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十二章 空调
         阿贵、王磊的丧事办得很简单,又或者说很潦草。..-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外省过来打工的,一般家里面条件都不好,而这一回,公司那边也自知理亏,赔付了不菲的抚恤金----有人说是二十多万,有人说是四十多万。

    总之不管是多少万,家属满意了,不闹了,就直接送火葬场烧成了骨灰,然后带着骨灰盒和抚恤金离开了。

    至于小张,因为是交通意外,所以公司倒是省了一笔钱,意思意思就行。

    阿晴临走的时候在找过我一回,对于我没有对她隐瞒阿贵死因一事,向我表达了感谢。

    这女孩子之前来过一回,柔柔弱弱的,而且还特别害羞,而这次不知道是家里出了变故的原因,还是读大学长了些见识,为人处事,似乎跟很多大人相差不多了。

    至少在她身上,我已经看不出太多农村孩子自卑拘束的影子。

    当一切都完结之后,生活还在继续,我又重新回到了公司,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工作,至于医生之前跟我讲起了事情,则被我抛到了脑后去。

    不是我不怕死,而是因为我根本就不敢去检查。

    一检查,就得花钱,没事儿还好,若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查出是肿瘤啥的,我肯定是废了不说,家里面自然也得垮了去。 o m

    母亲死后,我父亲就下岗了,这些年一直在街道摆个自行车摊维持生计,根本就没有啥钱;而我还有一个弟弟,正在读高中,再过一年就要考大学了,想一想上大学的学费,就足够我父亲头疼的,而倘若是我再查出有啥事儿,这个家就自己垮了。

    出院之后,我像一个鸵鸟,将脑袋埋在沙子里,装作什么也看不见。

    然而逃避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该来的,还是会来。

    我平静的生活再一次被打破,是因为新搬来的室友。

    我们公司的宿舍条件很不错,有空调、有独立卫生间,电视、家具和网线,一应俱全,而且两人一间,算是很不错了,所以床位比较紧缺;不过因为阿贵的关系,出事的一个多月内,都没有人敢调到我这里来。

    他们嫌这儿晦气。

    一直到公司新招的大学实习生过来,这些新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就服从了后勤部门的安排。

    新搬来过来的这个室友姓黄,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据说是中山大学的,很牛逼的样子,过来我们公司的人事部实习,顶替的是以前小张的职位。

    人事部在我们公司,算是比较重要的部门,薪水也比较高,这个小黄刚出社会,多少还有一些学生气,为人也比较骄狂,自我感觉良好,所以对我的态度也谈不上多亲热。

    两个人虽说同在一个屋檐下,但也仅仅只是点头而已,话说得不多。

    我这人有一个性格,叫做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而像小黄这种,我也不会热脸去贴人的冷屁股。

    一开始两人还相安无事,而在第三天的夜里,入睡之前的时候,小黄突然跟我谈起了这宿舍之前的室友阿贵来,问我这人是不是在医院跳楼自杀了啊?

    我不愿意在人前多谈这事儿,只是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

    小黄见我点头了,确认之后,脸色马上就变了,开始喋喋不休起来,一会儿说自己倒霉,一会儿又说后勤部的家伙太鸡贼了,明明知道这儿晦气,还把他安排在这里,等明儿了,他非找人算账去。

    我躺床上,被他弄得睡不着,就不耐烦地应了他一句,说你安心躺着就是了,难不成晚上阿贵还来找你不成?

    听到我这话,原本就有些膈应的小黄顿时就不干了,嚷嚷着要换宿舍。

    我本来就有点儿烦他这人,听到他这么说,就顺着说一句,说要换早换,别等到阿贵找你来了,缠上你,到时候就算是换了,也走不脱呢。

    小黄似乎知道我在故意吓他,神经病一样跳了起来,气呼呼地吼道:“妈的,要真的有本事,就出来给我看一看,老子活了这二十多年,还就真的没有见过脏东西呢……”

    我懒得理他,将被子盖住头,冷笑,想着你是没见过,要是见过,就你这小模样,指不定得尿裤子。

    我白天工作很忙,本来就疲累,小黄那边刚刚消停一些,我就睡了过去。

    半夜里,我睡得迷迷糊糊,突然间感觉身子冰凉,我以为是小黄把空调调得太低了,爬起床来,打开床头灯,想要找空调的遥控器,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才瞧见小黄的床上,并没有人。

    这家伙跑哪里去了?

    我正疑惑,听到卫生间有水声,就没有在意,以为小黄是在蹲厕所呢,于是满屋子找遥控器。

    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心中奇怪,来到卫生间的门口,低声问道:“小黄,你有没有拿空调遥控器啊,好冷,你到底调了多少度?”

    凭着自觉,我感觉现在的温度估计都调到十五六度了,室内循环的冷风不断地吹着,弄得我一身鸡皮疙瘩。

    也不知道小黄在干嘛,我喊了两声,里面一点回音都没有,只有滴滴答答的水声传来。

    我知道这个家伙又在耍小性子,心里面也来气了,懒得跟他争吵,回到床前来躺下,想着这个家伙若是个美女,我容忍一下也就算了,可尼玛一糙老爷们,还这么不懂事,真的是够人受的。

    我又不是你爹,又不是你妈,凭什么这么惯着你?

    我脑子里一阵胡思乱想,想着回头我还得再吓吓他,把这个麻烦的家伙给赶走最好,免得天天出现在我面前,弄得我恶心死。

    想着想着,我就感觉怎么这么冷,我盖了一床毛毯,都感觉那凉意从床下面渗透过来。

    我翻来覆去一会儿,决定实在不行,就把空调的电源给关了算逑。

    想到这里,我又从床上爬了下来,抬头朝着墙上挂着的空调望了过去,结果这么一看,弄得我浑身就是一哆嗦。

    墙头上那空调,根本就没有开。

    空调开没开,一般都是凭温度来感觉,不过在空调的右下方那里,会有一个绿色的指示灯,常亮表示开启,我这里就开了床头灯,屋子里有点儿昏暗,所以朝墙上一看,很容易就能够瞧出空调到底有没有开启。

    我以为自己眼花了,又眯着眼睛瞧了一下,瞧见空调真的没有开起来。

    那么问题来了,在这大夏天里,尽管是夜里,温度也是很高的,屋子里面没开空调,怎么会这么冷?

    若是以前,我或许不会有太多乱七八糟的想法,然而经历过医院惊魂之后,我已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了,一反常,就忍不住往那方面靠,难免就有些浮想联翩,越想越害怕。

    人是群居性的动物,尽管小黄这几天的表现让我挺讨厌的,但是我最终还是决定跟他说一声。

    两个人一起,总比一个人要有安全感一些吧。

    想到这里,我又来到了卫生间门口,一边敲门,一边对小黄说道:“小黄,别弄了,我跟你讲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们的空调关着的,但是室内的温度却很低,不知道什么回事,你在不在,赶紧出来一下子……”

    那家伙在里面,不过就是不回话,我心里面开始有点儿生气了,想着妈的老子惹你了还是咋的,脾气咋就这么大呢?

    卫生间的小黄没有回应,我想着老子不理你了,爱咋咋地,我先出去了,回头再说。

    想到这里,我又回到床边来,把衣服穿上,顺手拿了新买的手机和钱包,就不准备待在这里了,结果我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抽水马桶的冲水声,紧接着那卫生间的门就给推开了。

    我本来是准备走的,不过小黄正好出来了,我就准备跟他提醒一声。

    不管他再任性,有的东西该提醒的,我还是得提醒一下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心安。

    我等在卫生间门口,小黄从里面走了出来,瞧了我一眼,低着头,一声不吭地朝着他床那边走了过去,我瞧见他穿着睡衣,不过浑身**的,有点儿奇怪,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说小黄,你怎么回事?

    小黄的胳膊很凉,被我抓住之后,受惊一般地使劲拽了回去,头也不回地朝着床上走去。

    我手掌一滑,感觉黏黏的,拿回来一瞧,发现手掌上面黏糊糊的一滩,有点儿黄,又带点儿血丝,怎么看都像是屎。

    我放到鼻间闻了一下……

    呕,还真的是屎!

    好恶心啊……当确定手掌上面这黏糊糊的玩意真的是屎时,我心中顿时就是一股怒火升起,三两步走到小黄的背后,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翻过来,恶狠狠地骂道:“黄养图你到底想干嘛,这是什么意思?”

    我本来想教训一下小黄,没想到他一转过来,我整个人都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