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九章 老王妈妈

第九章 老王妈妈

         呜、哇、哇……

    我整个人都疼得快要昏死过去,然而这一声破天荒的婴儿啼哭声,却又将我给拉回了现实之中来。.-

    刚才几乎要撑爆了的肚皮,现在终于可以轻松了一些。

    因为它终于被撑爆了!

    剧烈的撕裂感让我疼得眼冒金星,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摇晃。而在这晃荡的世界里,我瞧见了有一只白白嫩嫩的手,带着污秽的鲜血,从我的肚子里剖开,平平地伸了出来。

    妈的,我这个叫做剖腹产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想笑的冲动,紧接着瞧见另外一只手也从里面伸了出来。

    这一只手跟之前那种小手。就完全不同,它上面有仿佛是蜥蜴或者蛇一般的鳞甲,闪烁着五光十色的光芒来。

    这光芒在黑色的夜里,显得格外诡异,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强大力量。

    呜哇哇、呜哇哇……

    哭声还在持续,而原本还在争执的黑袍人黄溯和鸭嘴湾鬼母则停止了争吵,一脸发愣地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

    鸭嘴湾鬼母在愣了一下神之后,脚上猛然用力。将我的脑袋使劲踩向了淤泥之中,恶狠狠地厉声尖叫道:“你这个狗东西,为什么生孩子之前不提前打声招呼?你现在把她生下来,我该怎么办?”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她的计划,是准备融魂于蛊胎之中,把米儿的意识给掐灭了,取而代之。

    如果蛊胎还在我的肚子里,她夺舍的成功几率就会很大,因为之前的时候,算是先天的,然而当蛊胎出生之后,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它再厉害,也没有办法融魂了,这个就是规则。

    这怎么叫她能够不愤怒?

    鸭嘴湾鬼母她并非实体,不过拿捏我却很轻松,脚上的力量重重下压。我大半个脑袋都沉入了淤泥之中,双耳被堵,听不到婴儿的哭声,剧烈的撕裂感和血液飞速的流逝,也让我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飞速流逝。

    我要死了吧,想一想,人生还真的是有很多不甘心啊。

    就在我即将陷入昏迷的时候,我瞧见有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鸭嘴湾鬼母踩在我脑袋上面的脚踝。

    这只手的表皮上面全部都是闪烁着诡异光芒的鳞甲,当抓住那脚踝的一瞬间,全部都变成了黑色。

    黑色代表力量,也代表着深沉。

    冷!

    我甚至都能够瞧见一片雪白的冰霜从满是鳞甲的手掌之上蔓延出来,传递到了鸭嘴湾鬼母的脚踝上面去,那中年妇人发出了一声尖厉的叫声,这叫声从水面上传递而出,将整个空间都给震得嗡嗡直响。而原来踩在我头上的那只脚,却试图跳开去。

    她在恐惧!

    我能够感受得到那鸭嘴湾鬼母传递出来的恐惧,她惊声尖叫着,甩不脱黑手的把握,于是俯下身,朝着我肚子抓了过来。

    啊……

    这回惨叫的人是我。我感觉原本消停了一些的伤口陡然间被拉开,那鸭嘴湾鬼母把蛊胎,从我的肚子里活生生地一下子给拽了出来。

    撕、拉……

    我感觉自己体内的器官和肠子,被这娘们给拉得四分五裂,整个人都崩溃了,眼前一阵黑,过了好久,我方才恢复了视力,而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瞧见了那个在我肚子里待了七个多月的小东西。

    那是一张湿漉漉的粉红小脸,皮肤有点儿皱,小眼睛、小?子、小嘴巴几乎都聚成了一团,看着实在是可怜巴巴。

    真的,这小娃娃谈不上好看,甚至可以算得上丑。

    然而当她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却是在望着我。

    她直愣愣地看着我,浑然不顾拽着她双腿的鸭嘴湾鬼母,也不管这世间的万物,就这般望着我。

    我与她相望,感觉好像是前辈子就认识了一般。

    我甚至感觉好像回到了当初与米儿在一起的时光,在一瞬间,疼痛得快要死去的我,突然有了一种浓郁不散的幸福感。

    好吧,这就是我的女儿。

    我决定了,她的名字,就叫做米儿,王米儿……

    尽管我此刻就要死去,但是我也没有半点儿后悔,因为她已经继承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生意义。

    女儿,你一路走下去吧,好好的……

    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然而就在我即将合眼的时候,突然间有一道光芒,从米儿的眼睛之中迸射了出来,将整个空间都给照亮。

    这光芒,为五彩之色。

    我绷紧的身子突然一松,重重跌落在地,捆在我身上的那些水草立刻缩回了江水之中去,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瞧见了一件让我震撼心神的恐怖景象。

    我的米儿,这个刚刚从我肚子里爬出来儿的小娃娃,她居然伸出手,将鸭嘴湾鬼母给举了起来。

    一个刚出生的小娃娃,居然把一个成人给高高举了起来。

    尽管鸭嘴湾鬼母并非实体,但是她刚才三两下就将我给弄倒,并且将我踩入淤泥之中的表现,就足以证明了她的力量,究竟有多么的强大。

    然而风水轮流转,现在吃瘪的人,变成了她。

    我甚至都没有瞧清楚米儿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心中,在这一瞬间,涌出了一种强烈地自豪感来,我在心中狂喊:“你们看到了么,看到了没有,这是我的女儿,我老王的女儿,她为她的老爸复仇了!”

    被蛊胎米儿给举起来的鸭嘴湾鬼母挣扎了一番,终究无果,不由得慌了神。

    她冲着不远处戒备的黑袍人黄溯惊声喊道:“姓黄的,不要看热闹了,快来救我,这小东西有古怪,她的手一抓住我,我浑身就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我看不到黄溯的位置,却听到那家伙慢悠悠地声音传来:“刚才你还在跟我争夺此物,我为何要救你?”

    鸭嘴湾鬼母一时语塞了,不过生存的压力让她没有沉默,而是冲着那边喊道:“这鬼东西生了下来,对我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你要的话,便拿走,而我鸭嘴湾鬼母还欠你一个人情,你看怎么样——啊……”

    她还没有等到黑袍人黄溯的回答,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在我的注视下,只见小米儿浑身一阵红光游动,紧接着双手一撕,居然把这鸭嘴湾鬼母给活生生地撕成了两半。

    鸭嘴湾鬼母是灵体,所以撕裂过后,并没有漫天鲜血洒落出来,然而我却能够感受到一阵惊悸。

    小米儿她居然直接将一个强大得让人难以想象的鬼母,给撕裂得灰飞烟灭。

    这,这也太强了吧?

    我之前是什么都不懂,但是拜师进入了南海一脉,方才明白一点,那就是灵体是这世间最飘忽不定的东西,它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波,而不是实质性的物质。

    寻常人根本就把握不住它,而修行者即便是能够捉住,但是消灭它,却是十分的困难。

    它并不如曼妮的死鬼男友那般弱小,宛如风中烛火,一吹即灭。

    煌煌篝火,再怎么吹,都无济于事。

    即便熄灭了,也会留有一丝火种,只要时机合适,又复有燎原之势。

    可是小米儿却做到了。

    不但做到了,而且还是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

    我这个时候,方才发现米儿的全身,半边如同人类婴儿一般娇嫩白皙,而另外半边,这是如我刚才所见到的鳞甲一般,布满了全身。

    她的那些鳞甲上,不断地有光芒在闪烁。

    宛如璀璨星空。

    我双手撑地,勉强爬了起来,而远处的黑袍人黄溯则一脸惊骇地望着我们这边——他刚才未必不想救那鸭嘴湾鬼母,之所以没有贸然答应,是因为想着故意拿捏一下,却没想到小米儿没有给他任何考虑的时间,一把就将鬼母撕裂。

    太、太凶残了吧?

    他双目瞪着,到底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而这个时候,小米儿也缓缓转过头来,望向了黑袍人黄溯。

    我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恐怖如大山的他,此刻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忍不住笑了。

    黄溯瞧见了我的笑容,顿时就有些恼羞成怒了,想着自己堂堂一方豪雄,居然被一个刚刚出生的小东西给吓得心慌畏惧,顿时就挂不住脸了,脚一蹬,直接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他快得宛如一头猎豹,势若猛虎。

    很凶!

    我的心几乎都跳了出来,要知道这黄溯当初可是把老鬼都给抓到的凶人,此刻米儿又如何能够面对得了他呢?

    就在黄溯冲到小米儿跟前来的时候,我的眼睛一花。

    下一秒,我瞧见黄溯整个人腾空而起,像出膛的炮弹一般,朝着大江之上跌飞而去。

    这、这是什么情况?

    我感觉自己的眼珠子就要掉了下来,满脑子的不可思议,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小米儿突然回转过身来,朝我伸出手双手,步履蹒跚地朝我走来。

    她一边走,口中还一边含含糊糊地叫着:“妈妈、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