲剧的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