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贴身老师 > 392、激战泰拳
    文刀存心想见见这个人的拳脚上的功夫,也不闪避,直接一拳也砸了过去,两拳相交之下,一阵痛感传来,居然力量大得惊人,这是泰拳。现在在拳击比赛中,泰拳是一种比较吃香的武术,主要在泰国以及东南亚的国家比较流行,讲究度和力量。和欧美流行的那种大块头拳击有 很大的差别。和华夏的武术也有很大的差别。泰拳的攻击性很强,而华夏的武术立足本事强身健体,所以防守性比较强。当然华夏也有一些门派重于实战,讲究以击倒敌人为目的,主要是一些硬功夫,如向左向右的鬼谷神功,就是一种以击倒敌人为目的的硬功夫,不能一概而论,但是泰拳流派不多,但有最强格斗和近身搏击最强技一说。

    文刀出道以来,已经见过了不少流派的功夫,尤其是在和柳生破敌的大战中,对一直负有盛名的倭国忍术十分感兴趣,也是尝试着去窥破他们的度之谜。后来又大战赫连东方,感受到武术一道的深远,但对泰拳,文刀以前在电视中看到过,想不到在南云竟然遇见了使用泰拳的人,文刀的心思兴奋起来,他本来自己 也 的确喝了许多的 酒,可还没有散完毕。他和叶破虏在酒桌的大战,就是 早等待夜袭段府的人。

    另外一边,叶破虏已经掏出了自己的贴身兵器——三角军刺,有了三角军刺在手的叶破虏那是如虎添翼,一阵短兵相接之后,和他对战的三个人已经有两个人倒在他 的面前,剩下一个人已经在惊惶地后退。叶破虏一声大喝,那人撒腿就跑,叶破虏哪会容他跑掉,几个纵身,已经将他抓了回来,一掌将他打昏在地,现在的局面变成了二对四,为的人眼见自己七个人瞬间就变成了四个人,知道今天遇到了硬茬,顿时萌生退意,但是这里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文刀说道:“那三个人交给你,这个交给我,我见识见识这个名扬世界的泰拳。”叶破虏道了一声好,已经将另外三人截了开来。

    文刀很多的时候都是在看,一直在闪躲,一来而去,他算是对这个泰拳有了一定的了解,泰拳的反应敏捷,出拳讲究度,而且全身各个部位配合十分到位,每一个部位都能够给对手造成威胁。尤其是肘关节和膝部关节,那是变化多端,反应可以说是如影随形,正如自己在出拳上的一招三式一样。

    为之人一肘朝着文刀的下巴由下往上打了过来,文刀的手类似缠丝手的招式贴着那人的手肘直接滑到他的手腕处,狠狠地扣了下来,那人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文刀的胆子会这么大,吓得他赶快回撤,脚上的提膝动作也缓了下来。文刀的招式却没有停,手背往前一抽,那人头往后仰,文刀却一个蹬抬腿,踹向他的胸口,那人胸口往后一缩,头朝下,文刀一招拿手的大嘴巴子扇向那人的后脑勺,又快又狠,那人闪避不及,被拍了个正着。

    文刀的这一个大嘴巴子扇在那人的脑后,打得那人往前一冲,文刀就势一抬腿,膝盖正好顶在那人的鼻梁上,顿时鼻子就塌了下去,整个脸上都是血,那人再也忍不住痛,一声哀号就向后倒去。叶破虏在后面在那人的脖子上一敲,那人便晕了过去。这次是文刀受伤以来,第一次大动干戈,还是对付泰拳,不过文刀以出奇制了对手的快,又用度制止了对手的力度。

    叶破虏向文刀竖起了大拇指。就在两人准备叫人出来打扫战场的时候,段府的大门这时却猛地开了,一大队警察进来了,为一人正是下午来而复返的卓玉冰。卓玉冰后面的警察拿着警用灯,刹那间,段府里面照得如同白昼。卓玉冰一扬手,大队警察鱼贯而入,把文刀和叶破虏围了起来。

    卓玉冰笑道:“两位,现在还需要我说明来意吗?我想不需要了吧!”叶破虏剑眉一皱,“为什么不需要,你深更半夜带领大队警察私入民宅,难不成你还有理了不成?”

    卓玉冰的确是个美男子,笑起来男人都觉得他很美:“什么叫私入民宅,我们不过是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人打群架,而且可能有杀伤性武器,所以我们才来出警的。”

    “哈哈哈,想不到曾经堂堂的缉私英雄,如今却沦落为他人的一条走狗,不与民做主反倒罢了,反而为虎作伥,真是可悲又可怜!”

    听到叶破虏这么一说,卓玉冰的脸上抽搐了一下,一扬手“带走!”

    “慢着,请问你凭什么将我们带走?”文刀问道。

    “我刚才说得很清楚,是接到了举报,现在我怀疑现场有杀伤性武器,需要带走调查,而且现在根本就不要我说,地上已经躺了七个人,而你们两人却完好无损,当然要带走调查,这可不是小事!”卓玉冰显然有备而来。

    “他们是上门来刺杀我们的歹徒,我们是正当防卫!”

    “你们是不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但是现在已经生了伤人的事件,我劝你们还是配合调查的好,我现在并没有说你们就是凶手,但是如果 拒不配合公安机关办案,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好好好,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公安机关是怎么办案?”文刀此时无疑已经嗅到了一种阴谋的味道,但是自己远在南云,若不闹大,恐怕自己和叶破虏几个搭进去尸骨无存,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死活不能去警察局,他已经断定这个卓玉冰绝对是有问题的。再说了,把事情闹大,他文刀又怕过谁,他还有王保国给他的一支枪呢!

    “动手!”卓玉冰阴沉着脸,说道。

    “我看谁敢!”叶破虏将手中的军刺一横:“你们胆敢上前,一切后果自负!”他的想法和文刀的想法不谋而合,只要不进去,自己在外边,就能想到办法,但一旦进去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才是死无葬身之地。后面的警察还真被两人的气势给吓到了,踟躇着没有敢上前。

    “国家养了你们你们是干什么吃 的?”卓玉冰掏出配枪,“有胆敢拒捕者,杀无赦!”

    文刀一听就要动手,正在这时,段家的大门外又进来一队人马,带队的正是南云省国安局副局长黄振南,黄振南大喊一声:“且慢!”

    卓玉冰认识黄振南,原来毕竟是一个系统的,“黄局长,不知您来有何贵干?”

    黄振南冷冷地看了一眼卓玉冰,好象刀子划过一般,“这么晚了,不知道卓局长有何贵干啊?”

    桌玉冰又把刚才那套说辞说了一遍,不过已经没有了开始的那么振振有辞。

    “巧了,黄某接到命令,说是有一些身份可疑的人员潜入我省,意图对我正在南云完成秘密任务的同志图谋不轨,所以我就连夜赶了过来,卓局长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吧!”黄振南说道。

    “这个?”卓玉冰知道黄振南的身份,照理说他自然无法去插手国安局的事情,而且黄振南的级别也比他高了两级,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他后面也有人啊,他必须完成任务啊!“黄局长是不是弄错了,这里只有斗殴伤人事件,我正要将双方当事人带回去调查,而且从现场的伤势来看,我怀疑他们拥有杀伤性武器。”

    黄振南听卓玉冰这么一说,立即走到躺在地上的几个人面前,摘下了他们的蒙面,“,这些可是我们南云的熟面孔,分别是外国人。而且已经在我们国安挂了号的。”黄振南又一指文刀,“他就是我们一直在执行秘密任务的同志,此次也是多亏了这位同志我们才将这伙人抓住,卓局长是要看看工作证吗?还有这位同志,”黄振南一指叶破虏:“他也是我们特意从军方请来的帮忙的同志,他们事先知道这伙歹徒一直在跟踪他们,所以他们才故意在段府现身,其目的就是要因他们上钩!卓局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卓玉冰脸色一变,“既然是国安同志执行任务,那就是我们弄错了!那我们先撤!”

    黄振南一挥手,跟在黄振南后面的人把门一关,卓玉冰脸色再次一变:“黄局长,你这是干什么,莫非要将卓某留下来不成?”

    黄振南微微一笑:“正有此意!”

    卓玉冰飞快伸向腰间,他本来是掏枪出来的,一看黄振南来,他又把枪放了回去,现在见情形不妙,又要去掏枪,文刀哪会容他再掏枪,一只手锁住了卓玉冰的喉咙,卓玉冰带来的警察见此情形,纷纷要掏枪。

    黄振南已经举起了枪:“你们的卓局长涉嫌出卖国家机密,我奉命将他逮捕,此事与你们无关,只要你们把今天的事情说清楚,你们还是回到原来的岗位上去,但是如果你们拒不配合,我们将以拒捕和扰乱执法进行论处,情节戒严者可以直接枪毙!”黄振南这么一说,卓玉冰带来的人都给镇住了,有一个试图掏枪,黄振南毫不留情地一枪射了过去,那人应声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