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至尊 > 第十三章 魔墟异变

第十三章 魔墟异变

    “变异异魔的价值非同小可,等闲上院弟子击杀一百头异魔的功劳,才能换来一枚羽灵丹,而击杀一头变异异魔便可以换来百枚羽灵丹!”

    庭蓝月颇为羡慕,道:“而且变异异魔的骨骼都是最为纯净的玄铁,比普通异魔骨骼中的玄铁精纯不知多少,用来炼制魂兵最好不过!两千余斤重的玄铁,可以炼制十多件魂兵,而且是上等的魂兵!”

    钟岳心中怦然,百枚羽灵丹,绝对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对他来说不蒂于一场及时雨!

    而魂兵也极为诱人,能够大幅度提升他的战力。

    这异魔尸骨可以炼制十多口魂兵,可想而知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

    “上院弟子中有魂兵的不在少数,但多是低等魂兵,用的是普通的金铁,能够勉强祭魂而已,其中的玄铁也不纯净。”

    庭蓝月闭上双眸观想片刻,突然面前燃起熊熊烈火,将那头变异异魔尸体包围,却是在观想一门火系的功法,道:“即便是低等魂兵,其威力也是不容小觑,一经祭起,来去如电,令人防不胜防。而上等魂兵没有任何杂质,上院弟子中没有几个人能够拥有这等魂兵,只有出身自大荒十大部落的核心子弟,才有可能掌握这等神兵利器!”

    烈火燃烧,不过多时便将这具尸体烧成灰烬,只剩下被烈火烧得铮亮的玄铁骨骼。

    庭蓝月又闭眼观想片刻,精神力观想瓢泼大雨,将玄铁骨骼冷却下来,道:“炼制魂兵不是我们这等弟子能够做到的事情,须得是炼气士才有这个手段。师弟将这具骨骼出售,或者请人炼制,我都有门路。我大庭氏虽然不是十大氏族,但也有自己的底蕴,剑门中有我大庭氏的炼气士!”

    雨水冲刷,玄铁骨骼滋滋冒着水雾,总算冷却下来。

    钟岳点头,他的确在剑门中没有门路,钟山氏式微,老辈中没有出现过炼气士,而且,钟岳虽然认识左相生,但交情没有多少。

    如果庭蓝月有门路的话,将这玄铁骨骼卖给大庭氏倒也吃不了多少亏。

    庭蓝月继续道:“师弟,我已经帮你将这尸骨处理干净,你背在身上,咱们即刻去搜寻其他师兄师弟。剑门魔墟极为危险,若是走散的话,遇到异魔、蛛魔的大部落便凶多吉少了!”

    “好!”

    钟岳见她要火得火,要雨得雨,心中也是十分佩服,道:“师姐竟然同时精通数种功法,令人佩服。”

    “观想水火,乃是出门历练必备的小法门,并非是了不起的功法,但非常有用。若是在外风餐露宿,没有这等小法门便会吃许多苦头。”庭蓝月笑道。

    钟岳心念微动,观想蛟龙图腾绕体诀,只见他精神力化作蛟龙,蛟龙张口将那异魔咬住,而钟岳自己则双手空空,迈步跟上庭蓝月。

    庭蓝月看了一眼,心中暗赞一声:“钟师弟的精神力韧度惊人,异魔尸骨两千余斤,他精神力所化的蛟龙竟然能轻轻衔起来,举重若轻。难怪他能够斩杀变异异魔,的确不是侥幸。”

    两人飞速前行,庭蓝月奔上一座高山,观想火焰,只见火光冲起二十多丈高,火焰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大大的“蒲”字。

    没过多久,河承川等十位弟子赶到这座山上,与钟岳和庭蓝月会师,看到钟岳背后蛟龙口中衔着的那具异魔尸骨,都是吃了一惊。

    “钟师弟,你将那头变异异魔杀了?”河承川失声道。

    钟岳摇头,笑道:“惭愧,我在荒山中只顾着逃命,突然被绊倒摔了一跤,起来看时发现了这具异魔尸骨。应该是老死在荒山野岭的异魔,不成想被我发现。”

    河承川等人羡慕不已,连声道:“钟师弟运气逆天,我怎么便没有这样好的运道?”

    蒲老门下的其他弟子也没有走远,见到庭蓝月观想出的那个“蒲”字,便各自寻来,过了半个时辰,总算陆陆续续将人找齐。

    众人看到钟岳背上的变异异魔尸骨,惊异万分,河承川快言快语的说了一番,众人又各自羡慕不已。

    庭蓝月咳嗽一声,道:“诸位师弟,这次我们进入魔墟历练,死了两位师弟,已经不能继续下去了,咱们立刻离开。魔墟中估计发生了什么惊人的变故,否则这么小的异魔部落,不可能诞生出一头变异异魔!此事须得立刻上报师门,请师门调查一番!”

    众人纷纷点头。

    变异异魔只有百万异魔的大部落才有可能诞生,区区两百头异魔的小部落,哪里能生出这等凶物?

    这里面必有蹊跷。

    众人正欲下山,突然只听远处传来喧哗声,只见魔墟深处黑压压一片乌云滚动,乌云越来越大,向这边而来,而在乌云的前方,几十位剑门上院弟子正在卖命狂奔!

    “那是……金鸿师叔门下的弟子!”

    河承川人脉颇广,立刻认出在前面奔逃的上院弟子,疑惑道:“他们逃什么?”

    “那是鹰魔!”

    山顶上众人脸色剧变,一个女弟子失声道:“这么多鹰魔!”

    半空中那片乌云赫然不是云,而是上千只巨鹰展开双翼形成的惊人异象!

    钟岳凝目看去,只见所谓的鹰魔乃是人兽鸟身,巨爪双翼,嘴巴里长满利齿,无数头鹰魔此起彼落,向下方的上院弟子连连扑击!

    突然一个上院弟子被抓住双肩冲上高空,几只鹰魔从一侧扑来,顷刻间便将那弟子撕得粉碎,血肉飞溅,但却没有一块血肉掉到地上,而是在半空中便被鹰魔群吃得一干二净!

    “林叔平死了!”

    河承川看到那位被鹰魔群吃掉的上院弟子,瞪圆眼睛,倒吸一口冷气,喃喃道:“金鸿师叔门下的林叔平乃是郁林氏的弟子,郁林氏是十大氏族,林叔平的实力更是惊人,被誉为我剑门上院的十大弟子,距离炼气士只有半步之遥,怎么会就这样被鹰魔杀了?”

    “是变异鹰魔!”

    庭蓝月脸色雪白,当机立断,喝道:“快快下山离开魔墟!千只鹰魔的小部落,竟然也出现了变异鹰魔,剑门魔墟肯定出问题了!”

    钟岳也知道大事不妙,第一个异魔小部落出现变异异魔,还可以说成偶然,但连鹰魔小部落也出现变异鹰魔,这里面便有古怪了!

    众人奔下山,庭蓝月与钟岳并肩而行,道:“钟师弟,待会若是遇到危险,还请师弟出手助我们一臂之力……”

    河承川听到这话,心中纳闷:“为何庭师姐说出这种话来?”

    他却不知庭蓝月见过钟岳的本领,知道钟岳的战力还在自己之上,因此出言相求。

    “师姐放心,我虽不是蒲老的弟子,但与诸位师兄师姐共患难,自然要同心协力!”

    钟岳刚刚说出这话,突然只见远处尘烟四起,数以百计的漆黑大蜘蛛驱赶着数十位剑门上院弟子向这边冲来!

    那些大蜘蛛八爪疾奔,每一只蜘蛛都有六尺多高,丈余方圆,蜘蛛背上竟然长着人类的上半身,有女子,也有男子,赫然是魔墟的蛛魔!

    为首的一头蛛魔最是惊人,张口喷出雪亮的蛛丝,刷的一声便将一位上院弟子黏住,用力一扯这上院弟子便不由自主飞起,落入蛛群之中,惨叫一声便没了声息,被蛛魔群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变异蛛魔!”

    庭蓝月、河承川等上院弟子脸色苍白,立刻转向,择路逃离此地。

    “那是苍松师叔的门生,也遭殃了,遇到了变异蛛魔!”

    众人刚刚逃出数里之地,又遇到另一波逃命的上院弟子,被数百魔墟的魔族追杀,仓皇逃命!

    “魔墟,恐怕出大事了!”

    “我们陷入魔域之中,等到剑门的炼气士得到消息,恐怕我们都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何此地突然多出这么多的变异魔族?”

    ……

    钟岳等人连连奔行,但是更多的魔墟魔族出现,在变异魔族的带领下将上院弟子围困住,围在一个方圆百里的包围圈中。

    “呵呵,人族欺负我们魔族,将我们困在这里,豢养我们,让他们的后辈杀我们练手,今日,他们的报应来了。”

    包围圈外,一头头变异魔族出现,气息狂野奔放,戾气冲销,赫然是魔族中百万大部落的首领,其中竟然有魔族已经感应到魔灵,魂魄与魔墟的魔灵结合,成为魔族炼气士!

    “我们魔族各族辛辛苦苦繁衍这么多年,暗中祭祀这片天地,终于让魔墟的天地中诞生魔灵!”

    为首一位魔族炼气士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飓风吹来,猎猎作响,哈哈大笑道:“今日,将这些人族的小辈,当成牲口,祭祀我族远古的祖先,唤醒祖先的灵,杀出魔墟,夺回原本属于我们的大荒!我要让这些人族的血,滋润远古祖先的灵,让他们苏醒!”

    在他身后,一位位魔族炼气士腾空而起,高声喝道:“孩儿们听令,不要吃掉他们,将他们擒住!”

    “留他们一命,用来祭祀,献给远古祖先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