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十章 爱我就请抱抱我

第十章 爱我就请抱抱我

         “mumu、mumu……”

    小米儿的口音并不是很准,口中还有刚刚出生时的血沫,含含糊糊地朝着我喊,伸手向我要抱抱。..-

    当瞧见这一幕的时候,我整个人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尽管之前有跟蛊灵小米儿相处过。但是因为她还是灵体的关系,所以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肢体上的互动。

    我万万没有想到,她生下来之后,最想与我做的,就是抱抱。

    爱我就请抱抱我……

    我伸出了手,没想到牵扯到了腹部的伤口,一阵剧痛传来。我眼中又是一黑,感觉自己已经不行了,而这个时候小米儿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扑入我的怀中。

    我强忍着剧痛,一边摩挲着这娃儿的身子,一边郑重其事地告诉她,说宝宝乖,不过我不是你妈妈。我是你爹……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就算是死了,咱也得把这事儿弄清楚。

    咱可是带把儿的,不能弄混了。

    可惜小东西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只是扑到了我的怀里来,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妈妈”。

    我抱着刚刚出生的小米儿,她半边身子跟人类婴孩一般,细嫩无比,然而另外半边,却如同蛇或者毒虫一般,有着坚硬的鳞甲和甲壳,我手掌在上面轻轻摩挲,感觉到很强烈的颗粒感,一阵鸡皮疙瘩就蔓延到了我的背上来。佰渡亿下嘿、言、哥 免費無彈窗觀看下已章節

    这个小小的身躯里面,到底隐藏着多少的力量,竟然让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孩。就足以面对着鸭嘴湾鬼母和莽山黑袍人两大豪雄?

    我家娃,可真有出息啊……

    要知道,她可还是个早产儿,要是正常出生,指不定有多厉害呢!

    只可惜……

    孩子,可惜你老子要死了,不能够亲眼看着你成长,当真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情啊。

    跑吧,孩子,你赶紧跑,不要让坏人抓到你。

    我心中充满了马上就要离开这人世的伤感,腹中的剧痛已经快要让我的意识模糊,而远处也传来了探照灯的光亮,我尽管没有细数,但至少有三艘机动船从江面上追了过来。

    我不知道小米儿到底能不能逃脱,但是却还知道一点。老子这一回,可算是要撂倒在这里了。

    妈妈、妈妈……

    危机并没有消散,当江面上的船朝着这边开来的时候,小米儿的一对小手摸着我的脸,焦急地喊着,试图将我快要合上的双眼给扒开来。

    我感觉自己的整个意识都快要往天上飘去。张开嘴,冲着她低声喊:“跑,快跑……”

    就在我即将快要咽气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嘴唇一阵温热。

    小米儿亲了我一口。

    她用带着血沫子的小嘴在我的嘴唇上轻轻地碰了一下,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股极为纯粹的生命力从她那儿灌涌而来。

    我几乎陷入油尽灯枯的丹田之内,顿时就有一股气息徐徐冒出。

    就好像春天,嫩芽顶出了泥土。

    这气息,难道就是那些人为之垂涎和争夺、诞生于混沌之中的先天之力嘛,竟然有这么神奇的功效?

    在那一瞬间,我浑身的痛苦都仿佛一下子消失了,就如同浸泡在温泉里一样,然而当小米儿抬起头来,离开我的嘴唇时,我却又感觉到一阵虚弱和无力卷土重来。

    刚才的,不过都是幻觉么?

    我心中一滞,随即立刻想明白了,那就是小米儿到底还是因为刚刚出生的缘故,全凭天赋,本身的力量并不算厉害,所以只能短暂缓解我的伤情,并不能把我从死亡的边缘线里拉扯回来。

    我拍了拍小米儿的脑袋,说走吧,不要管我了。

    小米儿没有听我的话,她左右看了一眼,居然一把抓住了我的右手,然后将我拉着,小马拉大车,将我朝着岸边拖去。

    她也知道那些机动船上的人,都是不怀好意的,就想着带我离开。

    然而她终究没有想到一点,那就是此刻的我,根本就是一个即将要死的人了,哪里受得了这个,在江滩旁被拖了一阵,差点儿一口气没有喘匀,就直接闭过了气去。

    就在我即将挂掉的时候,有一个身影从江边的机动船上飞跃而来,落在了我们前方的不远处。

    那人凌空飞跃,竟然一跨便是五六十米。

    天啊,这都是什么样的猛人?

    那人从更远处飞跃而来,携着巨大的势能,却能够举重若轻,宛如一片羽毛般落地,在瞧见拉着我一大人的小婴孩儿时,突然笑了,哈哈哈,粗豪地说道:“鸭嘴湾小妹传讯给我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忽悠我呢,没想到江湖之上,还真的出了这么一个鬼母冥魂,不错,不错,真的让人意外啊……”

    这人却是一个光头大和尚,浓密的胡子和铜铃大的眼睛,虽然穿着件旧夹克,但头顶的戒疤和胸口挂着的骷髅佛珠,却还是让人能清楚他的身份。

    佛家讲究慈悲,不过这人未必就是真心修佛之人。

    因为除了《西游记》里面的沙和尚,我从来没有瞧见这世上有哪个和尚会弄一串根雕的骷髅头佛珠,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能够做出这样惊世骇俗之事的人,从来都是性格极为突出、桀骜不驯的家伙。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完全没有说话的气力了,而那人居高临下地望着我和小米儿,缓缓走过来的时候,小米儿也感受大了极大的威胁,没有二话,直接冲了上去。

    她想像解决黑袍人黄溯一样,把这大和尚给解决。

    然而我却并不认为她能够办到。

    用兵器来比较的话,倘若那莽山黑袍人是手枪,而这个大和尚给我的感觉,就直接是一门钢炮。

    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

    此时此刻的我,别的气力都没有了,但是通过炁场来分辨对手高低的概念,却还是有的。

    小米儿就像一颗出膛的炮弹,朝着那大和尚撞了过去。

    而那大和尚则将双手一摆,竟然化作了那千手观音的架势,凭空伸出了七八只手掌来,朝着前面不断地拍打,将小米儿给一一应了下来。

    他的手段温和,严丝合缝,无论小米儿怎么撞击,都不能破开他的防备。

    他似乎并不着急着进攻,而是如同捉老?的猫一般,更多的还是在于一个调戏,或者说是想瞧一下传说中的鬼母冥魂,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不过即便如此,也在我心中留下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形象来。

    我的心沉落谷底……

    我甚至开始怨起了小米儿来,她若是抛下我这个将死之人,或许根本就不会被人给追上,也不会两个人一起挂在这里。

    一想起小米儿即将要被人丢进?炉里,练成丹药,我的心就是一阵疼痛。

    这不应该是她的结局。

    一股无可奈何的屈辱感从我的心中油然而生,而这时小米儿也被那大和尚的一巴掌给拍到在地,翻腾了半天,终究还是无力,爬到了我的怀里来,死死地抓着我。

    大和尚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看了我一眼,诧异地说道:“哎呀,你就是生出鬼母冥魂的那人吧,咋地,还没死?”

    我虚弱地点头,说快了。

    大和尚笑了笑,说好,感谢你生出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小东西来,以后她就由我来带了,你有什么遗言么?

    我摇头,说没有,不过想问问佛爷,你打算怎么处理米儿?

    米儿?

    大和尚皱了一下眉头,说你居然还给她取了名字?

    我点头,说既是生灵,无关高下与贵贱,皆有如寻常人一般的权利,她的母亲叫做龙米儿,所以我给她取了一个名字,叫做王米儿。

    大和尚看了我一眼,说你姓王?

    我说是。

    大和尚说哦,你应该叫做王明吧,前段时间,黄溯那小子出了一百万来通缉你,我说一普通人,怎么用得着出这么高的价钱呢,难不成你上了他妹子?现在才晓得,原来你肚子里,竟然怀着一蛊胎。

    我说佛爷你还没有跟我讲,你会如何待她?

    大和尚摇头,说我只负责带她回去,至于后面的事情,不是我说了算。小伙子,说实话,老子良辰挺喜欢你的,能够生下鬼母冥魂而不死,而且还能够让她为你而放弃逃跑的人,不管怎么说,都值得敬佩。若不是你现在生机全无,我都忍不住要收你当做徒弟了。

    我叹了一口气,义正言辞地说道:“在下已经拜了师父,事不烦二主,心领了。”

    大和尚哈哈一笑,说你倒是挺刚毅的,看你也挺痛苦,良辰就送你一程吧。

    说罢,他一挥手,朝着我的脑门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