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至尊 > 第六十八章 一腔热血

第六十八章 一腔热血

    三日之后,钟岳的外表开始变化,变成人身龙首,相貌清奇。

    他的身材也变得很是高大,身高丈余,显得有些清瘦,将那口丈七的獠刃背在身后,獠刃装了一个木把手,长有三尺,人与刀显得很是飘逸出尘,不像是大荒的人族,而像是龙族的少年。

    而今是冬季,大荒外已经是大雪连天,钟岳用精神力从水涂氏族那里盗来一些貂裘和兽皮穿在身上,被他盗的那户人家应该是水涂氏中的富有人家,貂裘和兽皮打理得极为精致,穿在钟岳身上显得极为贵气。

    尤其是他如今是龙首人身,脖子间绕着一条雪白的白裘,更是显得富贵。

    他之所以没有完全变回从前的模样,还是因为他体内的兽神精气太多,而兽神内丹又在不断散发兽神精气,兽神内丹又是藏在眉心识海之中,因此头颅还无法变回人首。

    而现在,他已经来到大荒与陷空城之间的缓冲地带,大原荒地。

    这里一望无际,乃是一片荒凉空寂的平原,人迹罕至,冰雪覆盖枯草,下面则是冻土层。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多是生活在山边和水边,以捕猎打渔为生,至于平原无论人族还是妖族都不屑于去占领。

    在妖族和人族的眼中,平原是贫瘠之地。

    钟岳倒是听一些炼气士说过,人皇曾经大规模推广五谷,要人族走出深山到平原种植五谷,只是五谷长得是什么样子大荒中无人知晓。

    大荒实在太偏僻了,连是否有人皇都是传说,从未有人证实过。

    连续三天时间,他都没有遇到任何一个妖族或者人族,可见大原荒地实在荒凉无比。

    “薪火,距离传送阵还有多远?”钟岳迈步而行,脚步跨出,便是十几丈远,看似闲庭信步,但速度却快得吓人,问道。

    这三日,他已经走出了上万多里,薪火对传送阵的感应也越来越清晰,如今已经可以判断出传送阵的距离。

    “以你现在的脚力,到传送阵估计也仅仅是四五天的时间。”薪火道。

    “四五天么?”

    钟岳放下心来:“也就是一万多里道路。咦,这是什么?”

    前方大地裂开,如同被利剑从高空斩落,斜斜切了一道,留下一个巨大的裂缝,裂缝中已经积蓄了一些冰雪,但还可以看出两壁光滑无比!

    钟岳站在这条险峻的裂缝边缘,只见这道剑痕长达三里左右,犀利无比,仿佛是巨人持剑重重一劈留下的痕迹!

    而在这道剑痕的不远处,还有一些脚印,巨大的脚印如同一个个小池塘,里面蓄了些积水,已经结冰,不知是什么巨兽留下的痕迹。

    到了前方,钟岳心头一跳,空气陡然变得湿润无比,滋滋啦啦的电光弥漫在空气中,被湿润的空气传导,似乎要组成一种种雷纹图腾一般,而四周则是一片焦黑,仿佛被巨人手持雷霆在此战斗过一般!

    如今是寒冬,空气干燥没有一丝水分,即便有水也会被冻成冰渣,而这里的水气湿润,应该是雷纹加热了附近的空气,雷纹经久不散,显然是一位实力极为强大的炼气士在此战斗,引动的雷霆残留至今!

    “这是……雷湖氏炼气士的神通!是了,刚才那巨兽的脚印,是方剑阁的那头巨龟负山所留,而那道剑痕,则是方剑阁的那道瑰丽剑气!”

    钟岳心头微震:“这里好像是我剑门四大年轻高手,阻击陷空城两大妖族岛主之地!算起来,他们出去阻击两大妖族岛主,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之久,不知道我剑门四大年轻强者,是否将那两位妖族巨擘留下?”

    他心中十分好奇,方剑阁、风无忌、雷洪、君思邪,这四人追杀硫磺岛主烟云生和锦绣岛主秀天辰,应该是一件大事,为何至今都没有消息传到剑门?

    “若是他们得手,铲除硫磺岛主和锦绣岛主,剑门上下肯定一片轰动,无人不知。若是他们失手,也不会连一个消息都没有传出。除非……”

    他眼睛一亮,低声道:“他们四人还在追杀硫磺岛主和锦绣岛主!”

    钟岳抬头四下看去,四周一望无际,心道:“这里距离陷空城也就是几万里的路程,以我的脚力十几日便能赶到,那两位岛主乃是妖族巨擘,是与我剑门门主同等的存在,到现在都没能闯出大原荒地,说明他们的伤势极重,无法摆脱我剑门四大年轻高手!”

    而两大岛主之所以遭到重创,还与他有着莫大的关系,若非钟岳在薪火的指点下将兽神封印修补完整,这两大妖族巨擘岂能受伤?

    之后几日,他看到更多的战斗痕迹,不仅仅有方剑阁和雷洪,还有君思邪和风无忌,这两大年轻高手也来到大原荒地。

    钟岳甚至看到平原之中突然多出千百根石柱,石柱高达六十余丈,笼罩方圆百里之地,上面绘刻着种种复杂至极的图腾纹,雕龙画凤!

    这千百根石柱突兀的耸立在荒原中,组成一座凌厉至极的杀伐大阵,不知是四大年轻高手中的哪位所留。

    不过在这座大阵中,肯定将两大岛主之一困住许久,经历了一场血战,这些石柱断裂了大半,还有不少石柱上的图腾纹被震碎,大阵的一切威能都被毁去,百里之地变成了一个狼藉不堪的战场,四处留下战斗痕迹。

    “剑门四大年轻高手,每一人都非常了不得!”钟岳心中暗赞。

    四天之后,钟岳沿途上遇到许多村落,炊烟袅袅,居然是人族部落,让他十分好奇。这里距离妖族的领地已近,居然还能看到人族部落在此繁衍生息。

    不过人族部落多了起来,路途上遇到的妖族也渐渐多了起来,他在赶路途中便见到几位妖族炼气士驾驭妖风妖云在天空中飞过,这片大原荒地中偶尔也有一两座山峦,山中出现妖气,应该是妖族炼气士所居之地,相比荒原,山中则要富饶许多。

    “不是说人族在大荒外无法生存吗?怎么这里还有不少人族的村落?”

    钟岳路过一个村落,只见这部落规模不大,约有两千多人口,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养着些猪羊鸡狗。

    那些人族见到他走过,脚步变慢,一个个露出惊恐之色,躲在破草庐下胆怯的看着他。

    钟岳心中纳闷,这才醒起自己如今是龙首人身,看起来与龙族差不多的样子,被这些人误以为是妖族。

    想来这里的人族被妖族欺压已久,见到他到来这才会如此恐惧。

    “老爷是路过吗?”

    一位部落族长模样的老者慌里慌张迎上前来,陪笑道:“老爷想吃些什么贡品?生的还是熟的?”

    钟岳笑道:“老丈……”

    那老者连忙跪伏在地,战战兢兢道:“老爷折煞我了!”

    钟岳纳闷,道:“我这几日赶路,风餐露宿,若是能赠予些熟食……”

    那老者连忙起来,陪笑道:“老爷稍等,贡品稍后便会献上……来人,快来人,把老三家的女儿牵过来!老爷稍候,老爷稍候……快点牵过来,让老爷看看脸!若是老爷满意的话,便给老爷做熟了送上来!”

    一位相貌憨厚的中年男子牵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点头哈腰上前,那少女噙着泪还有些胆怯的看着钟岳。

    那老族长陪笑道:“老爷,这个还满意吗?若是不满意的话,我村里还有干净的姑娘……”

    钟岳木然站在那里,一旁的人族青壮和妇孺战战兢兢,不敢出声,过了片刻,钟岳徐徐吐出一口浊气,道:“来往的妖族,你们都要献贡吗?”

    那老族长低头,道:“这方圆五百里都是隼老爷的底牌,我们就是隼老爷养的牲口,隼老爷好客,曾经发话下来,说但凡事路过的妖族,我们都要用心招待,让过路的老爷吃好喝好。”

    钟岳沉默,所谓的“吃好喝好”,恐怕便是将这些人族当成牲口祭牲给那些路过的妖族炼气士。

    “好客?嘿嘿……”

    他心中生出一种无法压制的悲愤,过了良久,舒了口气道:“你们知不知道,在西方两万里之地,有一个人族圣地名叫剑门,剑门统治十万里大荒。在那里,你们可以不用被吃掉。”

    那老族长露出惊恐之色,连连叩首,道:“老爷,小老儿不敢逃,不敢逃呢!”

    其他人也纷纷跪下,诚惶诚恐,那位被当成祭牲的少女怯怯道:“两万里……谁能走过去啊……”

    钟岳醒悟过来,为何这些人族不敢逃走?还是因为大荒太远了,对于他来说,两万里地也就是走上七八天时间,但是换做这些拖家带口的普通人恐怕要走上几年的时间才能走到大荒,而且路途上没有饮食,不知要死多少人!

    况且,妖族也并非是吃素的,若是发现这些人逃走,恐怕这些人连百里都走不到,便会被愤怒的妖族炼气士追上!

    “岳小子,这些人你帮不了他们。”

    识海中,薪火的声音传来:“堂堂的伏羲神族,天帝的后裔,如今竟然已经没落到被妖族当成粮食的地步,真是可叹……”

    钟岳漠然,过了片刻,涩然道:“薪火,我们人族真的是伏羲的后裔吗?”

    “绝对是!”

    “我们的祖上建立了这个世界最为辉煌的文明,我们的祖上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种族的天帝,我们体内流淌着这个世界最为高贵最为骄傲的鲜血,为何我们会沦落到被妖族欺凌的地步……”

    钟山氏的少年落泪,缓缓闭上眼睛,喃喃道:“为何没有人去改变这一切?为何没有人还记着我们从前的昌盛,从前的荣耀?为何变得这么麻木?是我们心中的血冷了吗……可是我为什么感觉到,我心中流淌的血,还是热的?热的发烫,热得想要沸腾!”

    那些人族战战兢兢的看着这位落泪的“老爷”,心中惊恐万分。

    过了片刻,钟岳张开眼睛,木然道:“隼老爷在哪里?”

    ————为我们祖上的荣耀,心头的热血,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