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十三章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

第十三章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

         哎!

    我吓得大声喊,赶忙叫住她,说小米儿,你别乱吃东西,这玩意可有毒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小米儿被我给吓了一大跳。慌忙将那只黑背蜘蛛给藏在身后,小脸儿可怜巴巴的,无辜的双眼看着我,眨巴眨,摇头,试图骗过我。

    我腹中伤口刚刚缝合不久,不宜移动,却指着她。说你过来,给我看一下你身后藏着什么。

    小米儿被我盯着,知道瞒不过,走上前来,伸出左手。

    她的左手,乃至左边身子,都是一片鳞甲覆盖,手上的那只黑背蜘蛛不知道是从哪儿抓出来的。被小米儿拈住胸背,不得解脱,只有不断地挥舞着爪牙,并且试图用丑陋的口器来咬小米儿的手指。

    可这小畜生的口器不管有多尖厉,终究还是撕不开小米儿手上的鳞片,只有一对复眼不断转动,在青灯映照下,显得格外阴寒。

    我看得直打哆嗦,说你赶紧丢了它,知道不?

    小米儿摇了摇头,可怜巴巴地指着自己的肚子,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肚子也应景一般地咕噜噜叫了起来。

    说起来,她从出生下来开始,除了先前的那一口羊奶之外,什么都没有吃过呢。

    显然是饿了。

    不过让小米儿吃这丑陋的大蜘蛛。我终究是接受不了,在我的想法里,小婴孩儿得吃母乳才行,只可惜老子顶天立地一男子汉,不管怎么讲,终究没有奶水喂她,实在是有些对不住他。 o m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不能让她吃毒蜘蛛啊?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这小东西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开嘴,将这还活蹦乱跳的黑背蜘蛛就直接给塞进了肚子里去。

    她出手快得很,待我反应过来,小东西就已经把那虫子给嚼巴嚼巴,吞到了肚子里去了,那黑背蜘蛛的体内有青黑色的浆液迸发出,顺着她的下巴流了出来。小米儿也是毫不在意,将嘴角的一根蜘蛛脚给塞进嘴里,然后用手背抹了一下皱巴巴的小脸蛋,然后没心没肺地冲着我傻笑。

    呵呵呵、呵呵呵……

    她这一路过来,身上的衣服都没有一件,别人都把她当做怪物。唯有我不嫌自家的娃儿丑,把她当成是正常婴儿看,瞧见她吃了蜘蛛,也没有啥事,想着她是蛊胎出身,不喝羊奶吃毒虫,也是正理。

    小米儿浑身脏兮兮的,那是在江滩烂泥里滚过的,还有一股淤泥味儿。

    我先前肚子开着洞,根本动弹不得,这会儿经过四冲道人的治疗,好了许多,便把小米儿叫到跟前来,撕下衣服的一角,用那壶剩余的羊奶蘸着,给她擦洗身上的污物。

    小米儿似乎知道我的心思,将一双小手儿给举得高高。

    我沾了沾羊奶,先给她洗脸,把脏乎乎的淤泥给擦干净,摸着她头顶毛茸茸的胎毛,又擦到身上来,摸到咯吱窝儿的时候,她就忍不住痒,吱吱地傻笑,还挣扎,被我一把抓住,不准动弹,将全身给擦洗了干净。

    这孩子是个孝顺心思,先前摔那莽山黑袍人的时候,毫不含糊,力气大得惊人,然而此刻被我捉住,就真的跟寻常婴儿一般,任我摆布。

    别的不说,光这一点,让足以让人觉得这闺女当真是妈妈的小棉袄啊……

    呃,说错了,我是她爹!

    呸、呸、呸……

    给小米儿擦干净了身子,这回看了一下,发现她其实是个挺漂亮的小孩儿,那半边鳞甲是自脖子以下的部分才有的,小脑袋和右半边身子白白嫩嫩,比画报上的娃娃还要可爱,而另一边,则有点儿像是铠甲,平白多了一份飒爽英气。

    小米儿生下来,没有衣服,也没有鞋子,浑身脏兮兮的,我想着反正自个儿也要死了,也不怕丑,将身上的衣服扯下来,光着膀子,用牙齿撕扯,给她做了一件衣服。

    这衣服毫无美感,完全就是一块布,中间挖了个洞,小脑袋儿伸出来,就算是成功了。

    至于鞋子,我也用布给她的脚丫子给包裹着。

    如此一看,小米儿跟寻常的婴儿,除了大上一号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我本来就身子疲惫,做完这些,整个人的精神就基本上耗尽了,靠墙半躺着,望着穿着“新衣服”的小米儿在牢房里到处转悠,精力无限,不时摸出一两条小虫子来,往嘴里塞,还咯咯地笑,我也没有阻止,只是微笑着看她。

    看到她脸上天真无邪的笑容,我便感觉所有的痛苦在这一刻,都是那么的值得。

    我深吸着气,对小米儿交代,说米儿,乖乖,记住爸爸的话,人呢,一定要穿衣服,特别是女生,知道么,不然会很羞羞的……

    另外呢,你吃这些虫子什么的,一定不要当着人吃,这样子会吓坏别人的,知道么?

    还有,要知道感恩呢,别人对咱好,咱一定要好好地对她,知道么?

    如果是坏人……坏人,咱就不理她,哼!

    还有……

    我时日无多,也不管这刚刚出生的小东西到底能不能够听得懂,一股脑儿地想要把自己的人生经验,全部都灌输给她听。

    一开始的时候,小米儿还是在牢房里到处溜达,然而到了后来,她回到了我的怀里来,听我讲话。

    讲着讲着,我突然哭了,想起了自己父母对我曾经的唠叨。

    我曾经是那么讨厌他们的唠叨话儿,觉得烦,然而事到如今,我方才能够明白他们的心,恐怕也是如我一般,希望我能够少走一些人生弯路,过上比他们要幸福的日子。

    只可惜,我终究还是没有更好的走下去……

    妈妈,小明恐怕要来陪你了,父亲有弟弟的照顾,我倒是没有太多的挂念,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小东西,我若死了,真的不知道她会怎么办……

    我说着说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累了,伤重疲惫,不知不觉就抱着小米儿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听到一声雄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情儿姑娘,良辰言必信,行必果,说到做到,当初答应给你找副好身体,这可不就给你弄来了一副鬼母冥魂,你且看看,还合你的意么?”

    我睁开眼来,发现旁边的那盏青灯已然熄灭,不过牢房外面倒是有火把照亮,能够瞧见抓我们来的良辰大和尚来了这儿。

    不过除了良辰大和尚,别的我倒是一个都看不到,也不知道他在跟谁说话。

    我抬起头,左右张望了一下,依旧还是没有发现另外的人,正疑惑呢,旁边有个女子轻声说道:“小哥,你在看谁呢?”

    我循声望去,但除了一面墙壁,什么也瞧不见。

    而这时我感觉到左边有一阵阴气浮动,扭头过来,却见凭空之中出现了一张脸。

    这张脸秀丽明艳,不过一双眼睛过于狐媚,给人的感觉有点儿像是那风尘中人,而脸色又颇多青厉,凭空一张脸,鬼气森森,着实有些吓人。

    我敏感地转了过来,而那女人却没有瞧我,而是转头,看向了良辰大和尚,说你不是说生这鬼母冥魂的,是个普通人么,怎么感觉这小子好像还有两把刷子啊?

    良辰大和尚脸色尴尬,说别管这人了,不过就是个将死之人,你先瞧那孩子,看看行不行吧?

    我这时方才瞧见小米儿居然离开了我的怀里,凭空悬浮,仿佛被什么给托着一般,拼命挣扎,却动弹不得,那张脸瞧了小米儿一会儿,突然一声娇笑,说不错,的确不错,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蛊胎,体内自带一缕混沌初开的先天灵气,我若是夺了舍,凭着这一缕先天灵气,未必不能东山再起……

    良辰大和尚听在耳中,哈哈大笑,说即使如此,那便妥了,情儿妹子,良辰对你这么贴心贴肺的,你要怎么报答我啊?

    女人噗嗤一笑,说良辰大哥,你别这么猴急嘛,咱们来日方长……

    良辰大和尚浑身笑得直发抖,说对,就是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嘛,哈哈!

    说话间,他一挥手,却是将小米儿隔空一抓,拽到了自己的手里来,小米儿哇哇大哭,望着我叫妈妈,而他则是指如疾电,在小米儿的身上不断疾点,片刻之后,小米儿再无声息,仿佛沉睡过去。

    我顾不得身体的伤口,三两下就爬到了牢房门口,冲着外面大喊,求他们放过小米儿,放过孩子。

    良辰大和尚带着小美人,扬长而去,而那女人则飘到了我的面前来,凝望着我,好一会热,突然伸出粉红的舌头,在嘴角轻轻舔了一舔,调笑道:“小哥挺不错的,等回头我夺了舍,再来找你玩儿,好好伺候你一回,也不能让你白当一回爹,你说是不?”

    说罢,她发声大笑,消失在了我黑暗中。

    灯火骤灭。

    我声嘶力竭地大声吼着,然而没有人回应我,黑暗中我躺倒在地,望着黑黝黝的天花板,默默地哭泣着,想着小米儿即将受到的痛楚,恨不得以身去替。

    我在黑暗中,不知道待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整个人都心神俱伤,感觉生命力仿佛开始流逝,死亡即将降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听到有人在旁边轻声喊道:“老王,老王,你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