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三十三章 南海传承 为24小时浏览过5300加更

第三十三章 南海传承 为24小时浏览过5300加更

         藏在我身后的小米儿,眉目之间,跟我那前女友长得有六七分相似。手机请访问:m..小娃娃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意,有一种拥入怀中保护的冲动。

    真的,每一次瞧见这个小东西的时候,尽管我内心的理智知道她是一根套在我脖子上的索命绳,但仍旧对她生不出一丝怨气来。

    血脉相连,生死与共。

    我想这就是很多初为人父、人母的朋友所共同拥有的一段心路历程吧?

    小米儿藏在我的身后,而我下意识地张开双臂,想要护住她,而这时我那便宜师父则是哈哈大笑,转过身子来,对老鬼说道:“瞧见没有,这小子是真的善良吧?”

    老鬼脸上有些冷,闷声说了一句:“他就是有些不知死活。”

    他们的对话让我无语,回头看了小米儿一眼,她白白嫩嫩的小脸上写满了对我那便宜师父和老鬼的恐惧,恨不得想要扎入我的身体里去。

    不过被那南海降魔录给镇压着,她却又进退不得,只有吱吱的叫唤,像个小猫儿一般。

    便宜师父瞧得有趣,拍着手笑:“哎呀,我以前可没见过这么好玩儿的东西,不是鬼魂,不是怨魄,而是最为纯粹的灵体----自然而生的灵魂,但是却又比天然孕育的强上许多……”hei yaп ge最新章节已更新

    他盯了好一会儿,不由得感叹道:“说真的,别说是旁人,就算我是你师父,瞧见这宝贝,都忍不住下手了。”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苦起了脸来,说她真的有那么宝贝?

    便宜师父点头说道:“当然,我虽然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是个什么样的原理,却晓得摸骨望气,推导天机----这小东西身上蕴含着一缕先天灵气,用这东西为引,能够化朽木为神奇,将一个人的根骨天资彻底改变,让根本没办法修行的人也成为奇才,你说让不让人眼红?”

    他这般说,我倒是明白了他的苦心,并非是师父觊觎我腹中的这蛊胎,而是提醒我,此事一定要保密,千万不要让别人知晓,要不然,这世间见财起意的人,可真不少。

    至于我师父,他自谓寿元将尽,哪里会打这玩意的主意,而老鬼……

    我差不多都已经确定他不是人了,自然晓得他对这个,肯定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的。

    便宜师父观察了好一会儿小米儿,这才对她招手,说小朋友,你过来,爷爷这里有颗很好吃、很好吃的棒棒糖哟……

    我:“呃……”

    便宜师父的猥琐让我简直就是无地自容,然而他招手的方式十分特殊,还结得有手印,在这样的拂动之中,尽管小米儿紧紧拉着我的衣角,却不得不一点儿一点儿地朝着他的手掌处飘了过去。

    当小米儿完全被便宜师父掌控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我有一种刚想要冲上前去,一拳揍在便宜师父脸上的愤怒和冲动。

    就在我双眼憋得通红的时候,一只宽厚的手掌按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抬头一看,却见老鬼冲着我的额头拍了一掌,厉声喝道:“咄!”

    我浑身一震,耳边听到老鬼的声音:“你别胡来啊,师叔这是在帮你研究蛊胎的特性呢。”

    我被老鬼一拍,整个人都清醒了几分,想起刚才胸口翻腾不定的狂躁和冲动,有些莫名其妙,而这时我那便宜师父则笑了,说无妨,小鬼头还想跟我玩心理战术,到底还嫩了一点,当着我的面,她影响不了谁的。

    说完这话,我瞧见便宜师父不再管我们,而是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一开始,我知道他在念南海降魔录。

    我对这个文字熟悉无比,几乎能够倒背如流,然而像他这般的语调和咬文嚼字,却又显得十分陌生,就在我犹豫不觉的时候,他的手一指,顶在了我的额头上,我居然就不由自主地跟着他喝念出来。

    他念一句,我念一句,就好像复读机一样,无论是语言还是神态,都一模一样。

    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好像他手中的牵线木偶。

    整个过程我清醒无比,便宜师父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和表情,我都记得清晰无比,然而南海降魔录一过,他居然开始喝念起了别的经诀来。

    有“南海龟蛇技”,有“玄武金刚劫”,有“十三层大散手”……

    每一种经诀,他都会十指飞动,而在他掌心处的小米儿则会随着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来,有的有点儿类似广播体操,有的则宛如柔媚的舞蹈,又有的大开大阖,让人感受到其中的阳刚之美。

    被这样控制着,小米儿显得十分痛苦,她嘴唇咬得紧紧,但是我却仍然感觉到耳边有尖叫。

    我的腹部不断动弹,宛如雷鸣,痛得如同刀绞一般,我忍受不住,想要出言乞求他听一下,然而却说不出半句自己的话儿来,只有像个木偶,跟着他不断地念着经诀。

    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总之就是度日如年。

    到了最后,我终于忍受不住了,大叫了一声,觉得头部如同重锤击中,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篝火依旧在,只不过换了新的一茬。

    洞子里只有老鬼,他离着火堆远远,捧着一本线装书在看,而我那便宜师父,却不见踪影。

    我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黑暗沉沦的噩梦,浑身汗出如浆,又酸又臭,但是仔细回想起来的时候,却什么也不记得,反倒是想起自己昏迷之前的情形来。

    我摸了一下腹部,感觉到里面有心跳声之后,这才放心下来,问老鬼到底怎么回事?

    老鬼瞧了我一眼,放下蓝皮书,耸着肩膀说道:“你是指你自己,还是那个小东西?”

    我说都有。

    老鬼告诉我,说那小东西被剑妖师叔给镇压住了,勉强能够听话,至少不会害你,至于你----你知道你上前天有多强么?

    上前天?

    我一愣,说我已经昏睡了三天了么?

    老鬼点头确认,然后说前天我那便宜师父其实是在作一种独特的门派传承,这是一种类似于佛教醍醐灌顶的仪式,在不经意之间,让我的潜意识里接受着他传授的诸般心法灌输。

    一般来说,常人顶多受到一项,就已经扛不住了,只有根骨奇佳、意志卓绝之人,或许才能够受得了三五样。

    我知道老鬼之前也拜在了师父口中那“师兄”的门下,必然也是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就问他受了几样,老鬼沉默了一下,告诉我九项。

    我大为震惊,诧异地说老鬼你真的太吊了,完全是那些所谓“根骨奇佳者”的两倍以上。

    老鬼没有半点儿骄傲,而是平静地问我道:“你知道你承受了多少么?”

    我摇头,老鬼的眼神有些古怪,过了好一会儿,才让我自己在脑海里回忆,毕竟这是南海一脉的当家之法,灌输了多少,只有当事人最为清楚。

    我平心静气,细细默念了一番,突然间猛然一瞪眼……

    二十五样!

    尽管记忆有些模糊,但我却还是能够肯定,我那便宜师父整整给我灌输了二十五样各种不同的心法和经诀?

    当我说出这个数字来的时候,老鬼并不惊讶,反而是一脸古怪地说道:“师叔说你的上限应该并非如此,只不过他会的也只有这一些,要不然还有更多----这蛊胎虽说能够改变人的根骨,但绝对如此夸张,所以师叔告诉我,说你本身,就是一个绝佳的修行奇才;他还让我问你,说你的家里,父系和母系的家族里,有没有修行界的人?”

    我整个儿捋了一下,摇头,说我还真的不知道,咱就一普普通通的技术员,要有这路子,何至于如此?

    老鬼笑了笑,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你的起点高,不过这并不代表日后的成就也高;兄弟,你得多努力,回去让那些曾经践踏过你尊严的家伙们瞧一瞧。”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眼前不由得浮现起了罗平的脸。

    紧接着林警官穿着制服的娇俏模样,也浮现到了我的脑海里面来。

    南海灌顶,不过是囫囵吞枣,我越发地摸不到边了,也不想再琢磨,问我师父去了哪儿,老鬼说去探路了,咱也不能一辈子待在这儿,总得重见天日不是?

    没多久,我师父就回来了,告诉我们搜查已经过去了,事不宜迟,赶紧离开此地。

    我还来不及多问,便被拽着离开了这洞子。

    我们在水潭之中浮出,简单收拾一番,趁夜离开此地。

    在山里赶了一夜,清晨的时候我们潜入附近村子里偷了几件衣服,再接着到了附近县城,乘坐大巴离开。

    两人似乎早有主意,也不多言,我一路上都没有逮到什么机会说话,一直等坐上了大巴,感觉朝北而上,这才小心地问我师父,说现在我们准备去哪儿。

    没想到他话儿还没有回复,大巴却是停在了路边去。

    我们在后车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过了一会儿,前面的司机发话了,说前面有警察盘查,让大家准备好身份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