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至尊 > 第五十七章 清白

第五十七章 清白

    有虞氏大长老的脚步渐渐接近,钟岳的一颗心也越来越沉:“薪火,难道你不能躲藏起来,不让大长老发现?”

    “我倒可以躲起来,这老小子想来也发现不了,但是你识海中的兽神内丹可躲不了!”

    薪火冷笑道:“岳小子,先不说兽神内丹的吸引力是何等之大,难保这些家伙不会动心。就算这老小子不动心,也会怀疑这兽神内丹中藏有兽神的灵,如果要证明里面没有灵,唯有将兽神内丹从你识海中挖出来,打碎这枚内丹验证。嘿嘿,这等宝贝儿贵重得很,如果损毁了,到哪里去寻第二枚?还有,你得到兽神内丹的消息传出去,你就死定了!”

    钟岳心中一怔,薪火这话并没有任何夸张,他得到兽神内丹的消息如果传出,的确死定了!

    妖族陷空城两大岛主巨擘率领上前妖族炼气士的精锐前往兽神岭,结果死得一干二净,甚至连两大妖岛的图腾图灵都死在封印之中,两大岛主遭到重创,被方剑阁等人追杀数万里!

    如果兽神内丹落在钟岳这个小小的人族手中的消息传出去的话,妖族巨擘震怒,他距离死期就不远了,而且是必死无疑,剑门都护不住他!

    从剑门让出兽神岭一事来看,钟岳毫不怀疑消息走漏之后,剑门的高层会将他卖给妖族换来宁事息人!

    “只有杀出剑门这一条路可走了吗?”他看着走向自己的有虞氏大长老,心中黯然道。

    “放心,就算人族只剩下你一个人,你也可以劫掠其他种族美女,繁衍出一个种族出来!”

    薪火安慰道:“这事,我在行,我曾经指点许多代的薪火传承者如何劫掠各族美女,繁衍后代。”

    “薪火,杀出剑门可以,但是不要引爆魔魂。”

    钟岳心中一片昏暗,低声道:“我不想成为大荒人族的罪人。”

    “好。”

    薪火杀气腾腾道:“不过这剑心殿中所有人都必须死,否则我们逃不出这座剑心殿!”

    “难道注定我要大荒的叛徒了吗?”钟岳感觉到心脏仿佛被大山压住,有些无法喘息。

    剑门九大长老如果葬身在这座剑心殿中,他必然会被剑门追杀,成为剑门的叛徒,或许永远都无法回归大荒了!

    有虞氏大长老终于走到他的跟前,微笑道:“钟山氏,开放你的识海罢。”

    钟岳点头,开放自己的识海,漠然道:“大长老请。”

    有虞氏大长老身后浮现自己的灵魂,他的灵和魂魄结合,已经化作鱼龙元神,摇头摆尾,便要游入钟岳的识海之中。

    却在此时,突然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震动,传入剑心殿中,笑道:“几位长老且慢,钟山氏清白得很,无需再查了。”

    有虞氏大长老的魂魄停住,剑心殿中其他八位长老各自皱眉,向殿门前看去,只见殿门开启,一位老者快步走入殿中,连喘几口粗气,笑道:“钟山氏清白得不能再清白,几位长老不用查了!”

    “蒲老先生?”

    钟岳心中一怔,只见闯入剑心殿的这老者正是庭蓝月等人的老师蒲老先生,老先生气喘吁吁,显然经过一阵快速赶路。

    “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疑点众多,为何蒲老先生说我清白得很?”钟岳心中纳闷。

    “蒲老弟为何这样说?”

    水子安皱眉道:“钟山氏身上有诸多疑点,不加以详查,将来必然会成为我剑门的心腹大患,那时悔之晚矣!”

    雷湖氏长老冷冷道:“不错。魔墟、兽神岭,哪个嫌疑他都无法洗清!如果想证明他的清白,须得拿出让我们长老会都信服的证据!”

    蒲老先生连忙看向钟岳,跺脚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把证据拿出来?”

    钟岳茫然道:“蒲老,什么证据?”

    蒲老先生没有好气道:“就是你身上的那块剑牌,丘坛氏小丫头给你的那块。你早点拿出来,便没有现在的事情了!快点取出来,让诸位长老看看!”

    “丘妗儿师妹给我的那块剑牌儿?”

    钟岳更加惊讶,丘妗儿将这块剑牌儿给他,这事情只有他与丘妗儿知道,蒲老先生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他来不及多想,立刻将剑牌儿取出,蒲老先生连忙抢过去,送到有虞氏大长老手里,笑道:“这就是证据,有了这块剑牌儿,他的一切匪夷所思的遭遇都可解释。”

    有虞氏大长老将信将疑,细细打量剑牌,猛然心中凛然,将剑牌交给雷湖氏长老,道:“这剑牌蕴藏的剑意……”

    雷湖氏长老细细打量剑牌,脸色剧变,将剑牌递给桃林氏长老,道:“很像!”

    桃林氏也是变了脸色,捧着剑牌送到下位长老手中道:“确切无疑。”

    一位位长老传阅剑牌,脸色都是剧变,纷纷点头道:“若是有这剑牌的话,的确可以解释他为何可以在短短时间内修为突飞猛进。”

    “也可以解释他为何能从魔墟和兽神岭活着回来!”

    “原来如此。”

    水子安长老打量剑牌,将剑牌儿还给蒲老先生,哭笑不得道:“蒲老弟,为何不让他早点拿出来?害的我还提议宁杀错莫放过这个馊主意。不过这剑牌怎么会这么快便送出来?是否有些莽撞和轻率了?”

    钟岳惊讶莫名,浑然不知这块剑牌儿有何能耐,让这些长老突然间换了一副脸色:“这块剑牌儿是妗儿师妹送给我的,让我学习上面的庚金剑气,妗儿师妹明明说庚金剑气人手一份,几乎所有的炼气士都修炼了这门功法……”

    蒲老先生呵呵笑道:“他也是无意中得到这块剑牌儿,又不知道这剑牌的来历,剑牌儿的主人倒是知道牌子落在他手中,又得知你们在查他,所以赶紧让我前来,免得你们手脚太快把他干掉了。”

    有虞氏大长老收回自己的灵魂,哈哈大笑道:“恭喜恭喜,我剑门又得到一个人才!钟山氏,今日起,你便是我剑门的内门弟子了,这是你的内门弟子腰牌,你去上院收拾东西,早点去内门报道。”

    钟岳收了腰牌,心中一片茫然。

    雷湖氏长老上前,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头,嘿嘿笑道:“刚才有没有被我们几个老鬼吓尿了?若是被吓尿也别害羞,当年老子就曾经被人吓尿过!剑牌你也收好,这东西珍贵得很,还是头一次传授给别人,千万不要遗失了。奇怪,老家伙怎么会把这块剑牌送给你,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不知道要多眼红……”

    “老家伙?”

    钟岳愕然:“妗儿师妹年纪好像不大的样子,怎么会被称为老家伙?是了,他们说的不是妗儿师妹,而是将剑牌交给妗儿师妹的那人!这人是谁?”

    蒲老先生将剑牌儿塞到他的手中,笑道:“你不要怪诸位长老,诸位长老严查你也是不知道你得到了这块剑牌儿,他们也是为了我剑门的前程着想。上院不是你住的地方了,回去收拾收拾,到内门来。等你安置好了,便可以前去灵空殿,得到我剑门最强的灵成为炼气士了。”

    钟岳愈发茫然,收好剑牌,道:“蒲老,这剑牌的主人是?”

    蒲老先生摇头道:“人家不说,我也不敢多说。你只要知道,这剑牌非同小可,那就可以了。”

    钟岳走出剑心殿,心中越来越纳闷:“这剑牌儿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九位长老见到剑牌都好像吓了一跳的样子?妗儿师妹将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让我平安度过这次劫难,不知道她如今在何处?这么珍贵的东西,还是早点还给她……”

    剑心殿中,气氛突然变得有几分诡异,过了片刻,虞长老缓缓摇头道:“原来是门主的传人,这么说来这个钟山氏在魔墟、兽神岭和无禁忌对决中的表现都可以解释了。门主的大自在剑气,的确可以让他的修为突飞猛进。”

    雷长老点头道:“我雷湖氏的雷霆淬魂法,也一定是门主传授给他的了。”

    桃林氏的女长老笑道:“他还炼成了龙骧剑气,对与修炼大自在剑气的人来说,并不算出奇的事情。”

    “只是门主这么快便将大自在剑气传授出去,难道这个钟山氏的资质,比风无忌、方剑阁这等天生灵体还要高?”南麓氏长老疑惑道。

    “蒲老,钟山氏应该是个普通人吧?”

    水子安也是纳闷,道:“门主为何会选他为传人?你与门主关系莫逆,应该知晓一二吧?”

    蒲老先生呵呵一笑,转身离开,道:“我只是门主的老仆,哪里知道门主的心思?不过门主此举,一定大有深意。”

    几位长老都是大皱眉头。

    “门主,太轻率了……”

    水子安长老摇头道:“风无忌、方剑阁、雷洪、君思邪乃是我剑门四大年轻高手,最有望成为下任门主的人,连他们都没有得到大自在剑气,门主就这样传给了一个外门弟子,只怕他们会不服啊。”

    “刚才蒲老说门主一定大有深意,你们说到底是什么深意?”

    几位长老皱眉苦思,却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蒲老离开剑心殿,来到剑门金顶,走入一片花园中,向池边垂钓的老者笑道:“老仆已经将事情办妥了。门主,那钟山氏恐怕的确有些猫腻,为何门主不让长老会细察?”

    “钟山氏虽然有秘密,但我剑门中哪个人又没有秘密?不过,他并不是天象老母,也不是兽神。”

    那老者形容枯槁,面上弥漫着浓郁的死气,悠然道:“这大自在剑气原本是我给丘坛氏的小丫头治病之用,结果丘坛氏的小丫头没有看出其中奥妙,反倒被他看出,这说明他与我有这个缘分。你知道吗?我借剑牌感应到他从剑牌中参悟出的剑气时,有多么惊讶么?”

    他枯槁的脸色浮现出一丝病态的红润,咳嗽道:“当年我师尊传授我大自在剑气,我用了一个半月时间参悟,才炼成第一道剑气。而他,用了半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