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江娱乐1978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糜雪

第二百二十四章 糜雪

    和袁慧妮一起吃过早饭,慕容延宇才离开,要是直接走人,就显得太拔吊无情了,他又怎能忍心如此伤一个女人的心。

    袁慧妮待会还要上班,也就没在要求慕容延宇继续陪着自己。

    慕容延宇看时间还早,便驱车驶向了广播道,中途买了一束玫瑰花,不过这次却不是送给芝姐,而是送给糜雪,有一段时间没去见她了,想想又觉得头大,难道就这样一辈子瞒着吗?但也不可能满一辈子啊!

    思绪着,车子已经来到了广播道。

    把车停好,走进了糜雪所在的单元门,在敲门的时候,立马换上一张笑脸。

    隔着猫眼看清是慕容延宇糜雪迫不及待的开了门,脸上带着笑容:“延宇,你怎么想着过来的。”

    “想你了,过来看你不行吗?”慕容延宇认真道,说着又把花递给了糜雪:“这是送你的玫瑰花,希望你喜欢。”

    糜雪笑意盈盈的点了点头,低头闻了闻花香,脸上全是喜意,慕容延宇来她就很开心了,还带了玫瑰花,她就更加开心了。

    慕容延宇和糜雪进了房间,随手把门关上,来到沙上坐下,目光停留在了坐在旁边的糜雪身上,秀披肩,清丽的面庞青春娇媚,穿着一件露背,低胸的银色吊带裙,香肩柔弱,浑圆,尤其是胸前露出的一抹白皙,勾魂摄魄,紧身的牛仔裤下,臀型丰满,修长,那种完美的曲线有种让人窒息的魔力。

    糜雪被慕容延宇看的俏脸有些微微烫,平时一个在家里她基本上都穿的比较随意,要是有客人来了,她就会马上套上一件外衣,避免春/光外泄,不过因为是他,她才会是这身打扮,看他现在模样,效果应该还不错。

    有慕容延宇在,糜雪自然有一大推话要说,只是一些简单的话题都可以聊上很久。

    可不成想,还没聊上一会儿,慕容延宇就已经靠在沙上睡着了,可能是昨晚太操劳的原因,在加上又在办公室来了对着袁慧妮的红唇来了一,精神难免有些疲态,这不,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你这色狼怎么就闭上眼睛了,平时见到美女不都是双眼泛光,目光灼灼的眼睛都能瞪出来。”糜雪嘟着红唇不满道,她是想到慕容延宇之前见到苗可绣的时候。

    糜雪继续小声嘀咕着:“现在一个大美女坐在你身边你却闭上眼睛睡觉,赶紧起来。”

    糜雪来了兴趣,伸出玉手轻轻的摸着慕容延宇的脸颊,鼻子,眼睛,美眸中有说不出的神采,面色有些泛红,像是有些心虚怕对方突然醒来,神思婉转低语道:“你这个坏人,怎么就忍心这么久才来看一次人家,你就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糜雪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还放在慕容延宇脸上,自言自语的说道:“虽然你平时一副色迷迷,一脸不正经的样子,有我这个大美人在身旁,竟然还有闲暇去关注别的女人,但是人家心里就是放不下你,虽然心里想着等你在出现的时候,一定不给你好脸色,但真当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心里的气却什么都没了。”看着对方俊朗的脸颊,糜雪的眼神显得有些迷离。

    找来自己平时穿的厚衣服,给慕容延宇盖上,看了看时间现在不过才十二点多,糜雪想着是不是要给延宇做一餐,这段时间闲着,她还特意向妈妈讨教了一下厨艺,为的就是有机会在心上人面前表现一下。

    如果是平时,她早餐本来就吃的晚,现在都大中午了那还会想着做饭,糜雪白了一眼还在熟睡的慕容延宇,清亮的眸子里多是疼惜和情义,这不是有他在吗?总不能把他饿着了。

    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起来,还别说糜雪的厨艺还真是见长了不少,至少不会土豆丝切成土豆条了。

    不过人那,总会七想八想,就算手里有着事做,也会想着其他的,你说糜雪这会儿在想什么,还不是在想沙上睡觉的慕容延宇,他这么就这么久才来找她,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一想到这里她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分心,不光没切好土豆丝,就连手指都被切到了一下。

    “哎呀”的一声痛呼,顿时把在沙上睡觉的慕容延宇惊醒了,不知到底生了什么事的他立刻冲进了厨房,看着糜雪娇颜欲泣的样子,忙走到她身边,举起那只晶莹的几乎透明的手,指甲盖后娇嫩的皮肤,有一道小小的伤口,流淌出一丝鲜血,没多想,直接就把手指含/在嘴里。

    就这样,两人面对面的站着,糜雪看着慕容延宇那下意识流露出的焦急和关切神色,指尖传来的温软感觉,美丽的脸上多了几分柔情。她想,或许延宇是真的忙吧,他心里是喜欢自己的,之所以没经常来看她,真的是因为工作忙。

    望着糜雪那美丽得动人心弦的绝美容颜上一抹格外清晰的血色,慕容延宇不禁陷入了深深的迷醉里,两人再一次处于暧昧的气氛中,糜雪没动,慕容延宇也没动,两人就这样站在原地,眼睁睁的望着彼此,眼里只有彼此。

    慕容延宇的心里是否只有糜雪着肯定是要打上问号的,但糜雪的眼睛里却只有慕容延宇这是毋庸置疑的。

    清丽无端的俏脸上涌出了一抹红晕,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羞涩的糜雪闭上了眼睛,红唇微微嘟着,那意思不言而喻,想要对方吻她。

    花丛老手的慕容延宇要是还不明白的对方的意思,就真可以找块豆腐撞死了,把糜雪的玉指从嘴里拿出来,对面的佳人又是一阵颤抖,微微抖动的睫毛也不知是期待还是紧张。

    糜雪的唇,柔软,温/湿,有一股淡淡的清甜的味道。

    糜雪生涩的,温柔的回应着两人的第一次接吻,既享受又安宁,带着几分羞涩又像是满怀期待。

    两人忘情的拥吻在一起,这一刻两人都忘记了时间,一直亲吻在了一起。

    (请大家多多支持,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求书评,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