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乡村小神医 > 第513章 一个死字!

第513章 一个死字!

    “我义父的身体?”

    东方笑嘴角微扬,满是邪异的笑容,“不好啊,快死了!”

    “要不是为出当年那一口怨气,他老人家早就想撒手西去了。”

    “不过,这个愿望,应该快了!”

    “毕竟,庄老爷子您都已经八十岁了,我义父当年的约定已经到期,现在他是可以想干嘛就干嘛了。”

    “庄老爷子,您说对不?”

    说完,东方笑嗤嗤一笑,妖魅的笑声,令众多宾客,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这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又或者是变性人?”

    不少人暗暗腹诽,惊疑不已。

    变性人的存在,在华夏,或许还不太被接受,但在有的国家,已经普遍接受。

    尤其是一些地方,变性人很受欢迎,俨然已经展成了一种新兴行业。

    但是,无论男变女,还是女变男,能有东方笑这么妖异的,恐怕少之又少了。

    “这个妖人,真的讨厌!”

    庄若芸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她一听东方笑这个声音,就恨不得当场将这货拍死,真的太瘆人了,哪怕她一个女孩子,说话的声音,都没这么媚。

    一点也不喜欢东方笑的同时,小丫头心中也是充满了疑窦,“这个东方笑,明显来者不善,但听爷爷的话,好像知道他的来历,而且也料到他会来,爷爷口中的魏煦又是什么人?”

    纳闷的不止是她,诸如庄云清、庄云风等人,脸上也都是布满了疑惑。

    即便是他们,也从未听过,父亲庄渊有魏煦这么一号敌人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

    兄妹五人互视一眼,彼此疑问重重,但都是下意识的护卫在老父亲身边,以免出现什么差错。

    至于那些安保人员,更是小心的将庄渊等人保护起来,面色凝重,如临大敌。

    然而,对于眼前一切,庄渊不甚在意,只是长长一叹,神色落寞暗淡,沉默久久不语。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感叹,“是啊,转眼之间,我跟他都八十岁了,恩恩怨怨,也该了结,否则,就该带进棺材了。”

    “我义父也是这么说的。”

    东方笑仰头哈哈大笑,继续用妖魅声音说道:“庄老爷子,我义父亲知道您过八十大寿,特意为您亲手准备了一份礼物,收下吧您!”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个丝质寿帐,递给了身边一个手下,吩咐道:“给庄老爷子送去,不,直接挂在寿堂上吧!”

    “是!”

    那名手下接过寿帐,之后双手捧着,一步步走向寿堂。

    “站住!”

    庄云清沉声冷喝。

    这个东方笑明显是来闹事情的,他老父亲好好一个八十大寿,可不能被人给搅和了。

    庄云风也是指挥安保人员,将东方笑那名手下拦下来,冷冷说道:“寿帐交过来就行,你们可以走了,我庄家不欢迎你们。”

    “不错!”

    双腿康复的庄云亮也站了出来,目光凶厉的望着东方笑等人,“不管你们是谁,胆敢今天闹事,绝不饶了你们。”

    “就是就是,你们谁啊?赶快滚吧。”

    庄若芸早就忍耐不住了,看到几位长辈出面了,她当即哼了一声,想尽快将东方笑这讨厌的妖人赶走。

    也难怪庄云清等人如此生气!

    经过东方笑等人这么一搅局,午宴的气氛显然就很尴尬了。

    这很不吉利!

    庄云清等人义愤填膺,但庄渊却是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不要动怒,随后指着东方笑那名手下,说道:“让他去寿堂,将寿帐挂起来。”

    “魏煦的寿礼,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知道那寿帐里不是吉祥之物,但他还是一副很好奇的模样。

    不符合逻辑的一幕,落在众人眼中,惹得他们纳闷不已,暗暗惊奇这魏煦到底是哪一号人物,竟然值得庄渊如此看重。

    而赵大宝的目光,落在东方笑身上。

    经过一段时间观察,他现这家伙虽然满是阴柔的邪异气息,但浑身上下并没有带着太明显的杀气。

    也就是说,这家伙纯粹就是代替他的义父魏煦来闹事的。

    或许正是看穿了这一点,庄渊才能不惊不慌,这般镇定。

    听到老父亲竟是同意将东方笑代为送来的寿帐悬挂起来,庄云清等人不由一阵担忧,万一那寿帐中写了一些相当不吉利的话,岂不是让好好一个寿宴沦为他人茶余饭后的笑柄了?

    但老父亲权威依旧,庄云清、庄云风等兄妹五人也只是望了老父亲一眼,之后便示意安保人员将东方笑那名手下给放进来了。

    虽是如此,但还是让几个安保人员盯着东方笑这名手下,免得他再做出其他不轨之举。

    好在这人老实的很,就仅仅是悬挂寿帐。

    而且,这人身手了得,根本不用梯子,来到寿堂之中,随手向上一扔,那寿帐就直接挂在了寿堂的正面墙壁上,那寿帐受到重力影响,直接就自行打开了。

    随后,寿帐中所写的字便现了出来。

    众人一看,满场哗然。

    庄家之人,看了之后,更是气的火冒三丈,汹汹怒火,燃烧而起。

    只见在那寿帐之中,就写了一个字——死!

    字体苍劲有力,犹如铁画银钩,显示着不俗的书法造诣,但更透露着森寒的杀气!

    即便是赵大宝看了,也情不自禁的一惊。

    仅仅透过这个死字,他仿佛就看到一位绝世杀手,从尸山骨海中走来,恐怖的不要不要的。

    而最关键的是,人家八十寿诞之上,你送来一个死字,这已经不是打脸这么简单了,而是赤-裸-裸的威胁与恐吓!

    触犯了庄家人无法忍受的底线!

    果不其然,在看到这个死字的第一时间,庄云清咬牙切齿,第一个下了命令,“来人,将他们给我拿下。”

    这时候,庄云风与庄云清是同仇敌忾的,也是目光凶厉,冲着安保怒吼,示意他们立刻将东方笑一行人统统抓起来,一个别放过!

    “找死!”

    庄若芸、庄少康等小辈,也都是暗恨的直咬牙了。

    眼看着午宴之上,就要生武斗了,关键时刻,庄渊庄老爷子话了,依旧是那么的镇定从容,宛如看破世间一切仇怨。

    “好了,云清,云风,你们全都停下来吧,人家好心来送寿礼,你们这是待客之道?”

    庄渊出声喝止了众人的冲突。

    之后,他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死字,轻轻一叹,“看来你义父这些年一直生活在怨恨之中,也真是苦了他了。”

    “东方笑,你回去之后,帮我带话给你义父魏煦,就说——昔日之约已过,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他有什么阴招阳谋,就赶快全都使出来,不用再藏着掖着了,老朽全部接着便是!”

    随着最后的话说出来,庄渊苍老佝偻的身体,竟是隐隐笔直了许多,恍如一柄腐朽了的标枪,但依旧矗立天地之间,满是无所畏惧的坚毅与果敢。

    直到这股气势弥漫而出,庄家众人及现场宾客才意识到,面前这位老者可是白手起家,一手创下了庄家现今的基业,纵然现在已经耄耋之年,却也依旧是不容小觑的。

    毕竟,任何一个打下江山的人,都绝非泛泛之辈!

    ——哪怕是一个行将就木的八十岁老人!

    “庄老爷子好气魄,您的话,我会带给我义父的。”

    东方笑脸上的邪笑收敛了许多。

    在来之前,他一点也不将义父的这么一生仇敌放在眼里,区区一个老不死的,即便年轻时再如何枭雄,老了也是一个手脚不便的糟老头子。

    但从刚才到现在,庄渊的表现令他很惊讶!

    这位老人压根儿一点突兀感都没有,显然对于他的到来,以及所要做的事情,了如指掌。

    由此,依旧身为庄家掌舵者的庄渊,会没有一点其他的暗中安排?

    “难怪义父叮嘱我,不要年轻气盛,小觑庄渊,今天此行,送寿帐带话就好了,不要做出其他举动,否则肯定出不了庄家大门。”

    东方笑暗暗思忖,“这些老狐狸终究活的岁月够长,就没一个简单了,我义父如此,庄渊也如此。”

    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感觉此间事了,便准备辞行而去。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嗤嗤!

    只听空气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啸音,是有东西极与空气摩擦造成的。

    听闻这个声音,东方笑便一惊,察觉到一股极端恐怖的杀气,从右前方如火山般喷薄而出。

    而比他更先一步感应到如此变化的,是赵大宝!

    “不好,是之前那家伙!”

    赵大宝眉头一挑,身形一闪,便冲向杀气源头。

    与此同时,他也对庄渊等庄家众人疾呼提醒道:“小心!”

    因为东方笑等人突然前来搅局,他都有些放松对这家伙的警惕,没成想,对方竟是选择在这时候动手了。

    他的反应虽快,然而,还是迟了一步。

    “啊!”

    只听一声痛吟,庄渊老爷子捂着胸口,几个踉跄,便是瘫坐在地,刚刚还气势雄浑的他,面色一下子煞白如纸,那寿衣立马就见红了。

    “庄渊,魏子卿说想你了,让你快下去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