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小道士 > 第225章 小两口 闹变扭

第225章 小两口 闹变扭

    吴凉听了孙宇轩的话,心里也是笑惨了。

    不过他脸上还是一派正气地说道:“哎,不需如此,我辈修行之人做事只讲缘法,谈钱就着相了。这样吧,每张符我收69998,扣除成本费多出来的两千块就当是诸位捐赠给我师门修缮道观的善款了。”

    “吴大哥,两千不够,您这不是骂我们吗。要不我再加两万,凑齐89998,这样您也回去也方便交代。”孙宇轩再次说道。

    两万块钱对于他们来说有时只是一顿饭钱,但眼前的吴凉的确是有真本事的人。若能加点砝码结交到这位高人,在孙宇轩看来,都是值得的。

    而其他三人的想法也是差不多,是以纷纷要求以89998的价格,向吴凉求请护身符。

    吴凉见几人居然这么有诚意,也不好再拂逆他们的好意,便一脸欣慰地笑着点头,取出了几张杏黄色的符纸。

    丁芸颖在看见那几张符纸后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什么狗屁的金钊寿福符,那分明就是吴凉下午教她画符时示范着画出来的低级守护符。

    论成本,刨去吴凉注入其中的一丝道元,真实成本估计都不到一块二毛六。可这丫的,张口就卖出近九万的高价。而更让人无语的时,那些当了冤大头的人还各个兴高采烈,跟仿佛捡了什么大便宜似的。

    一通忽悠后,吴凉最后卖出去了七张“金钊寿福符”。

    其中四张已经被孙宇轩四人贴身收好,两张是张汉梁替杨一帆、林佳雪垫付的。剩下一张倒是比较有孝心的褚梦梅替她年迈的奶奶求的。

    而吴凉在知道褚梦梅多买一张的原因后,对这个穿得比较奔放的女孩有了些改观,于是在交付最后一张道符时不动声色地向里面又注入了三缕道元,将符咒的品质立即提升了一个档次。

    几人得了道符,出去购买药材的杨一帆也赶了回来。

    几味滋补药材下锅熬煮一刻钟,晾凉后给林佳雪喂下,不多时林佳雪就醒了过来。只是她身体虚弱,被附体前又喝了太多的酒,还需静养两日。

    周晓清在征得几人意见后派人将他们送往附近周氏集团名下的温泉山庄休息。

    周小欧也随即跟了过去,不过他在离开之前神神叨叨地将吴凉拉到一边,询问他有没有类似增益持久效果的道符。

    吴凉初听一头雾水,但再看周小欧那一脸猥琐的表情顿时恍然,哭笑不得地送了周小欧一句“你丫滚蛋”,可周小欧笑嘻嘻地没当回事,直到吴凉表示可以送他一张斩桃花的,让他三年之内近不了女色,周小欧才豁然色变,赶紧溜之大吉。

    周小欧跟着孙宇轩一帮人离开后,别墅里就剩下周晓清三人。

    那些目睹了林佳雪出事的服务生自有人会去敲打,而周晓清让周小欧陪着孙宇轩几人去山庄玩乐也是存了希望那些人不要声张的心思。

    毕竟在周家别墅出了灵异事件的事情,传出去也会影响到周氏集团的声誉。

    那些人走后,丁芸颖也打算告辞离开。吴凉更是不想在此久待了,不过临走之前他稍微犹豫了会儿,还是将一块桃木刻的小木牌取出递给了周晓清。

    周晓清不明所以,说道:“这是干嘛?先声明,我可不会像孙宇轩他们那样花个998买你的破烂玩意。”

    “这个不要钱。我和周小欧也算意气相投,你是她姐,又是芸颖的好朋友,还是七月半生的,带着这个可以替你挡一次灾祸。还有,切记最近不要开夜车。”吴凉语气淡淡,将木牌抛给周晓清,便不再多言,转身就走。

    有丁芸颖在旁边看着,他可不想让她误以为自己与周晓清有过什么猫腻。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即使是天道,也捉摸不透女人的心思……

    就在吴凉跟着丁芸颖并肩而行,即将坐进车里时,站在别墅台阶上的周晓清却突然大声喊道:“吴凉你给我记住,别以为送了块破木牌,过去的事情就算完了!”

    过去的事情?过去有个毛事情啊!

    吴凉听到这话,又见丁芸颖柳眉竖起,美眸大睁地看向自己,顿时只觉眼前一黑,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

    朝阳明媚,晨风清爽。这又是一个看上去美好而朝气蓬勃的日子。

    但是,站在丁家别墅顶层做早课的吴凉却有点提不起劲来。

    在吴凉不远处,相隔不过两米的地方,丁芸颖正似模似样地迎着朝阳吐故纳新。经过前一段时间吴凉的悉心教导,丁芸颖已经可以独立完成早课了。

    可是,吴凉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因为自昨天周晓清说出那话后,丁芸颖除了询问了他一遍他和周晓清究竟有什么过往外,就再也没搭理他。

    对此吴凉实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不是他不想向丁芸颖坦白,只是那种事情压根就没法坦白,真说了只会越描越黑。

    所以在昨晚回来的路上,当丁芸颖第一次询问他时,吴凉只能哼哼哈哈地推说自己也不明白周晓清再说什么,坚决不承认以前和周晓清见过,说周晓清故意说那种话只是在捉弄人,是想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

    然而,这套牵强附会的说辞并没丝毫卵用。

    丁芸颖清楚周晓清的性格,知道她不会无中生有。而且,更关键的是,吴凉昨天在前往周家听到周晓清的名字后曾表现出回忆的神色,因此丁芸颖便足可断定吴凉没说实话。

    于是,一气之下的丁芸颖就索性不再搭理吴凉,将其视作空气,从昨晚回来直到现在,没再露出一丝一毫的笑脸。

    而吴凉在郁闷之余,也唯有长吁短叹。

    这人吧,有时候就是这么贱。

    平时丁芸颖对他好的时候,吴凉心中虽喜,久了也有点习惯成自然的心安理得。可现在丁芸颖不理他了,吴凉又觉得失落寡欢,好似生活中突然被挖掉了一大块,难以自适。

    然而,冷战只是吴凉苦难的开始。

    因为血鹜派的威胁已经解除,在家休息了一段日子的丁芸颖也终于准备重返公司。

    吃过一顿气氛冷飕飕的早饭后,丁芸颖便驾车前往公司。作为必须履行护卫的吴凉,也只有跟着前往。但这次他没能上丁芸颖的车,而是被迫与一脸古怪,想笑又不敢笑的赵维成挤在一辆suv上。

    到了天麟大厦后,赵维成和他的两名队员便自去保安处接管监控。吴凉则有气无力地跟着一脸冰冷的丁芸颖乘电梯来到策划部。

    此时策划部的员工基本到齐,众人望着刚当上经理便消失了好一段时间的丁芸颖与和她同步消失的吴凉,脸色都有些怪怪。

    在丁芸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策划部五组成员私下里传什么的都有。

    有人说,吴凉是来历非常神秘的公子哥。因为他的缘故,原来的经理胡伟峰才会被挤走,丁芸颖才能上位。而丁芸颖上位之后突然消失,自然是因为吴公子哥需要人陪。

    也有人说,丁芸颖其实傍上了天麟集团的高层,吴凉只不过是那高层派来监视她的眼线。

    还有人说,丁芸颖与陈秀娟都是总裁助理戴秋和的人,戴秋和将丁芸颖扶上位后就去北美出差,而丁芸颖也在同一天消失就是最好的证据。

    总之,因为出于羡慕、妒忌,在丁芸颖离开的这些天里,部门里一度谣言四起。

    若不是已经知道丁芸颖真实身份的陈秀娟及时出来敲打了众人,只怕谣言传播的范围会更广。到时候,为了东家大小姐的清誉,就算天麟高层想不“血洗”策划部都不行了。

    不过就算如此,陈秀娟也已经将几个造谣造成太过份的人给记在了名单上,准备随时交给丁芸颖处置。

    对于策划部路这阵子的传言,丁芸颖也略有耳闻,正巧因为吴凉昨天的事情,又在气头上。

    是以她在回到公司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通知分管人事部的副总裁张建洲,将那几个喜欢乱嚼舌根的人,包括一个分组组长在内,全部给清理了出去。

    几个突然遭到开除的人自然不服,但是随后人事部拿出的开革理由却让他们哑口无言。什么谎报多报开销票,在给客户做策划案时透露情报给客户的竞争对手等等,种种行为,一桩桩,一件件都被查的清清楚楚,根本不容他们狡辩。

    几人在面色白之余,才意识到原来公司已经盯上他们好久了。

    本来人事部那边还想看看能否多挖掘两个蛀虫,但正赶上丁大小姐心气不顺,作为丁家心腹派系的张建洲自然也就管不了其他,先把这几个害群之马给剔除清理。

    一下子就开掉了五分之一的员工,策划部内其他成员面面相觑,一时人心惶惶。

    虽然事情表面看似与丁芸颖没有关系,但能在天麟集团扎根下来的员工无一不是人精。众人只要一想到被开除的人前段时间都没少说丁芸颖坏话,顿时就变得更加惴惴不安了。

    后来还是总监陈秀娟处事老道,及时出来安抚,这才没耽搁了工作进度。

    不过经此一闹,策划部里所有不和谐的声音就都消失了,丁芸颖随后分派下的各项工作事宜也得到了高效的贯彻执行。

    而因为人手暂缺的缘故,可怜的吴凉则被丁芸颖钦点成整个部门共用的打杂人员。不论哪组有什么杂事,都可以指派吴凉去干。

    其他员工见丁芸颖似乎有意整治吴凉,也乐得落井下石。

    什么装订文件、打印文档、汇总表格,去其他部门比如财务部提交资金申请、报销账务,下楼去买咖啡和各种零食,反正怎么能折腾吴凉怎么来。甚至有一次,两名女员工明明可以一起让吴凉买咖啡的,但她们却故意错开,让吴凉跑了两趟。

    对此,吴凉是既感觉憋闷又无可奈何。要不是不想惹得丁芸颖更生气,吴凉早就放一个“大”把这群如墙头草般的家伙都给放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