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狮子兽的征途 > 第六百七十六章 会偷蓝的人机

第六百七十六章 会偷蓝的人机

    在黑和鸣人的攻击下,两个小蘑菇,很快就丧命在两人手上,两人开始围攻蓝库巴。

    在蓝库巴那有足球场大小的巢火焰弥漫,地裂震动,双方的战斗,可以说是惊天动地。

    要是从屏幕上,看游戏的话,看到的英雄打野怪,基本都是站在那里你打我,我打你的,都一个动作,一个模式。

    但是,此时在游戏中的凯撒,才清楚这战斗,有多么的真实,多么的激烈,远没有透过屏幕看起来那么的简单、单调。

    鸣人和黑激战蓝库巴,战斗的余波,藏在一旁的草丛中的凯撒,都能够感受到,凯撒被这如此真实激烈的战斗,震撼了一下,但很快就回过神来。

    “黑是打野,有戴大师球,也有审判”凯撒看着黑的装备与技能,心中想道。

    审判可以对非英雄单位,照成大量的真实伤害,加上大师球的效果,用审判杀死野怪时,会多得到一些金币。

    所以,当野怪的血量,下降到差不多,可以用审判一下就能杀死的程度,在用审判,是最明智的选择。

    现在,凯撒紧盯着蓝库巴的血量,往前走了走,靠在草丛边缘,差一点就要暴露的程度。

    鸣人和黑,与蓝库巴的战斗,一边打一边移动,双方已经移动到了巢穴的门口,刚刚好在凯撒的审判技能的范围内。

    凯撒看着蓝库巴的血量,在心里计算着,同时,运用审判的力量。

    一股陌生的能量,在凯撒的身体中涌动,顺着凯撒的手臂,游动凯撒的右手上,一个半透明的金色的小锤子,出现在凯撒的手上。

    这就是审判,凯撒看着蓝库巴的血量,当下降到某一个数值时,眼前一亮,瞬间将手中的审判之锤,丢向蓝库巴。

    想要用审判杀红、蓝buff,有时,是会生一个很尴尬的情况的。

    那就是,两、三个人一起杀红、蓝buff怪时,要buff的人有带审判,见血下降的差不多了,心里感觉可以用审判直接秒杀怪物时。

    于是,就直接使用审判,buff怪的血量瞬间下降,但是,尴尬的情况,这时就会生,因为,buff怪有时并没有死,还活着,还剩下一丝丝的血,可能只有几十点、十几点血。

    这时,要是有队友没控制好,没想到buff怪没死,普通攻击了一下,buff怪就死了,它身上的buff,就会落到队友的身上,场面这就会变的非常的尴尬。

    所以,为了确保,审判能够一下杀死buff怪。

    拥有审判的人,都会等buff怪下降到一定程度时,比如审判的真实伤害是四百,会等待buff怪的血量,下降到三百多,甚至两百多时,才会使用审判,以保证一击必杀。

    而这时,会有一种行为,叫做‘抢蓝’。

    抢蓝,顾名思义,就是你累死累活的打buff怪,好不容易把buff怪打到残血,结果其他人,突然出手,把buff怪给杀了,buff就归了那人。

    这种‘抢蓝’的行为,可以适用在队友身上,也可以使用在敌人身上。

    比如,凯撒此时此刻的行为,就是裸的抢蓝。

    对面的黑很保险,蓝库巴的血量,已经差不多,到了审判的伤害数值范围,但是,他没有立即使用审判,想在砍掉蓝库巴一些血,想稳一点。

    但是,就在黑和鸣人攻击蓝库巴的时候,不知道从哪,突然飞过来一个小锤子。

    ‘轰!’小锤子落到蓝库巴的头上,猛的爆裂开来,毁灭性的巨大能量,形成一个圆球,瞬间将蓝库巴笼罩。

    在光球中,蓝库巴出痛苦的惨叫声中,一秒不到,光球散去,蓝库巴也消失。

    看到蓝库巴,瞬间消失了,鸣人和黑都楞了半响。

    而凯撒用审判杀死了蓝库巴后,蓝buff就落到了凯撒的身上,同时,金库里又多了不少的金币,凯撒的经验条,也肉眼可见的迅提升着。

    凯撒之前双杀,捡了两个人头,经验条已经有了大半,现在,偷蓝用审判杀了蓝库巴,庞大的经验落到凯撒的身上。

    凯撒的经验条,立即就满了,凯撒浑身白光一闪,从一级升到了二级。

    凯撒升到二级后,立即就能感受到,封印身体的力量,消散了一些,身体数值全方面提升了一些,同时,也得到了一个新的技能点,可以学习新的技能了。

    有了新的技能点后,凯撒随手就学习了第二个技能,也就是的技能。

    不过,凯撒现在没有时间,去看新学习的第二个技能。

    现在,在敌方的野区里,把对方的蓝给偷了,哪还能在这里干站着,得赶紧跑啊。

    全身环绕着蓝色晶体的凯撒,立即离开草丛,顺着小路跑向河道,想要跑回自家野区。

    而鸣人和黑,楞了半响,也离开蓝库巴的巢穴,往上路的兵线跑,一眼就看到,远处偷蓝逃跑的凯撒。

    鸣人技能的冷却时间好了,立即使用螺旋手里剑,跳了起来,跳过一大段距离,砸在地上,虽然没有砸在凯撒身上,但是,鸣人已经离凯撒很近了。

    前期打蓝库巴,英雄还是一级时,蓝库巴打人是很疼的。

    鸣人和黑两人打蓝库巴,累的半死,打的非常的狼狈,黑的血打掉了三分之一,鸣人的血,更是被蓝库巴打掉了一半多。

    累死累活,眼看就要收获果实了,结果,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人,把到手的桃子给摘了,这可真是煮熟的鸭子飞了,给敌人做嫁衣。

    鸣人和黑的心里,憋屈的要死,郁闷的想要吐血。

    “兽王拳!”看着鸣人追来,凯撒挥手打出一击兽王拳。

    ‘轰!’看着飞来的兽王拳,鸣人瞳孔剧缩,下一刻,兽王拳炸裂开来,鸣人血条又降下一小截,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血量,同时,还被击飞到空中。

    凯撒趁鸣人被击飞时,头也不回的继续逃跑,用最快度跑到河道中,消失在地方的视野内。

    见凯撒已经跑没影了,想要吐血的鸣人和黑也就不追了,郁闷的往兵线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