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破苍穹 > 第七十三章 第一次炼药

第七十三章 第一次炼药

    狭窄的山洞之内,药鼎中的火焰,反射在山壁之上,张牙舞爪的不断跳动。“藏家xiaoshuo”萧炎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药鼎中那翻腾的火焰,略微有些苍白的脸庞上,密布着汗珠,长时间炼药,是一件极其消耗斗气的工作,而且萧炎此时的功法,又只是最低的黄阶低级,在雄厚程度依旧持久性之上,很难有什么优势,所以,他能在药鼎前坚持炼药接近两个小时,已经很是不易。

    微眯着眼睛望着萧炎再次成功的将凝血草提炼成白色粉末,知道他已经到了极限的药老微微点头,轻声道:“好了,先休息一会吧。”

    闻言,萧炎努力保持平衡的肩膀顿时跨了下来,身子犹如脱力一般,软软的倒躺在了冰冷的地面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膛不断的起伏着,全身酸麻的他,现在简直连一根手指头都懒得再动弹。

    “这种时候修炼,效果最好。”

    瞟了一眼犹如软泥一般躺在地上的萧炎,药老淡淡的道。

    懒惰与勤奋在心中天人交战片刻之后,萧炎又只得万分不情愿的哀嚎着坐起身子,颤抖的双手摆出修炼的手印,然后缓缓的闭目。

    见到萧炎这般模样,药老笑了笑,目光转移到摆放在药鼎面前的十几个玉盒上,玉盒之中,盛满着从凝血草中提炼而出的淡白色粉末,这些都是先前萧炎努力下来的成果。

    玉盒从左向右看,淡白的颜色也是越来越浓郁,到得最后一个玉盒之时,其中的白色粉末,几乎达到了纯白的质地。(看小说还是藏家)

    望着这极为明显的进步,药老有些惊叹的点了点头,心头再次为萧炎那出色的灵魂感知力赞了一声。

    瞥了一眼正在回复斗气的萧炎,药老盘腿斜*着石壁,悠闲的闭目养神,现在的萧炎才提炼出第一种材料,后面还有两种,等着他慢慢努力。\\

    ……

    在闭目修养了接近一个小时之后,萧炎体内那因为斗气的耗尽而显得黯淡的气旋,终于再次散发出明亮的光泽,而且此次的光晕,较之几个小时前,似乎还更亮堂了一点点。

    缓缓的睁开眼眸,全身上下那股酸麻的无力感,也是退散了大半之多,扭了扭脖子,骨头相碰撞的声音让得萧炎舒畅的吐了一口气。

    “修养好了?那就继续吧。”睁开眼,望着再次变得生龙活虎的萧炎,药老微笑道。

    苦笑着摇了摇头,经过先前那般痛苦的炼药过程,萧炎终于明白,自己被药老忽悠了,以前药老炼药,只是伸出手掌随便烧几下,让得无数人为之疯狂的丹药便是火热出炉,这般简单的过程,也给萧炎留下了炼药极为轻松的印象,可如今当自己动手炼制了,他才知道,这东西,简直比苦工搬矿石还要累。

    现在明白,似乎有点晚了,所以萧炎也只得郁闷的叹息了一声,再次端坐在药鼎之前,开始提炼另外两种药材的精粹。“本站关键词藏家”

    有了先前提炼凝血草的经验,这次的萧炎,却是明显要轻松了许多,在烧毁了八颗活气果以及十朵罂粟花之后,终于成功的从两种药材中,提炼出了配置疗伤药所需要的东西。

    从活气果中提炼出来的东西,是一种略微偏黑的细小颗粒,这些细小颗粒有着去淤活血的功效,在野外,一些经验丰富的受伤佣兵,若是没有了足够的疗伤药,就经常将活气果捻成碎肉,用来减轻伤势。

    从罂粟花中提炼出来的,则是一种淡红色的液体,这种液体,有着麻痹神经的效果,可以用来作止痛之用。

    望着整齐的摆放在萧炎面前的三种药物,药老微微点头,轻声道:“所需的材料已经被提炼了出来,现在,就将它们的药力,融合在一起吧。”

    深吸了一口气,萧炎脸色肃然的点了点头,熟练的将纯白粉末丢进药鼎之中,再用温火熏烤了十来分钟,待得纯白粉末略微有些泛红之后,迅速的将罂粟花的液体倒入其中。

    液体刚刚进入药鼎,便是将纯白粉末包裹,在火焰之中略微翻滚了一阵,两者逐渐融合成一种淡红的粘稠液体。

    灵魂感知力努力的控制着火焰的稳,缓缓的熏烤着淡红的粘稠液体。

    在火焰的不断熏烤之下,粘稠液体逐渐的化成了一种暗红的糨糊形状。

    从透明镜面处死死的盯着药鼎中那团暗红的糨糊,萧炎略微迟疑,将活气果的黑色小颗粒,也投进其中。

    黑色小颗粒进入药鼎,可却并未有什么变化,大团的细小颗粒,在火焰中来回蹦跶,就是不肯如愿的融合进暗红糨糊之中。

    “各种材料对稳的抗性都是不一,所以,你必须学会随心所欲的控制鼎中任何一处的火焰稳,需要低温的地方,你则要压制火焰,需要高温的地方,你则要放开压制提升火焰稳…”望着急得满头大汗的萧炎,药老淡淡的道。

    舔了舔干枯的嘴唇,萧炎点了点头,连忙分出一簇灵魂感知力,努力的控制着细小颗粒之下的火焰缓缓的提升着稳。

    “嘭…”

    随着灵魂感知力放开对稳的压制,一簇不受控制的火焰猛的腾了上来,只是片刻时间,便将一小半黑色颗粒焚烧成了灰烬,吓得冷汗直流的萧炎赶忙死命压制。

    灵魂感知力一方面要保持着一边的火焰稳,一方面又要提升着另外一边的火焰稳,这种一心两用的要求,实在是让得萧炎头疼不已。

    不过在经过好几次的险情之后,萧炎也终于是从手忙脚乱中静下神来,摸去额头上的冷汗,深吐了一口气,体内所剩无几的斗气,全部灌注进了火口之中。

    药鼎之内,细小的黑色颗粒在不断增高的稳下,终于是承受不住的爆裂开来,一撮撮乌黑色的粉末,缓缓的飘进了那团淡红色糨糊之中,将后者的颜色,染得更加深沉…

    当最后一撮乌黑粉末飘进糨糊之中后,萧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手掌缓缓脱离了火口,而随着萧炎手掌的抽回,药鼎中的火焰,也是逐渐的熄灭。

    望着气喘不停的萧炎,药老微微一笑,手掌一挥,药鼎的鼎盖便是掀飞而落,右手一招,鼎中大团的深红糨糊,凭空飞跃而出,最后悬浮在山洞半空。

    瞟了瞟那团散发着浓郁药味的深红糨糊,药老手掌凭空切下,而随着其手掌的挥动,那团不断流动的深红糨糊,也被分割成了起码上百块细小的糨糊液体。

    一手从萧炎手中拿过纳戒,药老手指一弹,上百个小玉瓶,顿时摆满了狭窄的山洞。

    将玉瓶摆好后,药老随意的一摆手,半空中那些糨糊液体,便是准确的落进了玉瓶之中。

    随手取过一只玉瓶,药老笑着将之递给萧炎,戏谑的笑道:“恭喜你,第一次炼药成功!”

    迫不及待的接过玉瓶,萧炎望着里面那成色并不太纯净的深红药液,心头却是忍不住的涌上一股兴奋的自豪感觉。

    “嘿嘿,从此以后,我也算是一名炼药师了!”(快捷键:←)

    上一页&nbsp&

    回书目(快捷键:enter)&nbsp&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