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至尊 > 第十八章 鱼雁双飞

第十八章 鱼雁双飞

    女院是上院的女弟子生活起居之地,对于任何上院男弟子来说都是一个完全陌生、充满了神秘的地方,曾经也有男弟子进入女院,然后被打到失忆,驱逐出剑门。

    这种事情每年都发生一两次,虽然依旧有不少男弟子对女院充满了神往,但女院的凶险也是周所周知,即便有相好的女弟子,也只能在女院外等待相好自己出来,不敢进去。

    “这位勇士,一路走好!”院外的几个男弟子幸灾乐祸道。

    钟岳成为上院弟子的时间尚短,成为上院弟子之后便发生一连串事件,根本没有人告诉他女院严禁男弟子进入,因此便正大光明的走入女院,却也没有人阻拦。

    “这女院与我们男院的确有些不同,风景宜人,美不胜收。”

    他边走边打量四周景致,只见这女院的景色秀丽,一路繁花盛锦,绿山碧水蓝天,湖天一色,而在湖中,小舟徜徉,还有水中鸬鹚、鸳鸯嬉戏,又有女子的歌声传来,曼妙,空灵,余音萦绕而不绝。

    钟岳驻足观望,只见一位女子坐在船头清唱一曲,水波荡漾,几个少女湿漉漉的从水底潜出,趴在舟边,静静聆听,香肩露出水面。

    “有男人偷看你们洗澡!”小舟上的女子突然瞥见湖边的钟岳,惊叫道。

    水中的那几个少女惊叫一声,连忙潜入水中,翻起几道浪花。

    钟岳连忙快步离开,那几个女子潜到湖中央的小岛上,快速穿上衣衫,一个个杏眼怒睁,杀气腾腾踏波而来,搜寻钟岳的下落。

    只是钟岳脚步极快,而且她们还要穿衣服,耽搁了时间,已经被钟岳走远。

    “有男人闯入我上院,而且偷看我们姐妹洗澡!”

    “通知其他姐妹,立刻给我将人搜出来!”

    “色胆包天,竟然敢闯女院,还敢偷窥我们姐妹洗澡!找到他,打折三条腿!”

    ……

    钟岳闲庭信步般在女院中行走,心道:“清妍妹子到底住在何处?女院这么大,女弟子这么多,倒不容易寻找。不如找个人问问……”

    “钟师弟,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钟岳循声看去,只见庭蓝月提着花篮一幅村姑的装扮,篮中有各色鲜花,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

    “你胆子倒是不小,连女院都敢闯!”

    庭蓝月快步走过来,突然醒悟,有些羞涩道:“你冒险闯入女院,是来找我的么?人家还没有换衣服……”

    钟岳笑道:“师姐误会了。我在女院有个故人,名叫水清妍,渭水部落的水涂氏,我曾经答应她前来看她,前些日子没有时间,今日才有空。师姐知道水师妹么?”

    “原来不是来找我的……”

    庭蓝月心中有些失落,随即笑道:“师弟是来寻水清妍师妹的?莫非水师妹是你的小情人?”

    不等钟岳反驳,庭蓝月连忙抓住他的手臂向自己的院落里拖去,道:“你胆子也太大了些!若是被人知道你闯入女院,便有你好看了,先到我院子里躲一躲!对了,有人看到你进来没有?”

    钟岳讷讷道:“我在湖边看到有人唱歌,还有人洗澡,被人发觉,然后我便走了……”

    庭蓝月白他一眼,哭笑不得道:“你惨了。洗澡的人中有我女院的大师姐,十大氏族中的有虞氏族长的孙女虞飞燕,有虞氏以虞为姓,十大氏族中排名第二。虞师姐实力是女院中公认的第一人,近乎炼气士的手段,性格火爆,你竟然敢看她洗澡,你死定了!你先躲到我房里,等到风波平息,我悄悄送你出去。”

    钟岳解释道:“我倒不是有意看她洗澡,而是听到歌声入迷。”

    “唱歌的那女子也不是一般人物,来自十大氏族中排在第三的桃林氏,桃黛儿,歌声最是动人。她爹爹是我剑门的执法长老,你拜入山门时可能见过他,天天黑着脸,看谁都像是杀父仇人一般的那位长老。”

    庭蓝月头大,将自己的上院令牌扣在门上,道:“若是被人发现,你便真的死定了……我去找水师妹,不过你们俩不能在我院子里乱来,做什么羞耻之事!”

    钟岳纳闷道:“我和水师妹能做什么羞耻之事?”

    庭蓝月狠狠挖他一眼,羞怒道:“反正你们不能在我的院里乱来!”

    没过多久,庭蓝月回来,水清妍却没有跟在身边,向钟岳摇头道:“你小情人前几日上山,被水涂氏的炼气士召见,回来之后便闭关了,我刚才去见她,她说不愿见你。你们吵架了?我见她脸色有些不好,我随口向她说起你在魔墟险些丧命,她也爱搭不理……”

    钟岳微微一怔,心道:“水师妹一向温柔,我也不曾得罪过她,为何如今变得冷漠了?”

    庭蓝月继续道:“水师妹的修为倒是惊人,我看她从山上回来之后,修为进步神速,比我还要强了许多,估计再过不久便可以感悟到灵,成为炼气士了!这等修炼速度,实在神速,比你还要快几分!现在,虞飞燕能否保住大师姐的名头,都很难说。”

    钟岳心中失望,起身道:“既然水师妹不愿见我,我还是离开吧。”

    庭蓝月连忙道:“不行!你若是现在离开,肯定会被抓个正着,若是被人看到你从我房里出来,我就羞死人了!等到晚上,我偷偷送你出去!”

    钟岳点头,两人安静下来。

    庭蓝月与他同处一室,倒有些不习惯,偷偷向他看去,只见钟岳不是那种俊美的男子,反而形容有些粗犷,浓眉大眼,一身肌肉坚实有力,胸怀宽广,身材也比寻常的少年高出半头。自己的身材也算是颖长,女子之中个头算是高的,但站在他面前还是显得有些小鸟依人。

    “细看之下,钟师弟倒比那些俊美弟子更耐看一些。”庭蓝月脸蛋微红,心道。

    夜幕降临,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庭蓝月悄悄带着钟岳出门,向女院外走去,一颗芳心怦怦乱跳:“鬼鬼祟祟带着一个小男人溜出女院,若是被人发现,姑娘我的名誉便全栽了,钟师弟绝对会被人当成我的小情人……”

    她心里忐忑不安,好在天色已晚,路上没有碰到其他女弟子,突然,经过一个院落时,钟岳识海中薪火出声道:“岳小子,我感应到了天象老母的气息,距离极近!”

    “天象老母?”

    钟岳心头一跳:“难道天象老母躲到了剑门上院之中?”

    “这个魔神之灵,多半是寄生在某个女弟子的体内,应该就住在这个院子里。”

    小火苗跃动,道:“她的气息极弱,被藏在女子的体内,偶尔才流露出一丝难以觉察的气息,应该是刚刚得到这具身躯没多久,还没有与这具身躯完全融合。倘若她完全融合之后,我也难以感应到她了!”

    钟岳向这个庭院看去,庭蓝月诧异,噗嗤笑道:“钟师弟果然是有情人心有灵犀,居然一眼看出这里便是水清妍师妹的住所。可惜,你的小情人不愿见你。走啦,免得被人发现,否则便是我替水师妹背黑锅了!”

    钟岳脑中轰然,跟随她一脚高一脚低向前走去,过了片刻,终于走出女院。

    “水师妹被天象老母寄生了……”

    他脑中一片空白,那个总是叫自己岳哥哥的少女,竟然被天象老母寄生,让他实在有些无法接受!

    过了片刻,钟岳才醒悟过来,道:“薪火,若是被魔神之灵寄生,那么水师妹还是原来的水师妹吗?”

    “魔神之灵是何等强大?普通人的魂灵,被魔神之灵一压便死了。”

    薪火小童漫不经心道:“就算是炼气士,也未必能够承受得了。若是被魔神之灵寄生,魂魄必死无疑,只有身体还算是活着。”

    庭蓝月见他失魂落魄,不由摇头,道:“师弟,你现在年纪还小,若是沉迷美色的话,只怕会耽误你的修为进境……”

    “呵呵呵,庭师妹,原来你也知道沉迷美色的话会耽误修为进境!”

    突然女院外的小树林中传来一声冷笑,只见几位女子从小树林中走出,拦住两人的去路,为首的女子正是女院的大师姐虞飞燕,上下打量钟岳,冷笑道:“你将男人藏在自己家里,云雨快活到现在,又作何解释?”

    庭蓝月暗道一声糟糕,连忙道:“虞师姐,你们误会了……”

    另一位女子冷笑道:“误会?误会的话,你会将你的小男人藏在你的房里,藏到现在?这期间,你们做过什么好事,还需要我来点明么?不过女院的规矩不能改,否则你藏一个男人我藏一个男人,女院便乌烟瘴气了。今日你的小情人须得留下一条腿,至于是三条腿中的哪条腿,庭师妹你选择一条。”

    庭蓝月大急,连忙看向钟岳,低声道:“师弟,你先走!”

    滋啦!

    突然刺耳的声音传来,只见一根根图腾柱浮现出来,光芒大亮,虞飞燕、桃黛儿几个女子竟然早已在这里用图腾柱布下阵势,将他们二人镇压!

    庭蓝月只觉身体无法动弹,心中焦急万分。

    突然,一根图腾柱震动,呼的一声飞到半空,嘭的炸开。

    钟岳迈开脚步,向前走去,肌肉震荡,图腾柱传来的压力顿时遭到他身躯的反震,只见一根根图腾柱不由自主飞起,嘭嘭炸开!

    虞飞燕厉喝,腾空而起,突然间只见半空中鱼雁双飞,她精神力涌出,竟然观想出一头大鱼和大鸟,向钟岳扑去!

    黑暗之中,两个人影遭遇,突然只见电闪雷鸣,照亮黑暗,一头狰狞无比的蛟龙带着雷霆在黑暗中大放光芒,与鱼雁双飞碰撞!

    “哤!”

    龙吟响起,虞飞燕闷哼一声落地,抬头看去,只见那头狰狞的恶蛟消失,而钟岳也消失在黑暗之中。

    庭蓝月心头一跳:“女院第一的虞师姐,没能拦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