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至尊 > 第二十四章 蛮横

第二十四章 蛮横

    这十几日以来,他都是在一门心思修炼,对于其他事一无所知,待到传经阁再次开启的这一天,只见许多上院弟子谈论的,往往是年终的那场无禁忌对决。

    “我刚刚进入上院没多久,还不知上院弟子居然对无禁忌对决如此看重!”

    钟岳一路走来,从这些上院弟子身上感应到一股肃杀之气,心中不禁感慨道:“不过这也正常,无论是寒门子弟还是名门大族的子弟,十六岁不修成灵,都会被驱逐下山,因此这场无禁忌对决恐怕是所有上院弟子成为炼气士的希望!当然,我若是达到薪火的要求,倒可以不用借助灵空殿便可以修成灵。不过薪火的要求极高,简直堪称变态,以我现在的本事远未达到他的要求。”

    传经阁外,甚至还有不少弟子出手较量,不仅有各种观想战斗之法,还有图腾神柱以及魂兵这等宝物,很是激烈。

    数以百计的上院弟子在一旁围观,分为一个个战圈,各有两位弟子争锋,手段百出,各种观想之法被施展出来。

    甚至钟岳还看到有人身现羽翼,振翅飞在半空之中,魂兵来去如电,在空中争锋,绚丽夺目的战斗手段层出不穷!

    “这是做什么?咦,怎么上院中多出许多陌生面孔?”

    钟岳凝目看去,只见参加战斗的一方都是陌生面孔,与上院弟子对阵,突然,半空中一位上院弟子被打落下来,重重坠地,倒地不起,好在没有损伤性命。

    显然,这不是一场单纯的较量那么简单,同门较量点到为止,而这些人出手太重,不像是同门较量!

    “噗——”

    突然,钟岳看到一个战斗圈子中一个熟悉的身形高高飞起,被对手一击送上半空,无力的向地上摔去。

    钟岳心念一动,精神力飞出化作蛟龙,将那人接住,轻轻落地,钟岳大步上前,道:“河师兄,这是怎么了?他们是谁?”

    被击飞出战斗圈的正是河承川,抬手抹去嘴角的血,怒道:“这些家伙是在内门修行的外门弟子,来上院砸场子的!”

    “在内门修行的外门弟子?”

    钟岳微微一怔,顿时醒悟过来。想要成为内门弟子跟随剑门的堂主或者长老修行,须得修成灵,成为炼气士。不过大氏族都有一些特权,大氏族的核心子弟会被族中的炼气士收到身边,随时教导传授功法,指点修行。

    比如有虞氏的虞飞燕,她便可以随时上山向有虞氏的炼气士请教修行上的难题,不过虞飞燕不喜欢住在内门,而其他氏族的核心弟子则往往住在内门,与上院弟子平日里很少碰面。

    这些人虽然在内门修行,但依旧是外门弟子,等到年终的无禁忌对决时也必须前来考核,如今无禁忌对决日期临近,便有不少这样的弟子从内门赶来。

    至于为何向上院弟子出手,则是因为他们这些人对上院弟子的实力也很陌生,因此想要摸清上院弟子中都有那些高手对自己有威胁力。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这次来的人,是十大氏族中水涂氏和黎山氏的核心子弟,不仅我被打了,庭师姐也被打了!”

    河承川吐出口中的血沫子,怒道:“太不讲理了,说好了不下重手,结果庭师姐被他们打成重伤!”

    “水涂氏?”

    钟岳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心中一股怒火涌出,面色却丝毫不变:“水涂氏!水涂氏的炼气士,与魔族勾结,放出天象老母,水涂氏的高层将水清妍师妹召上山,结果水师妹被天象老母寄生,魂飞魄散!嘿嘿……”

    “抬手便是蛟龙飞出,这位师弟实力不错,不知有没有兴趣较量一二?”

    击伤河承川的那位弟子目光落在钟岳身上,笑道:“我观你观想出的蛟龙,带着雷霆图腾,似乎蕴藏着奔雷剑诀,你应该也是蒲老先生的门下吧?蒲老先生门下弟子的本事,我都领教过了,实在稀松。不过你不同,竟然将蛟龙图腾与雷霆图腾结合,看来你是得到真传的人,有些本事。”

    他的目光极为老辣,不愧是跟随炼气士修行的弟子,单单眼界见识,便要比上院弟子高出许多。

    钟岳面色如水,如古井无波,轻声道:“你是水涂氏还是黎山氏?”

    那位弟子笑道:“水涂氏水令山。”

    钟岳点头,迈步向前走去,河承川忍住伤痛,连忙抓住他的手,低声道:“钟师弟,不要下重手。水涂氏是十大氏族,你已经得罪了田风氏,与他较量平手也就算了……”

    钟岳轻轻挣脱他的手掌,脸上露出笑容:“师兄放心,我有分寸。”

    “不要下重手?”

    那水涂氏水令山哑然失笑,道:“应该是我不要下重手才对。实不相瞒,刚才与他交手,我只出了七分力。这位师弟,你可以痛痛快快的全力出手,希望你能有点像样的本事。”

    “好。”

    两人距离十丈远近,钟岳轻轻眯了眯眼睛,嘴角动了动:“水涂氏……”

    轰!

    他脚下青石板轰然炸开,四下崩飞,而在钟岳站立的地方,突然间地面沉陷,出现一个深达尺许的脚印,脚印的形状有如龙爪,比寻常人的脚印大了十几倍,仿佛是一头凶恶至极的蛟龙突然发力,把地面踩塌!

    钟岳的身形一瞬间纵出,在纵出的一刹那,龙吟震荡传来,只见他的身体四周一头恶蛟龙身扭转盘旋,飞一般围绕他的身躯、躯干,缠绕起来!

    水令山眨眼,眼睛再次张开时,钟岳已经站在面前,手臂缠绕着粗大无比的龙躯,整条手臂倍显狰狞,一拳狠狠锤在他的胸口!

    咚!

    有如大鼓震荡,接着伴随着噼里啪啦骨骼折断的脆响,水令山身躯弯曲,向后狠狠撞去,咔嚓一声撞断传经阁前的一根水桶粗细的华表,连翻带滚,栽到几十丈外!

    传经阁前,其他地方的战斗还在继续之中,但钟岳这一击,一连串的爆响传来,有如雷音炸响,雷霆从这一侧滚动到那一侧,实在震撼,无以伦比的震撼。

    这种恐怖的爆发力,令人侧目!

    这一刻,一场场战斗停歇,无论是正在交手的还是在围观的上院弟子,纷纷向这边看来。

    “令山兄弟!”

    两位水涂氏弟子惊叫一声,急忙奔上前去,将水令山搀扶起来,只见水令山软趴趴的,胸口一根根肋骨被生生打折,被打断了七八根。

    “伤得这么重?”

    两位水涂氏弟子脸色剧变,回头狠狠看来,喝道:“同门较量,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我已经留手了,没有施展全力。”

    钟岳面色平静,道:“我只用了七分力。如果十分力,他接不下我一拳。”

    而在他识海中,薪火小童教训道:“你的力量还不够脆,如果力量够脆,打到敌人身上时敌人也非常脆,一碰就碎!别说七分力,就算五分力,也可以一拳轰杀了!你还需要继续修炼,还未做到真正的脆!”

    “七分力?”

    那两位水涂氏弟子冷哼一声,一人将水令山搀走,另一人上前,冷笑道:“你是蒲老先生门下?修炼的是炼体法门?难怪速度这么快,纯粹的炼体法门将身体炼的远比他人强悍,在近战肉搏之下,令山兄弟不加提防被你占了先机,所以才会吃了个亏!若是他早有提防,岂会如此轻易便被你得手?”

    他抬手一抖,只见一根图腾神柱飞出,图腾神柱上一道道波纹四下散发开来,如同水波一般,扩张到方圆数十丈的距离,被这图腾神柱的波纹笼罩,所有上院弟子都只觉如同站在水中一般,难以移动身形。

    寻常的图腾神柱只能笼罩两三丈方圆,而这根图腾神柱居然能够笼罩数十丈,显然不是普通弟子能够拥有的图腾柱!

    “炼体的人,只是走入了邪魔外道,最是无用。一根图腾柱,便可以将炼体之人克制得死死的!”

    那位水涂氏弟子看着钟岳周身缠绕的蛟龙,冷笑道:“更何况,你的蛟龙图腾有皮无肉,无血无骨,根本没有得到真传!出手吧,让我看看你的七分力!”

    钟岳抬脚,重重一顿,突然只见那根图腾柱散发出的水波图腾纹如同被海啸一般,水纹冲天而起,这根图腾柱带给众人的压力顿时为之一空!

    那位水涂氏弟子心中一惊,便见钟岳的拳头已经来至跟前,急忙观想,却哪里还来得及?

    “七分力。”

    钟岳淡淡道,拳头狠狠轰碎他的精神力刚刚观想形成的异象,这位水涂氏弟子如同被独角巨犀撞过一般,倒飞而去,连翻带滚落到数十丈外!

    “来不及观想,竟然来不及观想!他的速度怎么可以这么快?”

    那位水涂氏弟子脑中轰然,一口鲜血喷将出来,挣扎起身却又跌倒下去,又惊又怒:“他的爆发力,怎么可能这么恐怖?”

    “还有水涂氏弟子么?”

    钟岳看向四周,只见传经阁前,数以百计的上院弟子鸦雀无声,只有他的声音响起:“我要打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