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不是国民老公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那种声音

第一百七十五章 那种声音

    吕尚文观察了西洛的脚踝,而且她还可以勉强持重站立,勉强走路,疼的地方不是在骨头上而是筋肉上,也就是肌肉扭伤。

    房间中有酒,冰箱里有用来加在酒里的冰块,用推拿手法正筋,这对吕尚文来说是小菜一碟。

    不过对西洛来说,疼痛肯定是难免的,所以就算强忍着,也是时不时的出一些高高低低的很压抑的声音,而这样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有些像那种声音,这样一个美女,这样的声音,让已经有些日子没尝到“肉味”的吕尚文完全是心旌摇动,口干舌燥,吕尚文不由想着。

    这样一个只能看不能吃,一个倒胃口不想吃的女人天天跟着,一点机会都没,在这样美女如云的地方天天当和尚实在太憋人,吕尚文也不禁腹诽着黑格家族那些家伙,就不能给自己安排个二世主,纨绔子弟陪陪自己?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等忙完私募的事情,不能再完全由美黛夫人和黑格家族安排自己的行程了。

    吕尚文一边想着强忍着生理上强烈无比的冲动,给西洛把脚给治着,看到西洛惴惴不安的样子,当然多少也是为了西洛“失误”让他看到无比美丽的风景,为了保证更好的治疗效果,还多用了些时间……

    完事之后,吕尚文躺在床上把美黛夫人给他推荐的在他看来极其无聊的欧洲艺术鉴赏翻了大半才睡了过去……

    早餐的时候,虽然早餐依然丰盛,西洛的服务更加的谨慎完美,但面对精致的美味,美黛夫人似乎胃口都不是很好。

    而克洛依则是似乎和这些食物有些不可调解的仇恨,吃得苦大仇深。

    西洛的神情不是很自然,席琳则是神情玩味,目光偶尔在他和有些不良于行的西洛小姐之间瞄着,总之四个女人,优雅高贵的美黛夫人,妩媚动人的助理席琳,单纯青涩克洛依,她们看着他的目光,所蕴含的意味各不相同,席琳看了桌上的一道菜之后,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道菜不错,可以恢复疲劳,缓解腰腿酸软,尚文先生可以多用一点……”

    吕尚文一听席琳这话顿时明白这样的气氛不是因为昨天走错门的事情,而是昨晚给西洛捏脚,那压抑的呻吟不知道怎么被她们听到了当成了干那事了。席琳这是暗示他,他在主人的家里把主人的美女管家给睡了。

    而美黛夫人则是略带责备的眼神看了席琳一眼,显然觉得这样的话同样有些失礼。

    吕尚文心里不禁苦笑了一下,想来是西洛那种美压抑住的痛苦的、让人容易误会的,心跳脸红的声音被她们听到了,吕尚文可以想象,当时美黛夫人一定是美目迷离,满脸潮红,心慌乱颤,当然其他两女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还是非常凶猛的干柴遇烈火,一点都不顾及主人家的感受,这显然是很不礼貌的。

    吕尚文心里不禁苦笑了一下:这真是比窦娥还冤啊!但不管如何,吕尚文算是看出来了,几个女人都觉得他跟西洛生了关系,吕尚文看真要这样误会下去,那大家就太不自在了,看了几人一眼道:

    “西洛小姐昨天不小心扭伤了脚踝,昨天我给她处理了一下,西洛小姐怕耽搁大家,所以没讲,这样的食物对她恢复有帮助……”

    克洛依似乎依然在认真对付苦大仇深的食物,可小耳朵却尖了起来。

    美黛夫人有些讶然的看了一眼西洛道:

    “尚文你还会这个?西洛小姐看上去恢复得很不错,只是稍微有点不方便……”

    吕尚文看到美黛夫人还是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西洛的脚,看到西洛并没穿高跟鞋,不过看到西洛走动起来只是稍稍有些不便,怕是心里也有些半信半疑。

    吕尚文点点头:

    “这样的扭伤西医处理起来没几天时间不行,而中医在这方面有些非常有效的办法,叫正骨正筋,就是用独特的手法理正骨头,恢复扭伤处的血脉畅通,再用冰块酒精消肿,古代有些医生就靠这个谋生。”

    吕尚文解释了一番,而且确实他和西洛啥都没做,是不是撒谎很容易就看出来,于是大家就围绕这个跌打扭伤的事情讨论了一番,这个小小的插曲让昨天的走错门的事情也消弭了下去……

    早餐之后,美黛夫人和席琳去书房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务,西洛也在忙碌着,克洛依和他坐在那里说着话。

    “尚文,真遗憾,我一会得回学校去了。”

    克洛依嘟哝着,尽管还非常想在这里玩,但是这里离学校较远,一会就得回去了。

    “是啊,我也觉得很遗憾,和克洛依小姐你一起说说话聊聊天,一起游玩,确实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不过以后等克洛依小姐放假了,那还有的是机会不是?……”

    克洛依点点头:

    “嗯,确实是这样,不过你话里的意思是不是有人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很愉快?”

    克洛依如同一个小狐狸一般看着他说道。

    两位自然知道克洛依含沙射影的人是谁,这样小女孩之间的事情他自热没啥兴趣搀和,于是就只是不置可否的笑着道:

    “我和你不一样,有时候必要的应酬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所以什么人都得接触。”

    克洛依却是不管他不置可否什么的,反正这话里的意思是有对奥莉不怎么样感冒的意思,这就足够了,所以原本还因为要去上学而心绪不佳,现在一下就阳光明媚了。

    “尚文先生,看来克洛依小姐和你谈得真是愉快……”

    吕尚文正想着的时候,席琳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吕尚文笑了一下,没说话。

    “夫人还要忙活一会,初冬的风有些冷,夫人让我送个披风给你……”

    吕尚文从席琳手里接过虽然轻薄,却十分保暖的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披风,那种柔软犹如温水淌在肌肤上地感觉,让吕尚文知道价格肯定不菲。

    “尚文先生,夫人真是很欣赏你啊。”

    看着怡然自得的吕尚文,席琳靠着椅子,揶揄地笑道:

    “尚文先生,你知道吗?夫人长年独居,先生总是在海上玩着渡海的帆船,夫妻间的感情并不如他们对外表现的那么和睦。”

    吕尚文仔细地整理着披风,头也不回地道:

    “席琳小姐,我只是受邀的客人,议论主人的生活,并不合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