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至尊 > 第八十三章 锦瑟无端

第八十三章 锦瑟无端

    君思邪咬牙切齿,只见没多久那少年便将自己的魂兵琴弦拆下来。琴弦是一条剑丝,经过君思邪的千锤百炼,锋利无匹,其中内蕴剑气,威力极强!

    钟岳取下琴弦,精神力涌入琴弦之中,只见这道琴弦缓缓展开,共有三十丈长短,但是随着他的精神力继续注入,只见琴弦变得更细更长,没过多久便延伸到百丈远近,而且还可以继续延长!

    “君师姐这琴弦,与剑茧剑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钟岳赞叹,心念一动,只见细如蛛丝的琴弦在空中无声无息游动,快如闪电,但却没有一丝动静和声息,令人防不胜防。

    “十凶兵之一的剑茧?”

    君思邪闻言,冷笑道:“剑茧只不过是名头大而已,我的琴既可以当成剑茧来使用,也可以琴音响起剑气斩杀对手,还可以布下剑阵杀敌。早晚我这口琴,会位列剑茧之上!”

    钟岳笑道:“剑茧六十四,杀人于无形,并非那么简单。不过师姐这口琴的确大有想法,将来说不定真的可以位列在剑茧之上。”

    “你见过剑茧?”君思邪好奇道。

    钟岳点头:“我在上院无禁忌对决中,与剑茧交过手。”

    君思邪呆了呆:“吹牛!”

    上院无禁忌对决?这岂不是说钟岳还不是炼气士便与十凶兵之一的剑茧交手了?这怎么可能?

    钟岳没有辩解,而是用心驾驭琴弦,熟悉这根琴弦的威力,只见琴弦破空,疏忽来去,若是换做其他人,只怕早就千思万绪乱成麻,而这琴弦在他手中却变化多端,施展出几种极为精妙的剑法,令人防不胜防。

    君思邪看了几眼,心头微震,钟岳施展出的剑法的确是驾驭剑茧的剑法,不过没有得到真传,似是而非。

    “难道他真的与十凶兵之一的剑茧交过手?”

    钟岳催动琴弦,过了半个时辰,总算熟悉了琴弦的攻击技巧,不过他毕竟没有得到真传,继续操练下去也没有多少长进,因此琴弦只能当作奇兵使用,不能作为正面迎敌的手段。

    他心念一动,琴弦自动卷起,缠绕在獠刃的把手上。

    君思邪看了看自己的琴弦,又看了看没有了琴弦的琴,心在滴血。

    钟岳取出一根钢叉,握在手中,心道:“妖族的魂兵对我没有多少用处,不如用来提炼剑气。薪火说,修成灵便可以用自在大剑气的法门,从金铁之物中汲取剑气,炼成庚金剑气。这魂兵也是由金铁之物炼成,应该可以提炼出剑气吧?”

    君思邪上下颠簸,身上伤口疼痛难忍,蛟龙后退了上百里地,这位绿衣少女终于忍不住,道:“钟山氏,你有灵玉膏吗?我的灵玉膏用完了,我还在流血。”

    钟岳摇头道:“没有。”

    君思邪气结,嗔怒道:“身为炼气士,你连灵玉膏都没有?灵玉膏是治伤的灵药,哪个出门不带着一些?”

    钟岳道:“我刚刚成为炼气士,还没有来得及回剑门,没有备下灵玉膏。”

    君思邪吸了口气,镇定下精神,道:“没有灵玉膏,羽灵丹、灵元丹总该有一些吧?我若是能恢复一两分修为,便可以压制住伤势,驱除残存的毒素。”

    钟岳摇头:“没有。”

    君思邪几乎抓狂,失声道:“羽灵丹、灵元丹你也没有?你居然还有胆子下山,还敢跑到妖族来冒充妖族炼气士?你什么都不懂,怎么做炼气士?”

    “我不需要灵丹。”

    君思邪几乎昏迷过去,哪里有炼气士修炼不需要灵丹的道理?这个钟山氏,简直就是一个土里土气的土包子,竟然敢装作高贵的龙族混迹在妖族之中!

    过了片刻,她才勉强平复心境,只见钟岳双手握住一根钢叉,忍不住问道:“钟山氏,你又在做什么?”

    “修炼庚金剑气,提升实力,待会如果遇到战斗的话,说不定庚金剑气便可以派上用场,庚金剑气更为犀利。”

    “你用魂兵修炼庚金剑气?”

    君思邪无语,道:“你以为你修炼的是大自在剑气不成?想炼成庚金剑气简单,你去剑门药谷换一些金元丹,借助金元丹中的金气,炼化之后便可以炼成庚金剑气。哪个不靠谱的家伙告诉你,修成灵之后就可以从魂兵中抽取金气,做梦……”

    哗啦。

    钟岳手中的那根钢叉突然如同泥土般散落,魂兵中的灵性被吸收干净,君思邪不由呆了呆,几乎崩溃,这个钟山氏的少年,竟然真的从魂兵中抽取了金气!

    钟岳喜道:“果然,修成了炼气士,炼成了灵魂,便可以借助灵魂从天地万物中提炼出剑气了!”

    他又取出一根小钢叉握在手中,只见这根钢叉表面的光泽在慢慢变淡,应该是金气被他从钢叉中抽走。

    君思邪隐约间甚至看到一丝丝金丝在钟岳的双手间流动,心中震惊万分,这个钟山氏修炼的到底是什么诡异功法,竟然真的可以从魂兵中抽取金气来炼成剑气!

    这超出了她的常识,在她心中,唯有剑门门主的大自在剑气才可以做到这一步,至于修成灵魂就可以从魂兵中抽取金气,到底是哪个不靠谱的家伙向这个土包子灌输了这样的观念?而他竟然偏偏还做到了!

    “这个钟山氏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钟山氏族是我大荒中隐藏的大氏族,否则他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便将魂兵中的金气吸收炼成剑气?”君思邪心道。

    “君师姐不知道修成灵之后,便可以从天地万物中汲取剑气?”

    钟岳纳闷道:“这应该是所有炼气士都可以办到的事情吧?”

    “胡扯!”

    君思邪勃然动怒:“谁告诉你这种破天荒的事情的?不靠谱的家伙……你那是什么眼神?师姐不是傻姑娘,才没有被妖族打傻,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好像我脑筋不好使似的!”

    这绿衣少女抓狂,几乎被气昏死过去,钟岳安慰道:“师姐一定是伤势太重,思维有些不清晰,还是睡一觉比较好。”

    君思邪惊叫:“你要做什么?混蛋,住手……”

    钟岳身后在她脖颈后轻轻一捏,这位少女便昏迷过去。

    “捏得好!”

    薪火跳出来,向君思邪撇撇嘴,道:“这头小母牛就是个没见识的土包子。居然敢说英明神武的我是个不靠谱的家伙。”

    钟岳担心道:“薪火,她毕竟是我剑门的四大年轻高手,如果不解毒的话,恐怕有性命之忧。而且伤势这么重……”

    “你放心,她是天生的灵体,水曜星爆发时诞生的灵体,命硬的很。”

    薪火笑道:“水善于解毒疗伤,她体内的水气很快便会驱散毒性,这点伤势还要不了她的性命。小心,有妖气!”

    钟岳停下身形,薪火又钻入他的眉心,钟岳心念一动,琴弦如丝,飞速从獠刃刀柄上旋转脱落,只见一道琴弦嗤嗤作响钻入地下,沿着地面向前延伸出数里之遥。

    与此同时,钟岳脚下轻轻一顿,木剑气化作一株不起眼的小树苗栽种在不远处。

    远处妖气涌动,妖云贴着地面,速度极快,向这边飞驰而来,只见妖云中一颗硕大的牛头若隐若现,声音轰隆隆震动,高声道:“君思邪,不要逃了,跟牛大爷回家做压寨夫人吧!”

    一头牛妖轰隆落地,身后黑色的羽翼猛地一收,化作一个牛头人,手持一杆三四丈长的大枪挺立,威风凛凛,牛眼看向钟岳,诧异道:“你是何人?龙族……呵呵,好像我听说过,我孤霞城来了一个龙族的小家伙,应该是你吧?”

    “师兄怎么称呼?”钟岳拱手道。

    “不必称呼了!”

    那头牛妖目光落在昏迷不醒的君思邪身上,大枪抬起,斜指钟岳,瓮声瓮气道:“剑门四大高手之一的君思邪价值极高,乃是天生的水灵之体,若是能够与她交配,夺取其水曜水灵,老牛的修为实力必将大进!而且两位岛主还悬赏这头小母牛的头颅,俺老牛先与她交配,夺其水曜水灵和元阴,然后砍了她的脑袋去领赏!小子,你若是识相,就将她交出来!”

    钟岳嘿嘿笑道:“牛兄,你想夺其元阴,我也想夺其元阴,看来此事难以善了,唯有动手了!”

    君思邪醒来,听到这话嘤咛一声又昏迷过去。

    钟山氏的少年脸色不由一黑,心道:“这下不好解释了……”

    那头牛妖哈哈大笑,陡然显出原形,却是一头小山般庞大的黑牛,四蹄子迈动,地动山摇,向钟岳冲去!

    与此同时,他身后灵魂出现,乃是一头驾驭黑水的龙王,催动那杆大枪,向钟岳激射而至!

    他身形移动,钟岳埋伏在地下的那根琴弦也动,自地下升起,从这头小山般庞大的黑牛四蹄之间升起。

    那头牛妖心生警兆,猛然间四蹄下升起四朵黑云,妖风吹动,只见黑牛背上生出双翼,向上闪电般飞去。

    琴弦来不及将这头牛妖切成两半,琴弦剑丝无声无息向上卷去,只来得及缠绕住一只牛腿,半空中血雨洒落,牛腿被生生切成一张张薄肉片!

    钟岳探手拔刀,脚下双龙怒吼,将他身躯托起,挥刀硬劈大枪,迎着半空中的双翼三足黑牛杀去!

    半空中,巨响传来,大枪被他一刀斩断,獠刃斩向黑牛。

    “这么锋利的刀?”

    那头牛妖咆哮,头顶一只牛角突然咄咄飞出,硬挡钟岳这一斩,只听噗的一声,牛角应刀而断。

    而在此时,牛妖背后的黑龙王灵探爪,抓起牛妖头上另一根牛角向前重重一插,钟岳闷哼,血光溅起,被牛角洞穿肩骨,牛角尖从背后钻出。

    ————兄弟们,别忘记为人道至尊投票!还有宅猪的上本书帝尊,开发的手游已经登录安卓市场了,喜欢玩手游散心解闷的兄弟不妨去玩玩。帝尊单单在起点就有近十八万,移动更是蝉联几个月仙侠销售第一,不要错过哦!加宅猪公众微信号:zhaizhu00,可以获得帝尊手游最新消息和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