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线人荣耀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再遇阻挠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再遇阻挠

    “既然这样,那大家就先回去把计划书先过一遍吧,还有我计划书上给大家分配的任务如果有什么疑问或建议,现在可以先提出来。”李林说道。

    “小李啊,你这计划书我刚刚大致过了一遍,也大差不差,就是有一个问题。”刚刚那个年迈的老大皱着眉头说道。

    “你请说。”李林一脸谦虚地说道。

    “和省城那边的警局打好招呼这事为什么是让你的手下去办,这事你确定不让我帮忙?”那个年迈的老大说道。

    “怎么说?我只是觉得土猴他们一直都是处理这事的,所以”李林话还没说完,那个年迈的老大就说话了。

    “所以啊,他们一直只是在这里和警局里的人打交道的,而省城那边的警局可和这里不一样,我们在省城也没啥地盘,要想让那些条子帮忙,可不是塞钱什么的能简简单单办好的。”那个年迈的老大说道。

    “是啊,小李啊,这倒是实话,省城里的条子啊,各个都心高气傲的,不是我们给点好处就能随便收买的,他们平时可有大把头目花钱供着呢,那些个条子心里的小算盘打得比谁都精。”一个老大说道。

    “那大家有什么办法吗?这可事关重大,要是这一环脱节了,我们将腹背受敌。”李林这时有点焦急地问道,然后将目光放在了那个年迈的老大身上。

    “既然是我提出来的,那方法当然是已经想好了,只不过能不能和省城警局里的那些条子谈妥就不一定了。”年迈的老大这时坐在了沙上抽起了一根烟。

    “不是,你这话是咋说的,这还没开始呢就不一定了,那谁还敢去办这事啊。”一个老大有点抱怨的对那个年迈的老大说道。

    “没事,反正已经有最佳人选了。”李林这时笑着说道,李林说完,大家把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他。

    “那就拜托你了,我等待着你的好消息。”李林对那个年迈的老大说完,便转头对土猴说道:“土猴,去,把计划书上这部分的信息改了,然后再印一份给大家。”

    “好的,大家先回去吧,新的计划书印好后会到各位手中。”土猴说完便吩咐手下开始干活。

    “好,既然事情谈好了,那大家就散了吧,这次能请到大家都来出手相助真是我莫大的荣幸,希望能和大家一同拿下省城那个老乔”李林还没说完,手机便响了。

    李林这时让手下带各位老大离场,然后自己跑到一个小房间接起了电话。

    “喂?”李林刚接听电话,对面就挂了,李林这时好像明白了什么,连忙换了一张电话卡,然后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姜队,什么事?”李林这时很小声地说道。

    “你要转战省城的事好像出事了,上级现在在召开紧急会议,待会肯定要你给个交代,你先回警局吧。”姜山严肃地说道。

    “什么?又要回去?这次是为啥,不会又是那个新上司不同意吧。”李林这时有点无奈地问道。

    “好像是这样的没错,听别人说啊,吵了一段时间了,好像是不同意你转战省城,主要还是考虑到你这边的情况,你还是先回来一趟吧。”姜山说道。

    “嗯,我整理一下,马上回来。”李林这时将电话挂断,然后长叹一口气,想不到这次转战省城,真是比想象中的要困难得多啊。

    警政厅内的一个办公室里面,两个人抽着烟在桌上翻看着桌上的文件。

    老上司抽着一根烟说:“这事啊,还得和李林同志好好商量商量,毕竟他可是在一线作战的,这也是我们唯一接触林先生的途径和手段。”

    新上司这时一声冷笑,然后靠在椅子上,说:“看来老前辈为了打击黑势力还真是敢于冒进啊,连潜在的危险和反叛都不顾了,并且还要和我反目成仇是吧。”

    “什么叫反叛势力,李林同志可是为了警局鞠躬尽瘁啊,他可是冒着生命危险一直在黑道和恶势力抗争,这次转战省城是一次打击黑势力的大好机会。”老上司说道。

    “哦,一个在黑道混了那么久的人,你连他内心的真实想法都没了解就一直包庇他是不是不太好,你就说你难道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心中没有反水?”新上司一脸不服地问道。

    “不可能,我对李林同志十分了解,他可是将他的一切都奉献给了警局,他可不会站在黑道那边,这你就放心吧,我十分信任他。”老上司咳嗽了一下说道。

    “老前辈啊,我看你是有点老糊涂了,你不知道有些人就是利用你这点信任达成他们的目的吗?”新上司看着老上司说道。

    新上司紧接着说道:“他之前之所以没有反水就是因为他所得到的利益不够多,如果这次让他直接转战省城,那可就真说不准了,在利益面前,人人都会臣服,我就不相信那个李林会甘心一直为警局累死累活的卖命。”

    “咚。”这时,门被推开了。

    “报告。”李林这时做了一个敬礼的姿势站在了门口。

    两个上司同时把目光聚集在门口,李林如同一尊雕像一样站在了门口,李林的眼睛十分坚定地看着新上司,这让新上司连忙转移视线。

    新上司这时一脸疑惑地看着李林,说:“你怎么回来了?我们好像都还没下达让你回来汇报工作的命令吧。”

    李林这时笑了一下,将门给关上,然后缓缓地走到老上司的旁边说:“不是我想回来的,是有人每天在警局念叨着我,我这不回来都不行啊。”

    李林话一说完就朝新上司瞥了一眼,新上司刚刚那嚣张的气焰一下子给扑灭了一半。

    “什么念叨啊,我们这是在谈工作,你懂什么啊,再说我们这是在谈工作,你一个警员难道还想干涉不成?”新上司这时有点急了,感觉被李林这么一说自己的气势都没有了。

    “不不不,我怎么敢干涉上级谈事情呢,这不我听说两位上司一直想我吗,我今天来只是来问候一下两位上司的,这不好久不见了吗?”李林笑着说道。

    “少来了,不就是想让我们同意你转战省城吗?告诉你两个字,没门。”新上司把语气加重了说道。

    老上司这时一听到新上司这么说,连忙咳嗽了两声,脸上憋得有点红了。

    李林见老上司这时有点受气了,怕他气坏了身子,连忙对新上司说:“您这是什么话啊,我来这里怎么可能是为了这事啊,看来啊,您真是误会我了。”李林好声好气地说道。

    “误会?呵,这还有什么误会吗?你不是来说这事,难道来这还是旅游的?”新上司一脸不屑地说道。

    “说对了一半。”李林笑着说道,然后坐在了沙上翘起了二郎腿。

    “哟,李林啊,你还真把这当作自己家了啊。”新上司有点急躁地说道,他就是看不惯李林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特别是一个随时可能变卦的人,如果是自己能掌权,那肯定分分钟拿下这个可疑份子。

    李林这时把头往后梳了梳,然后将桌上的一顶警帽戴在了头上,说:“警局在我心中本来就是我的家啊,这有什么奇怪的。”李林说完一脸笑意地朝新上司看了一眼。

    “你别给我耍嘴皮子,你心里想啥我可知道,你那点小心思还想瞒过我的眼睛?少来了,别以为你给自己扣个帽子就想蒙混过关。”新上司一脸不满地说道。

    “长官,你这就又误会我了,你怎么总是把我往坏处想呢,我只是好久没戴警帽了,看来啊,长官是对我有偏见了,哈哈。”李林笑着说道。

    “别给我绕弯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小子可是个滑头,不然也不会和那些混混打在一片。”新上司说道。

    “哎呀,我算是明白了,看来啊,长官是没把我当作同一战壕里的警员啊,把我和黑道上的敌人混为一谈了。”李林有点无奈地说道。

    “是又怎么样?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转战省城想干嘛,等你脱离了我们对你的控制,你就”新上司有点气急败坏了,咬牙切齿地说道。

    李林这时笑着捂着脸说:“哎呀,长官啊,这可就是你的不对啦,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身为警员的基本素养啊?”

    新上司有点摸不清头脑了,一脸茫然地看着李林问:“什么基本素养?”

    “如果我们身处同一战壕,我们都是出生入死的战友,如果相互猜忌,不信任,那是不是违背一名警员本该有的基本素养呢。”李林这时看着新上司笑着说道。

    “你少给我来这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新上司一脸不服地说道,内心里开始有点慌了。

    “既然知道,那我现在身为一名现役的为国卖命的警员,一名警员在任职期间该获得的尊重和理解应该要有吧。”李林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