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至尊 > 第二十九章 雷中少女

第二十九章 雷中少女

    “祭炼魂兵乃是将魂魄祭在魂兵之中,用精神力温养,日夜渗透,建立精神感应、魂魄感应。”

    钟岳盘膝而坐,龙血剑匣竖在面前的地面上,薪火在他识海中指点,教导他如何祭炼龙血剑匣和龙鳞剑。

    “祭炼的时间越长,与魂兵之间的感应便越是稳固,就算你的魂兵丢了,心念一动也可以收回,别人夺都无法夺走。不过你这口剑匣,已经与龙鳞剑之间建立了感应,属于剑鞘与剑的感应,如果宝剑丢了,祭起剑匣也可以收回来。你现在祭炼,无需祭剑匣,先祭剑,用强大的精神力和魂魄温养!”

    钟岳将魂魄祭在龙鳞剑,精神力也随即涌出,温养宝剑。

    “普通人温养魂兵,多是单纯的用魂魄和精神温养,花费十几日时间才能祭炼如意,这只是最笨的法子。”

    薪火继续指点他,道:“你在温养时,同时观想火纪宫燧皇,这样温养魂兵,最多几个时辰便可以祭炼如意。”

    钟岳闻言,立刻观想火纪宫燧皇,过了几个时辰之后,钟岳猛然张开眼睛。

    “祭!”

    只听嗒的一声,剑匣开启,龙鳞剑发出嗡嗡的轻鸣,从剑匣中跳出,寒光陡生,空气温度立刻急遽下降,寒气逼人!

    龙鳞剑仿佛变成了他的眼睛,钟岳通过龙鳞剑“看到”四周的景象,而且随着龙鳞剑飞得越来越高,他看到的景象也越来越广。

    咔嚓!

    空中电闪雷鸣,龙鳞剑在他的操控下施展出奔雷剑诀,只见电光恣意纵横,这口龙鳞剑当真是化作了雷霆电光,来去间如闪电一般,迅如奔雷!

    钟岳不禁又惊又喜,将奔雷剑诀彻底施展开来,空中剑光闪烁跳跃,奔雷剑诀的威力顿时得以全部施展!

    从前他施展奔雷剑诀,总觉得有些束手束脚,施展不开,但是用龙鳞剑这口魂兵来施展,从前无法施展出的种种变化,顿时运转如意!

    “难怪许多上院弟子都说,好的魂兵可以让实力翻倍,有了龙鳞剑,我的奔雷剑诀威力何止翻倍?”钟岳心中暗道。

    “你现在只是祭魂剑中而已,用来杀普通的猛兽足够了,用来对付水清河这样的小鬼便还差得远了。水清河的精神力比你强,魂兵估计也不比你逊色,与他交手,你的输面颇大。”

    薪火变成一朵小火苗,飞落到龙鳞剑上,没入剑身中,站在钟岳魂魄之上:“这口剑还算是不错,可以保护你的魂魄,不至于被人打碎龙鳞剑而魂飞魄散。这口剑的韧度刚度都算是上上之选,只要不是炼气士,都休想打碎它,与其他魂兵碰撞时,也就不用担心魂魄死亡了。”

    “魂兵一碎,人也随之死亡?”钟岳不由悚然,失声道。

    “这是自然。祭魂魂魄,用魂兵去战斗,最怕的便是魂兵被打碎。因为魂魄是祭在魂兵之中,若是魂兵碎了,魂魄也会随之碎掉,主人也就死了。”

    薪火在他肩头坐下,道:“所以魂兵这等东西,不用则已,要用就用最好的,否则魂兵一碎便是魂飞魄散的下场!你看那些上院的小土鳖,屁都不知道,他们的魂兵多是粗制滥造的魂兵,一碰就碎,还敢祭起魂兵战斗,分明是提着人头去招摇!”

    钟岳心头微震,上院弟子中的确有不少弟子,遇到战斗便祭起魂兵,对魂兵的依赖很大,没想到在薪火眼中,都是在找死。

    “你的这口剑还算是不错,只要不是炼气士,击碎你这口龙鳞剑并不容易,与上院弟子相争,尽可以祭出。”

    薪火郑重道:“当然,遇到炼气士的话,你还是能躲多远便躲多远,否则炼气士斩了你的龙鳞剑,便会连你的魂魄一起斩掉!魂兵,只是剑气的替代品,修为尚低时的无奈之举罢了。剑气不但攻击力远胜魂兵,而且要比魂兵安全许多……好,继续往上飞,去高空练剑!”

    龙鳞剑立刻向高空冲去,半空中剑光带着滚滚雷音,没过多久便飞上万丈高空!

    钟岳魂魄向下看去,只见群山低矮,变得小了许多,但是在一旁,剑门山如同一口巨剑,依旧高不可测!

    钟岳驾驭龙鳞剑飞了片刻,只觉精神力有些难以支撑,他的精神力尚有节余,但是精神力的强度却不足以支撑如此长的距离。

    而飞了这么远,剑门金顶依旧高耸在不知多远的上空,似乎遥不可及。

    “就在这里吧。”

    薪火向外看去,道:“这里便是高空雷霆地带。高空中有烈阳、罡风,以及含而不发的雷霆,烈阳如火,罡风如刀,魂魄到了高空之上,就会烧死,就会被风吹杀。烈阳和罡风算不得特别危险,但雷霆就厉害了,雷霆会感应到你的魂魄,到了高空,雷霆自生,便会劈你,将你劈杀!”

    “雷霆会主动劈我?”

    钟岳心中骇然:“我不去招惹雷霆,也会劈我?”

    “魂魄没有与灵结合之前,是阴性,而雷则充斥阳刚,阴阳遭遇,便会相互吸引,所以魂魄上了高空便会遭雷劈。”

    薪火道:“这就像是男和女,男人碰到女人便想凑上前去。你从前修炼奔雷剑诀,只是精神力观想出的雷霆,是假雷,阴雷,而自然中的雷则是阳雷,威力比阴雷大了不知多少倍!这里的高度刚刚好,雷霆还不是如何剧烈,非常淡薄。你修炼奔雷剑诀,正好可以借这里的雷霆修炼,用雷霆来淬炼你的魂魄、精神和魂兵……小心,雷霆来了,快观想燧皇!”

    龙鳞剑四周,只见滋滋啦啦的电光闪现,电光越来越多,汇聚在一起,半空中如同突然多出许多雷蛇,在云朵间游来游去,很是惊人!

    越来越多的电光汇聚起来,大蛇吞小蛇,越来越大,空中也隐隐出现了雷音!

    钟岳心头一震,只觉自己的魂魄仿佛被什么东西锁定,魂魄竟然生出了畏惧之感,连忙观想火纪宫燧皇。

    精神力在龙鳞剑内构建火纪宫,而钟岳则身化龙首人身龙尾的燧皇,顿时只觉畏惧之心不翼而飞。

    轰隆!

    雷音大作,一声巨响传来,但见一道雷霆平平劈来,龙鳞剑根本来不及躲便被雷霆劈中,一股难以想象的威能霎时间充斥龙鳞剑!

    龙鳞剑中,钟岳的魂魄被劈得焦黑一片,甚至连他观想出的火纪宫燧皇都被劈得乌黑,魂魄似乎要变成焦炭碎掉一般!

    他的精神力几乎被劈散,生出一种无比剧烈的疼痛,雷音响起,那种震动仿佛要将他震散!

    “全力观想,不要分心!”

    薪火站在他的肩头,居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面色紧张道:“分心你就死了,魂飞魄散!”

    钟岳咬紧牙关,忍住那股要将自己撕裂般的疼痛,竭尽所能凝聚精神,观想火纪宫燧皇,只见他的魂魄被劈焦之处立刻开始复原,有如老树回春。

    轰隆!

    又是一道雷霆劈来,钟岳魂魄刚刚复原便又几乎被劈碎,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感再次袭来!

    薪火丝毫也不担心,笑道:“放心的咬牙,你只是魂魄咬牙,若是身体也这般咬牙,你满口牙都会被你咬碎。第一次死不了,第二次就也死不了,继续修炼,不要放松!”

    “疼……”钟岳咬牙道。

    “很疼吗?”

    那朵小火苗有些心虚道:“我从前教导过的纯血伏羲神族,从来不叫疼……”

    钟岳咬紧牙关坚持,不断观想,短短半个时辰,便有二十多道雷霆劈在龙鳞剑上,即便是薪火也吓了一跳,心道:“我从前教导过的纯血伏羲神族,第一次被雷劈的时候,也没有坚持这么长时间,早就疼得嗷嗷叫坚持不下去了,这小子居然还在坚持……”

    钟岳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已经疼得快要麻木过去了,那雷霆还是不断涌来,咔嚓咔嚓的向他劈去。

    不过渐渐的,钟岳好像也没有那么疼了,他的精神力强度在增加,魂魄也变得更加坚韧,更加伟岸,能够承受住这等程度的雷霆轰击!

    甚至,他的魂魄和精神力中,竟然也有一丝丝雷霆电光在闪动。

    突然,钟岳“看到”距离自己数百丈远的地方,一位秀气的少女坐在半空中,也有一道道雷霆不断向那少女劈去,那少女没有魂兵保护,直接被雷霆劈在身上,身躯盘坐岿然不动!

    “这个女孩看起来年岁不大,竟然这般厉害!”

    钟岳心念微动,龙鳞剑向那少女飞去,那少女张开眼睛,好奇的打量龙鳞剑一眼,笑道:“这位师兄也在淬炼魂魄?你疼不疼?”

    “刚才还有些疼,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

    钟岳的魂魄从剑中露出头,笑道:“师姐怎么称呼?”

    “我是丘坛氏,名叫丘妗儿。刚才那雷霆劈得我也受不了,几乎昏死了过去。”

    那少女竭力忍住痛,道:“师兄怎么称呼?”

    钟岳看到雷光劈来,连忙回到剑中,道:“钟山氏,钟岳。丘师姐的修为好厉害,我便不敢直接用魂魄抵抗雷霆。”

    丘妗儿笑吟吟道:“钟师兄,我看你年纪好像比我长一些,还是叫我师妹吧。”

    两人聊了片刻,各自有些累了,钟岳笑道:“丘师妹,我们明日再见。”

    丘妗儿点头,魂魄飞去,钟岳看了看,眼睛不由直了,只见那丘妗儿竟然向剑门山一座灵芝般山台上的大殿飞去!

    “那里是炼气士居住的地方,她怎么……”钟岳失声道。

    薪火纳闷道:“她就是一个炼气士,你没发现吗?”

    钟岳额头冒出冷汗:“刚才她叫我师兄,我叫她师妹……一个炼气士叫我师兄,我觉得压力好大……”

    “赶明儿你成为炼气士,修为超越她,这个师兄不就坐实了吗?”

    薪火笑眯眯道:“不过你需要多多努力才是,因为这头名叫丘妗儿的小母牛不简单,是天生的灵体,与方剑阁的资质不相上下。这样的家伙修炼起来,速度快得像发疯的小母牛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