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章 另一个故事

第四章 另一个故事

         放了它!

    曼妮再一次地重复说着,我没有理会在我手中胡乱挣扎的那坨玩意,而是回过了头来,盯着陡然间转变“画风”的曼妮,平静地说道:“你什么意思?”

    那女人笑了,枪口指着我的眉心,说你看不出来么,我让你把它给放了,不然我就开枪了。.-

    我平静地说它的生死,不过就在我的一念之间,但是放了它,也是可以的,我只是想听一下你的解释。

    女人惨笑,说好,你想知道原因,我可以告诉你。

    曼妮又跟我讲了一个故事。

    其实她并没有骗我,她的确是有一个初恋男友,在高中的时候谈的,而且后面所有的事情也都是真实发生的,唯有一点她没有跟我仔细讲,那就是她毕业之后,回到渝城的第一天晚上,就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当年的那个青葱少年从远处翩翩走来,抱紧了她。

    一切都如同当年一样,初恋的感觉又重新回到了她的心头,然而一切过后,少年告诉了她一件恐怖的事情。

    当年的他,并没有劈腿,也没有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她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因为她父亲的介入,使得少年不得不如同被操纵的木偶一般行事。

    他所为的,不过是曼妮父亲答应的一个工作职位。輸入網址:heiyaпge.觀看醉心张節

    少年的父亲下岗了,一家人衣食无落,对于这份工作十分需要。

    事情仿佛就这般结束了,然而后来却出了变故。

    为什么呢,因为曼妮把她跟着少年偷尝禁果的事情给说漏了嘴,这事儿可把曼妮父亲给气坏了,在家里大发了几次雷霆。

    曼妮父亲是个生意人,家大业大,自然不可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她四叔却是个混社会的人,这些年来经济上一直得兄长照顾,就记在了心里去。

    她四叔是个莽撞人,觉得要想给曼妮父亲消气,只有一个办法。

    把那小子给栽了荷花。

    那么什么是栽荷花呢?这其实是一个典故,出自于以前西川袍哥会里,就是把那人用重物给绑着,然后沉到江里去,如同种荷花一般。

    曼妮四叔是一个十分有执行力的人,而且手下也有一票混江湖的小兄弟,头天听到消息,第二天就把那小子给绑着沉到了江水里,回头把这事儿给她父亲一说,曼妮父亲没有二话,立刻就给了一笔钱,然后让办事情的小兄弟到外面去躲风头了。

    当曼妮得知了真相,浑身冰冷,抱着跟前的小男人,说那你为什么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呢?

    初恋男友告诉她,说我不是人。

    曼妮四叔把他沉入的地方,正好是江里的一个水眼。

    所谓水眼,也就是水流汇集的时候,所产生的强力水涡,一般都有着强烈的吸力,而这种地方,是阴气最为聚集之处,这种地方,是最容易诞生厉鬼的。

    曼妮这初恋男友是名校高材生,如果照着这轨迹下去,妥妥的北大清华,然而却憋屈地死在了这里,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于是他的残魂就不肯离去,留了下来。

    他死前最大的执念,就是曼妮。

    所以就缠上了曼妮。

    一缠就缠了好多年,一直到了曼妮回到渝城,他觉得不能够再这样下去了,于是就现身出来,想跟曼妮告别,然后前往幽府,从此两无相欠。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打断她,说既然这样子,那不是正合你意,为什么还要闹成这个样子?

    不!

    曼妮大叫,说不,我不能让他走,我还爱着他,他走了,我在这个世间多寂寞啊?

    我更郁闷了,说既然如此,你就和他好好待着呗,人鬼情未了,听着多让人感动啊,我都忍不住流出两滴眼泪来了。

    曼妮摇头,说不行的,他是鬼,我是人,人鬼殊途,他如果跟我待在一起,我的阳寿就会被他给吸去,慢慢的,就只能折寿,最终还是会死去的。

    我说啊,那怎么办?

    曼妮望着我,说他跟我讲了一个方法,那就是如果能够找到一个替死鬼,帮他去死的话,他就能够还阳,和我一起,过着双宿双飞的生活了。

    我一拍大腿,说这是个好办法,你看呢,杀死他、拆散你们的人,是你爹,或者你四叔,你们随便选一个都成。

    曼妮摇了摇头,说不,我们选中了你。

    我一脸苦相,说为什么啊,我又没招你们,又没惹你们,凭什么找我麻烦啊?

    曼妮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啊,我其实挺喜欢你这人的,不过他既然选到了你,自然就是有他的原因;而对于我来说,如果能够让他还阳,不管什么事情,我都愿意为他去做----这是我欠他的,就应该还给他。

    我捂脸,说哎呀,你别说了,讲得我好感动啊,你说吧,我能够为你做些什么?

    我这么的配合让曼妮十分意外,她问我道:“你为什么会这样?”

    我说不这样,还能怎么样,你的枪口稍微一抖,我的小命就没有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说吧,我看怎么能够配合你。

    曼妮说那你先把它给放了。

    我摇头,说不行,我一放手,你的枪就开了,我看得出来,你不常用枪,手抖,所以还是帮你拿着吧----你还别说,你男朋友挺烈的,又滑又有力。

    曼妮说好,你跟我来。

    她抬着枪,一直指着我,让我跟着她一路走到了卧室里面的卫生间,当她将帘子拉开来的时候,我瞧见那浴缸里面,躺着一具灰白色的骸骨。

    骸骨之上布满了水草和淤泥,里面甚至还有虫子爬来爬去……

    好吧,我恨透了浴缸!

    瞧见浴缸里面躺着的那玩意,我汗颜,说这不会是你从那水眼里面挖出来的吧?

    曼妮点头,说是,为了把这骸骨完成的捞起来,我花了三个月学习潜水,然后又部署了一个多月,才将它给弄出来,甚至为了它特意在这里买了一套房子来安置……

    我听在耳里,只有在心中狂呼:“尼玛,有钱人怎么都这么任性啊?”

    啊、啊、啊、啊……

    曼妮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而是平静地指着我的额头,说既然你愿意配合,那你就躺进浴缸里面去吧。

    躺进浴缸,然后骸骨附灵,将我给掐死,把我填入水眼里,这样子它就可以解脱了,再然后找到那种刚死不久的身体,便可以还阳……

    这一套流程,我又不是不知道。

    毕竟,现在的我,比他们这帮半调子要专业的多。

    我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劝了一句,说姑娘,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说,其实还阳的话呢,未必需要用人来替死,我有很多方法,你愿不愿意试一试?

    曼妮漫无表情地动了动手枪,说过去,躺下来吧。

    我没有再说话了。

    看得出来,一个女人一旦陷入了爱情的漩涡里,当真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的,而且她似乎还把自己给感动了,浑然不觉得自己在做什么违法的事情。

    我微笑,说好。

    我在曼妮手枪的指着下,朝着浴缸那里走了过去,因为卫生间到底还是有些狭窄的缘故,我们两人正好错肩而过。

    就在那一瞬间,筹谋许久的我身子微微一晃,然后骤然发力,使劲儿一拍。

    曼妮握得紧紧的手枪给我一下子就拍到了浴缸里去,她惊慌失措地尖叫了一声,想要扑过去捡起,结果被我一把给按在了马桶上面。

    曼妮发疯一眼地挣扎,好像要张嘴来咬我,结果还是被我给稳稳按住了。

    过来好一会儿,她才放弃了挣扎,抬起头来,问我到底想要怎么样,我望着她的眼睛,说你刚刚想让我去死,现在又来问我想要对你怎么样,说得好奇怪哦。

    曼妮一下子转变了态度,哭了,说求求你,不要伤害他……

    我知道她在指什么,将右手上不断挣扎的那玩意给拿到她的面前来,瞧见这像虫子一样不断游动的家伙扭动着,轻拂着曼妮的脸,忍不住说道:“我刚才说过,我其实有很多办法可以帮助你们的。”

    曼妮眼睛一亮,说好啊,你有什么办法,快说出来,你放心,钱不是问题。

    我右手猛然一捏,十三层大散手的夺阴手猛然发作,那一团鼻涕虫般的玩意拼命挣扎了一番,最终灰飞烟灭。

    我站了起来,拍了拍手,淡淡地说道:“可是,如你一样,我也不想给你们机会----好了,这不是一个愉快的夜晚,但还是祝你晚安。”

    说完这句话,我不顾失魂落魄的曼妮,潇洒地转身离去。

    当我走出房门儿的时候,听到浴室里传来一道声嘶力竭地尖叫声,响彻了整个楼层。

    那天我觉得自己潇洒无比,将小人物的逆袭展现得痛快淋漓,然而到了第二天,我方才感觉到后悔,因为天还没有亮,我就接到呆呆电话,他问我是不是犯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警察找到他,询问我租房的地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