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十五章 学以致用

第四十五章 学以致用

         真的是想瞌睡来枕头,对方是地头蛇,不过我们却是过江猛龙,本事在手就不怕事,只是怕没事。..-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我们两个人,千里迢迢地跑到了梁溪来,不是过来旅游逛风景的,若是凡事都畏畏缩缩,不敢向前,只怕等我们找到那叫做一字剑的家伙时,师父的坟头都已经长出一茬茬的草了。

    所以瞧见这帮家伙围了上来,我们不但没有半点儿畏惧,脸上反而露出了笑容来。

    哈、哈、哈……

    两个人,被总共九人给围住,而且这九个人明里暗里,手里都藏着利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笑得出来,是傻子么?

    不过说句实话,这年头敢随意出头的,怎么看也都是二愣子。

    先前被我踢了好几脚的那个家伙,身上的脚印子都没有拍去,让前后将我们给围在了这无人的巷道里,瞧见基本上该不会跑脱之后,就狞笑着走上了前来。

    他得意,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让你们强出头吧,现在落到了老子手里,还有什么说的?

    我笑,说那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说法?

    对方一脸骄狂,说出来混事,咱也不会把事情做得太绝了,这么着,你们把身上的钱都留下,算作是给我的赔偿;另外你,就是你,给我跪下,规规矩矩地磕三个响头,叫爹----叫得我乐意高兴,就放了你们。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我无语,没想到这做贼的,胆儿居然这么足。

    不过还没有等我说话,旁边的人就纷纷举起了拇指,说花脸哥为人真仗义,要是照老子的脾气,直接卸下一条胳膊,看你们还敢多管闲事不?

    对方摆明了态度,显然是不肯善了,这一堆人摩拳擦掌地上来,当真是有些唬人。

    老鬼瞧了我一眼,说王明,我瞧你在火车上有些收获,要不然给你练练手?

    他见过的场面比我多,对于这种情况,自然是不在话下,并不紧张,而我也是出入门道,一来有鲲鹏石在身,力量的增长也是卓有成效,与人交手的道理和手段也懂一些,再加上刚刚顿悟的炁场感应,以及肚中的蛊胎……

    我这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差那么一点儿经验了。

    好!

    我点了点头,不过瞧见这一帮人,心中多少也还是有一些忐忑,回头又补了一句,说老鬼你可跟我看着啊,要是有什么情况,你可不要袖手旁观啊?

    老鬼没有应我,只是平静地笑,说相信自己。

    相信自己。

    南海龟蛇技之中,讲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与人交手并不复杂,也没有太多的套路,只需要记住一点,随机应变。

    随机应变,说得简单,但是这世间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如果别人比你更快,想得比你更远,那又如何办?

    我心事重重,忧虑颇多,然而对方却并没有打算给我太多思考的时间,那花脸哥瞧见我迟迟没有动静,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狞笑,左右招呼,说这小子不懂得做人,咱就替他父母,教一教他!

    说话间,两个膀大腰圆、恨不得在脑袋上写着“我是打手”的壮汉就越众而出,露出结实的肌**子冲了过来。

    这两人手上都没有兵器。

    显然,这帮人虽然气势汹汹,但也并不想弄出太大的动静来,主要还是以拳头为主,把我们打服了,既出了气,也达到了目的。

    两个壮汉速度很快,几乎一动身,就冲到了我的跟前来。

    若是往常,我恐怕已经吓得转身就跑了,然而等真正进入修行者的世界之时,我这才发现,他们虽然气势汹汹,看着好像很雄壮,然而却并没有那么可怕。

    原本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拳头,在我凝住神志来的时候,突然变得缓慢了一些。

    当然,这不过是我的感官而已,事实上,他们还是很快的。

    我的意识先行一步,然而身体终究还是有些艰涩,所以并不能先人一步,只有借力打力,在对方一拳头砸过来的时候,我也猛然出了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腋下部位。

    他的拳头擦着我的脸颊划过,差一点儿就砸在了我的脑袋上。

    但是我那化作蛇头的长拳,却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对方的腋下部位,热流一过,劲气吞吐,那人就好像被人扎了一针般,惊声尖叫了起来。

    有效果?

    一击得手,我的信心大增,身子倾斜,将这人给直接摔倒了地上去。

    这个身高得有一米八五以上的大汉,被我四两拨千斤,轻松地摔倒在地,而我很顺利地又抵住了第二个人的攻击,没有任何犹豫地施展了“老龟探头”一招,手化作爪,抓在了对方的胯部处。

    那人悲鸣着跪下,两眼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我之前的手段是没有招式和套路的,但是这一招老龟探头,却是南海龟蛇技的经典套路。

    虽说无招胜有招,但其实有招也很毒辣。

    电光火石之间,我把两个壮汉给撂倒了,心中顿时就是信心大增,几乎都没有等待对方反应过来,直接就朝着前面冲了过去。

    花脸哥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手中的匕首及时挥出。

    当他的匕首拿出来的那一刹那,说实话,我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恍惚。

    不过很快我就被他缓慢的动作给稳定住了。

    这么慢,又算是有刀,那又如何?

    战斗还在继续,我就好像周星驰电影里面打通了任督二脉的男主角,觉得力量在身体里纵横扭转,浑身都是使不出的劲儿来,没有给对方一点儿机会,不多时,就见跟这帮人给全部打趴了。

    没有一个人能跑开。

    当瞧见小巷子里,除了老鬼之外,再也没有一人能够站立,那些嚣张的家伙在我的脚下呻吟之时,我整个人都为之颤抖。

    这就是拥有力量的感觉,简直是太让人着迷了。

    还未有等我享受完这快感,突然有警笛传来,我和老鬼互看了一眼,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巷子的另一头逃开。

    像我们这种持有假身份证的人,不管什么缘由,都没必要惹皇气。

    警察匆匆而来,瞧见相互搀扶而起的花脸哥一伙人,双方都挺熟悉的,一个中年人冲着花脸哥叱呵,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花脸哥哪里会说真话,只是敷衍两句。

    他是老油条,凶器都扔了下水道,警察拿他也没办法,呵斥几句之后,便带队离开。

    警察走后,花脸哥骂骂咧咧,跟身边的同伙相互搀扶着,准备离开,然而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离开的老鬼和我又重新拦在了他们面前。

    先前是他们堵我们,现在换了一个角色,当瞧见老鬼和我缓步走过来的时候,花脸哥脸色数变,最终还是选择了低头做人,冲着我拱手,说兄弟,你是高人,咱有眼不识泰山,惹错了人,您就当我是个屁,放了我行不?

    事情要是有这么好办,我又何必打这么一场架?

    老鬼走到花脸哥面前来,寒着脸,说我们不走,不是想要报复你,只是想问你一句话。

    花脸哥问您想知道什么,我能告诉的,绝对不推辞。

    老鬼问你知道一字剑这个外号么?

    花脸哥一脸茫然地摇头,说不知道,听都没有听说过。

    啪!

    老鬼抬手就是一巴掌,花脸哥整个人就给扇得跌飞到了巷子的墙壁上去,旁边的人群情汹涌,要不是刚才的教训,说不定又暴乱了。

    花脸哥懵着头爬了起来,说大哥我说的是实话,我们真不认识什么一字剑。

    老鬼眼皮一翻,说我不管,一字剑就在梁溪,你不知道,一定有人知道,所以你负责带着我们去,可懂?

    当贼的,就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最有眼色,知道老鬼这人话不多,但是狠,真的要弄,绝对不会留情,当下也是连忙点头,说行,我认识一个人,或许可以帮你们。

    花脸哥遣散同伙,在我们的押解下,乘坐出租车,出了城,来到了郊区一个收破烂的废品站。

    花脸哥进了废品站,穿过一堆破烂和铁棚子,来到了最里面的一个小院子外,冲着里面喊,说师父,我这里有两个朋友,要问一件事情。

    他推门而入,我和老鬼也跟着走了进去。

    我们都不觉有疑,然而一跨入其中,门后突然传来一声低喝:“别动,动一下,老子就崩了你们!”

    我没动,余光一扫,却瞧见门后有两个人,正拿枪对着我们。

    而在正面处,则有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头,正笑吟吟地看着我们,不紧不慢地说道:“好本事啊,把我洛三手的人给打得落花流水,真英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