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至尊 > 第五十三章 同归于尽

第五十三章 同归于尽

    城边空中那位炼气士惊叫,忍不住便要出手。

    刚才钟岳被两千道水莲剑气射中,他便已经忍不住要出手救走钟岳,此刻钟岳的龙鳞剑来到“水清妍”眉心,又让他忍不住要出手救走“水清妍”。

    双方的攻守之势变换得太快,即便他是炼气士也不禁有些手忙脚乱,一颗心咚咚乱跳。

    “钟山氏的魂兵速度太快,我来不及阻挡。”那炼气士额头冒出细密冷汗。

    龙鳞剑即将要刺入水清妍眉心的一刹那,突然只见水清妍鬓角发丝上挂着的剑茧嗤嗤转动,剑丝终于抽出,这口细如蚕丝的宝剑舒展开来,竖剑便向下切去。

    叮。

    龙鳞剑的剑尖断去,短了一寸,那剑丝唰唰唰缠绕,向龙鳞剑上缠去。

    城边空中的那位炼气士又一次惊叫,准备去救钟岳,因为钟岳这一击,将自己的魂魄祭魂在魂兵之中,如果龙鳞剑被毁,他的魂魄也同样被毁掉。

    他还未来得及出手,便见钟岳双臂一振,龙血剑匣飞起,龙鳞剑瞬间止住前刺之势,化作一道流光,在剑丝将这口魂兵搅碎之前,刷的一声落入剑匣之内。

    “反应这么快?”那炼气士吓了一跳,心脏几乎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龙血剑匣闭合,那剑丝也跟随着龙鳞剑向前刺去,如同长线一抖,抖得笔直,直刺钟岳眉心,要将他一剑刺穿,只要将他刺穿,向下一剖,钟岳势必被切成两片!

    钟岳身躯猛地下坠,向地面坠去,而“水清妍”的身躯也在同时坠落,剑丝在空中闪烁不定,向钟岳追杀而去。

    两人一前一后落地,而在此时,那座广宇高楼这才彻底坍塌得一干二净。

    “水清妍”步步紧逼,没有手持剑丝,剑丝在她身遭纵横辟阖,来去如电,任何人也休想轻易间抓到如此之纤细的剑丝,她是以魂魄祭魂剑丝之中,精神力催动剑丝,可以让剑丝去任何地方,变化成任何形态。

    钟岳很早就意识到,剑气以细小多变为威力,并非是越大威力越强,因此他炼成的龙骧剑气便务求小巧多变,因此他深知这剑丝的厉害之处。

    越细小,越危险,但同时对精神力的要求也就越高!

    这剑茧剑丝如此之细,对精神力的要求也高得变态,不过对手是占据水清妍身体的天象老母,她的精神力绝对是变态级别!

    面对这等无坚不摧的剑丝,钟岳只能后退避让,边退让边爆发自己的精神力,化作雷霆剑气,空中蛟龙飞腾,不断向“水清妍”杀去,寻找机会。

    与此同时,他如同一尊蛮神,足踏双龙,臂绕双龙,腿缠双龙,将自己的体力爆发到极致。

    嘭——

    一座神庙厚重的墙壁被他的后背撞出一个人形大洞,钟岳退入神庙之中,只见一道道雷霆剑气如同细小的蛟龙从人形大洞中飞出,向紧随在后的“水清妍”杀去!

    嗤——

    微不可查的剑光在空中闪过,只见神庙墙壁被削飞一大片,呼的一声飞到神庙中,撞在黄铜柱子上,半空中钟岳精神力所化的雷霆剑气也一道道被切开。

    剑茧剑丝的锋利程度,可见一斑!

    “水清妍”迈步走入神庙,钟岳已然神庙铜柱连根拔起,抡起铜柱挥舞如风,狠狠扫来。

    剑丝嗤嗤作响,瞬息间缠绕在铜柱上,铜柱尚未扫到水清妍,前面一半铜柱便被切成无数快。

    剑丝猛然抖得笔直,刷的一声从铜柱中心穿过,钟岳眉心闪过一道血丝,在剑丝即将切入他的头骨的一瞬,向后跃去,精神力卷起一尊高达十多丈的巨型神像,向水清妍砸下。

    “水龙绞!”

    一头头水龙浮现,将神像生生搅碎。

    “水清妍”步步紧逼,两人在这神庙中大大出手,剑光纵横,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这座巍峨的神庙崩塌,只见两道人影纵横如飞,从尘土和飞扬的乱石中杀出,冲入另一座高楼之中。

    轰隆——

    巨响传来,没过多久那座高楼也是轰然崩塌。

    终于那城边空中的炼气士忍耐不住,飞入城池之中,向下看去,只见下方一座座神庙一座座高楼轰然崩塌,如同两只大怪物在大打出手一般,着实惊人。

    “还在打,还没有分出胜负?”

    那炼气士面孔有些扭曲,这幅场面让他心惊肉跳,但是却偏偏看不清实况,嘀咕道:“随时都可能死人,只是不知道死的是哪个……这两个变态!”

    突然,他脸色微变,只见广宇高楼轰隆隆崩塌,而在不远处却有虞正龙与南镇大打出手,这两位上院弟子一个是有虞氏培养的核心弟子,一个是南麓氏培养的核心弟子,实力都极为强大。

    两人围绕一座楼宇团团飞行,精神力化虚为实,化作鱼龙,化作山峦,杀得难分难解。

    “闪开!”

    那炼气士用力挥手,高声道:“快闪开!”

    虞正龙和南镇战斗正酣,闻言都是微微一怔,不解其意:“怎么回事?”

    两人刚刚想到这里,突然下方传来剧烈的震动,仿佛有两头巨兽撞到这座楼宇之上,让楼宇晃动不休,两人匆忙间看去,只见一道道剑气如同毒龙大蟒搅动,密集无比,霎时间便将这座楼宇的底层扫塌大半!

    而在此时,又有一道微不可查的剑光闪动,长达二十丈的剑光攻击速度快得无法想象,顷刻间楼宇二十丈范围之内便被切碎成渣!

    而虞正龙与南镇,正是在这二十丈之内。

    两人头皮发麻,剑光闪动,让他们甚至感觉到死亡的气息降临。

    突然一股大力涌来裹住两人便向高空飞去,与此同时一柄雨伞状的魂兵打开,挡住下方的剑光。

    只听嗤嗤嗤的声响传来,那雨伞被切碎成渣,上空抓住虞正龙和南镇的是一位女炼气士,一脸肉疼,显然是她的魂兵被毁,好在她知道那剑光凶猛所以没有祭魂其中,否则魂魄都会被削成碎片。

    “十凶兵中的剑茧?”

    女炼气士惊呼,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失声道:“谁祭起剑茧?难道是水涂氏的人?谁又有这个本事与剑茧争锋,到现在都没有被斩杀?”

    “就是那个得罪了田风氏和水涂氏的钟山氏弟子,好像叫做钟岳的,与他交手祭起剑茧的,是水涂氏的水清妍。”

    负责看护钟岳的炼气士连忙飞来,苦笑道:“我已经让人去请长老前来,长老若是再不到的话,我便要被他们吓死了。咦,长老来了!”

    海面上,一位长老御风而来,飞速向这座海上城池接近。

    下方,钟岳微微皱眉,立刻感觉到“水清妍”的攻势变得无比猛烈,显然是想在长老到来之前,将他这个可能知道自己底细的人斩杀!

    “我也要在长老到来之前,将你斩了!”

    钟岳目光闪动,背后龙血剑匣突然飞起,嗒的一声剑匣开启。

    “去!”

    钟岳低喝,只见剑光闪动,剑茧剑丝在半空横扫,如网一般,“水清妍”意图很简单,那就是在龙鳞剑出窍的一刹那,将龙鳞剑搅碎,连同钟岳祭在剑中的魂魄一起搅碎,不给他留下任何生机!

    不过这一搅,却搅了个空,龙鳞剑并未飞出。

    钟岳哈哈大笑,伸手重重一拍,龙血剑匣狠狠向前撞去,趁着“水清妍”击空的一瞬穿过剑茧剑丝的大网,直奔水清妍而去!

    “终于开始困兽之斗了吗?”

    “水清妍”冷哼一声,剑茧剑丝一端斩向钟岳,一端斩向龙血剑匣,钟岳大吼,观想雷霆龙骧,只见一头长达数十丈的龙骧出现,龙爪扣住地面,猛地一掀,大地抖动,被掀起方圆六十丈大小的一块土地,呼的一声迎着剑茧剑丝飞去。

    剑光闪烁,这块空中飞行的大地顿时被削开一个大洞,而在此时钟岳趁机跃起,脚踩那块向前飞去的大地,快速奔行,绕过剑丝攻击,向“水清妍”飞扑而去!

    而在此时,龙血剑匣被另一端剑丝斩得裂成两半,剑匣裂开处,龙鳞断剑激射而出,向“水清妍”刺去!

    “不知死活。”

    “水清妍”反而露出一丝笑意,看着激射而来的龙鳞断剑和飞扑而来的钟岳,剑茧剑丝卷动,斩向龙鳞断剑,嗤嗤嗤几声便将龙鳞断剑切得粉碎。

    随即剑茧剑丝转向,闪电般向钟岳斩去!

    “死!”

    “水清妍”和钟岳同时暴喝,剑茧剑丝斩向半空中的钟岳,让他无路可逃,剑丝两端前后夹攻,后端切开空中飞行的大地,直奔钟岳后心,前端已经化作斩落的刀式,来到钟岳的头顶,切破他的头皮,斩入头骨,只差一线便可以从他的头骨切下,将大脑切开!

    而在此时,分为两半的龙血剑匣已经射至“水清妍”身遭,从她两旁飞过,突然左侧的半边剑匣中一道炽烈火红的剑气激射而出,正是龙骧剑气,斩在“水清妍”的脖颈之上!

    那道龙骧剑气锋利无匹,切在少女的脖颈上如同切豆腐一般,皮肤肌肉一划即破,随即切入少女的骨骼!

    而钟岳后心一疼,感觉到一道剑丝刺破自己的后背,向自己的心脏刺去。

    “我要死了么?好在我死了,天象老母也活不了……”

    钟岳心中一片宁静,又有些疑惑:“薪火总是担心我的安危,怎么这次没有在我临死前借用我的身躯躲过这次杀劫?难道他睡着了……”

    ————全书完……开玩笑啦,真的是开玩笑啦,别下架!千万别下架!我错了,我向你们磕头赔罪,还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