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至尊 > 第二十五章 横推

第二十五章 横推

    传经阁外,其他上院弟子一片哗然,震惊莫名,第一次钟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败水令山尚且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嫌疑,胜在水令山不知他的体魄强横。

    但是第二次的这个水涂氏弟子一上来便祭出图腾神柱,克制炼体者的体魄,这种情况下钟岳依旧摧枯拉朽般将其击败,与水令山是同一个下场,这便不是侥幸了,而是实力!

    水涂氏的核心弟子并非是浪得虚名,也是身经百战之辈,用图腾柱来克制钟岳的确是对付体魄强横之人的最佳途径,也是绝大多数弟子公认的妙策,但依旧被钟岳一脚将图腾柱的威力破去,可见他的体魄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打十个?口气太狂妄了!”

    有人认得钟岳,道:“原来是那个钟山氏,难怪会如此狂妄!他本身便是个狂妄的人,上次这位钟山氏的师弟,也是在这里将田风氏一位师兄暴打了一顿,当着田风氏炼气士的面说田风氏算个屁。这才一个月时间不见,他的实力竟然提升了这么多,连水涂氏的核心弟子也说打就打,比上院大部分弟子的实力都要高了!”

    旁边的人低声道:“这家伙与十大氏族有仇么?怎么打的都是十大氏族的弟子?这次打过水涂氏之后,下次便是黎山氏、桃林氏了吧?”

    一旁有黎山氏的弟子闻言冷笑,便要上前与钟岳较量,却被身边的黎山氏弟子拦下,摇头道:“水涂氏与我们黎山氏也是竞争关系,两个月后的无禁忌对决必有遭遇,趁现在了解一下水涂氏的弟子战力如何。”

    那位黎山氏弟子会意,缩回脚步,点头道:“我原本以为上院弟子中只是一些弱者,现在看来上院也有高手,正好可以看看上院高手的本钱!”

    庭蓝月被几个蒲老门下的弟子抬出静室,河承川连忙过去,道:“师姐,你的伤势?”

    “断了几根肋骨,内脏受了点冲击,服了灵丹死不了。”

    庭蓝月挣扎起身,看向场中的钟岳,心道:“钟师弟的口气有些大了,太霸道太张狂,只怕会引来水涂氏的群起而攻,不过他也是替我们出头……嗯?不对,他的小情人水清妍便是来自水涂氏,这次暴打水涂氏,难道是和小情人彻底闹翻了,所以要暴打大舅哥解恨?”

    “打我水涂氏弟子打十个?什么人这么张狂?”

    诸多水涂氏的核心弟子原本在传经阁水涂氏炼气士的静室之中,远远观战,水令山刚刚被抬进来,几位核心弟子凑上前去给水令山喂药,药还未来得及吃下,那位水涂氏弟子便已经被钟岳击飞。

    而在此时,钟岳的声音传来,让静室中的水涂氏核心弟子又惊又怒,一个个霍然起身,杀气腾腾看向传经阁外。

    核心弟子与其他弟子自然不同,核心弟子往往出身自族长一脉,或者是族中炼气士的血脉,身份地位都远超他人,是可以跟随炼气士修炼的人,完全可以说是水涂氏年轻一辈精英中的精英!

    跟随族中炼气士修炼,他们哪个不是得到真传的人物?不得到真传,根本没有资格跟随炼气士修行!

    况且,水涂氏乃是十大氏族,核心弟子有的是灵丹妙药,有的是天材地宝,灵丹堆也可以将弟子堆成高手!

    平日里这些弟子对上院弟子都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认为上院弟子不能得到真传,比他们这些核心弟子要逊色一筹。此次他们来到上院,也是为了摸底,摸清上院弟子中都有哪些高手,其实他们心中,对此行还是有些不以为意。

    事实上到了上院,经过几场挑战,他们也的确摧枯拉朽般将上院一个个弟子击败,至今为止尚未碰到比他们还要强大的对手,因此都有些懈怠。

    但是此刻他们这些水涂氏的精英子弟,居然被一个炼体的家伙张口便要打十个!

    “区区上院弟子修行了炼体法门便想嚣张跋扈,视内院精英为无物,放肆,实在太放肆了!”

    一位女弟子眼中精光一闪,起身便要走出静室,衣衫飘拂,英姿飒爽,道:“我去让他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她尚未走出静室,便已经开始观想,只见其精神力竟然已经开始化作流水围绕周身旋转,形成一条涌荡的河流,围绕周身旋转,如龙矫腾,如蟒游动!

    “水剑气,剑十三式!”

    那水涂氏女弟子低喝,河水中一口口水剑从水中冉冉升起,高低不定,赫然是一门极为高深的剑法!

    她也是谨慎之人,身经百战,并未小觑钟岳,刚才水令山和另一位水涂氏弟子小觑钟岳,结果败得干脆利索,让她自然心中警觉,因此还未战,便先观想,免得被钟岳这个炼体者打个措手不及。

    一位水涂氏弟子眼睛一亮,笑道:“师姐水笙师姐不愧是族中高层器重的人物,心思缜密,这一次出去定然要那上院的小子好看!”

    他话音未落,无比暴戾的气息从门口扑面而来,只见门口恶蛟翻腾,蛟龙摆尾,与那女弟子水笙在静室的门前遭遇!

    水剑气剑十三式与蛟龙同时爆发,一时间只见雷光滋啦一声亮起,霎时间如同小太阳一般耀眼,但见小太阳中一头恶龙摇头摆尾,扑杀而至,与河流碰撞,横身将河流搅碎,一口口水剑气统统震成水雾!

    而那女弟子水笙尖叫一声,被蛟龙尾巴拍飞在半空,横跨方圆数亩的静室,从这头飞到那一头,嘭的一声贴在尽头的墙壁上!

    墙壁剧烈抖动,碎石扑索索落下,只见水笙竟然被挂在墙壁上,四肢大字型张开,四周都是蜘蛛网般的裂痕!

    可想而知,钟岳刚才那一击,力量爆发是何等的凶猛!

    “水涂氏既然不出来请教,那么我便进来领教了!”

    钟岳身缠蛟龙,迈步走入这间静室,目光四下扫了一遍,只见一位位水涂氏弟子又惊又怒的看着他。

    “一,二,三……只有七个水涂氏弟子么?”

    钟岳有些失望,喃喃道:“我还以为可以打十个……”

    “放肆!”

    距离他最近的水涂氏弟子反应极为迅速,立刻身形移动,精神力化作图腾纹,同时背后一根图腾柱飞起落地,水系图腾柱的威力被触发,喝道:“这里是水涂氏炼气士的静室,不是你能嚣张的地方!”

    咄咄咄!

    其他六位水涂氏弟子背后一根根图腾柱飞起,相继插在地上,这些弟子也是厉害之辈,图腾柱插在地方都大有讲究,布成七星相连的阵势,恰恰将这片数亩大小的静室统统笼罩在图腾柱的图腾威力之下,而且图腾柱与图腾柱之间的图腾纹相互叠加,威力倍增!

    一根图腾柱便能给炼体者带来极大的困扰,水的压力限制其行动,而图腾柱叠加的情况下,压力更是翻倍提升!

    这些水涂氏弟子知道钟岳是个炼体者,所以当机立断,将他最大的优势克制,然后便轮不到他嚣张了!

    “河伯图腾观想诀!”

    “水河剑气!”

    “渭水下苍山!”

    七位水涂氏弟子暴喝,霎时间只见静室之中水气滔天,一条条大河奔流,静室如同变成了一片水世界,渭水大河,河山一体,以河为剑气,甚至一位弟子还观想出河神河伯!

    铮——

    一口口魂兵出现,这些水涂氏弟子竟然祭魂魂兵,赫然是准备全力以赴,将钟岳带给其他水涂氏弟子的耻辱如数奉还!

    不过在他们第一根图腾柱落下的一瞬间,钟岳便已然开始行动,第一根图腾柱落下,图腾柱尚未激发,奔雷剑诀便已经爆发,雷霆剑光从那根尚未落下的图腾柱上一闪而过,这跟图腾柱落下,水纹图腾刚刚开始四下溢出,便见这根图腾柱上露出一道裂痕,接着图腾柱变成两截。

    而与此同时其他六位水涂氏弟子的图腾柱这才落下,七星相连的阵势尚未完成便被破去!

    “驭雷横空!”

    钟岳从下方腾空而起,雷光大作,闪电般躲过一道道攻击,避开激射而来的魂兵。

    魂兵在半空中折向,速度极快,漫天的剑光扑面而来,只听一位水涂氏弟子喝道:“以魂兵合围,让他无路可逃!”

    咔嚓!

    雷光乍现,雷音轰鸣,那位水涂氏弟子被一道雷光劈中,身形弹起,被劈得僵直,浑身焦黑,只见空中一只席子大小的龙爪按下,将这刚刚被劈得飞起的弟子生生压在地上,静室抖动,地面出现一个人形大坑!

    “龙行万里!”

    钟岳横空而行,霎时间从静室这头横移到静室另一头,连半空中的魂兵都追之不及。魂兵对他的威胁最大,血肉之躯岂能抵挡魂兵这等宝物?好在他速度足够快!

    “双龙争食!”

    龙吟震荡,钟岳身后又有一头蛟龙头颅冉冉生气,两条蛟龙各自盘绕半边身躯,猛地下探叼住两位弟子向中间狠狠碰撞,两人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传经阁外,数以百计的上院弟子向水涂氏的静室看去,只见静室中水浪滔天,电闪雷鸣,龙吟声震荡,水声浪声嘶喊声,身体碰撞声,声声入耳。

    过了片刻,水浪消失,雷霆声水声龙吟声等声响也平息下来,静室恢复平静。

    钟岳从破破烂烂的静室门户中走出,抖了抖兽皮衣衫,摇头道:“才八个……”

    有人凑头向水涂氏静室看去,只见静室里一片狼藉,八个水涂氏男女弟子四仰八叉倒了一地。

    短短片刻,八位水涂氏核心弟子,便被横推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