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50章【天后的性格不可能这么...

第50章【天后的性格不可能这么...

    下午。——

    张烨屋子乱套了。

    “给-……倒水。”

    “-给-倒水?”

    “……渴了!”

    “得得-您等-……诶!别吐地上!”

    张烨魂飞魄散-也恶心坏了-赶紧拖住刚吐了一口-章远棋冲进了厕所-打开马桶盖子-晃晃悠悠地章远棋就呕呕地吐在了里面-张烨捏-鼻子在后面拍——后背-隔-裸色麻布料-女式衬衫-张烨-手也免不了碰到了章远棋-胸-后带儿-裸色本来就是浅色-麻料又比较透-从张烨-角度能清楚地看到-胸-颜色是白色——好像还带-花纹-款式不错。

    感觉不错-

    继续乐此不疲地拍——都落在——胸后带儿上。

    可也不知是不是桃花运发挥-功效-突然间在张烨第二十几次拍下去后——嗒-后面扣儿开了——胸一下子脱落了-连带-胸前也是猛然一锤-内衣裹不住了——胸口也坠了下去!-

    靠!

    这可不赖-啊!

    这可不是-弄得啊!

    张烨慌忙后退两步-手拿后-一脸跟自己一点关系都——表情。

    可对方显然注意不到-了-吐-吐——章远仪就身子一斜歪倒在了地上-衣服上也弄了不少呕吐物!

    张烨哎呦了一声-“大姐?大姐?”

    章远棋一言不发-呼呼睡倒了。

    张烨见状头都大了-没办法-只能忍住恶心弯腰抬起了一身脏兮兮-章远棋-“-抱您进屋了啊?”见-没反应-张烨就自作主张地抄起了——天后人不胖-但架不住-身材好啊-那胸口就得七八斤-肉臀就得十几斤-再加上天后个子非常高挑-这也增加了很大重量-张烨很吃力-费劲巴拉地一步一挪-总算才-章远棋给弄到了自己床上-然后自己气喘吁吁个不停。

    这时-桃花运香囊-作用时间也到了!

    张烨哭-心都-了-合-自己桃花运真就五分钟啊?搂了一下-拍了几下-抱了一下-然后就没了?-

    也顾不得抱怨了-屋子里-气味实在难闻-张烨一-拉开窗户透气-然后捏-鼻子眼去厕所找了个墩布将地面擦干净-又去收拾厕所里-呕吐物-好嘛-还-只高跟鞋也落在厕所了——捡起来放出去-再看到床上睡-正香-那只穿-一只裸色高跟-章远棋——胸虽说还在衣服里-可位置已然不对了-松松垮垮地根本——裹住该裹住-地方-右边-一块都在衬衫下面走光了!

    怎么办?

    这衣服得脱下来啊?

    张烨拍拍脑门-出去找了房东阿姨-结果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饶爱敏这几天好像都不在家。找个女邻居?也不行啊-这边都是租房——人员比较杂-章远棋那是何等-身份和名气?这要是被人传开了名气肯定受损-电视上-天后可是一直都雍容万千——不能让不知根知底-人知-!

    回了家。

    张烨干脆也不给-换衣服了-而是找了块湿抹布-轻轻在章远棋身上划拉了划拉-算是简单弄了干净-擦到-胸口衬衫-时候-那呼哧呼哧-晃动也让张烨-些鼻血喷张-赶紧收了收心思才算忍住了-倒了杯温开水凑过去-“大姐——喝点-刚才不是说渴了吗?来-张嘴。”

    章远棋也不知听没听见-嘴巴-唧了几下。

    张烨趁机-水给-灌进去-还撒了一些在床上-唉。

    折腾到下午四点多-张烨才-屋子整理好-可算是——什么恶心-味儿了——也累够呛-倒在椅子上就睡-了。

    一小时……

    三小时……

    张烨再睁眼-时候-天都黑了-一看表-晚上十点了!

    铃铃铃-铃铃铃-天后-手机一直在响-原来-是被电-声吵醒。

    那边-章远棋-身子也动了动-嘴里长长嗯了一声-捂了下眼睛——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嗯?”

    张烨忙揉-眼睛站起来-“-终于醒了!”

    章远棋漂亮-眸子冷冰冰地望-屋内-环境-然后盯住了张烨-瞳孔-语气很冲-:“-谁?”

    张烨-:“-叫张烨-是……”

    章远棋硬生生打断-:“-怎么在这里?”查看了一下自己-衣服——抬眼-:“给-一分钟时间解释!”-

    妹啊!-

    还生气上了?

    张烨-:“大姐-这——还想问-呢——好好一个人跟家待——拿-钥匙就捅-家门-进来以后还吐了-家一地——收拾了两个小时才弄好!”

    章远棋眯-眼-:“那-胸怎么回事?”

    张烨倒没什么可心虚——:“-吐-时候-给-拍-结果扣儿开了。”

    章远棋皱眉-:“下午-都跟-说什么了?”

    “都是些没用——后来-就睡了。”张烨。

    章远棋再次问-:“-认出-了?”

    “章远棋嘛-电视里见过。”张烨实-实说。

    经过了十几分钟-张烨才算-大概-情况让-了解了-就是-喝醉酒回错了家。

    “下午-事-知-就行了-不要跟任何人说了-好-?”章远棋不由分说。

    张烨点点头-“肯定——也不是-多-人-那您看现在是……”

    章远棋低头闻了闻自己-衣服-眉头拧成了一团-一张脸阴-很低沉-“给-拿一身女装-换了衣服-再走。”

    张烨汗-:“-家哪-女装啊。”

    章远棋一点也不客气-“外面-卖。”

    “这都快十一点了-哪-商场——点开门?”张烨走到衣柜前翻了翻-扔出一身睡衣来-“只-这身-能凑合穿了。”

    章远棋挑挑眉。

    “-去卫生间了——换。”张烨走进卫生间关好门躲开-过了几分钟问-:“换好了没?”

    “嗯!”不冷不热-回答。

    张烨出去-看到床上-脱下来-衣服-“-给-洗了?”

    章远棋板-脸嗯了一声-“烘干机再烤一下-让它快点干。”

    张烨心说您倒是真不跟-客气啊-“没烘干机——拿吹风机试试。”洗好衣服-象征性地拿吹风机吹了吹-就将-衣服挂起来了。

    一出去-章远棋-老人家已经坐到了小沙发上-翘-二郎腿一身-高傲优雅-“小张是-?帮-弄点吃——点饿了。”

    张烨:“……”

    “好吗?”章远棋催。

    唉-算了-谁让人家是大明星呢!

    张烨只好拿出了家里最后一个鸡蛋-“-给-摊个荷包蛋。”这是开间-厨房也都在屋里-张烨熟练地开了火-倒油-放葱花-等油热就将鸡蛋打进去了。想-天后在等-自己做饭-张烨心中也没那么抗拒了-做-很得意-男人嘛-在女人面前表现一下总会-成就感。

    鸡蛋好了!

    张烨盛到了盘子里-“行了!”

    章远棋瞧瞧盘子-“-确定-会做饭?”

    “-会啊-您可真逗——不会做饭谁会啊?”张烨乐。

    章远棋问-:“那-告诉-盘子里-鸡蛋为什么是那个颜色?而且-为什么闻到了一股焦糊味?”

    张烨自信地摆摆手指-拖-盘子给-指-:“这-就不懂了——一看-就不会做饭-这是一种新-做法——是故意这么弄——为了-鸡蛋-味-发挥到最大——蛋香味最大限度地提炼出来-火必须大-所以最后才是——颜色-嗨——不懂啦——一大明星-哪里吃过正宗-摊鸡蛋啊!”

    章远棋就这么看——静静看。

    张烨咳嗽一声-终于垂头丧气地将盘子里-鸡蛋倒进了垃圾桶-“好——摊糊了!”这厮怎么可能会做饭呀!

    章远棋面无表情地继续发短信。

    “家里只-泡面了——也饿了——也跟-吃——?”张烨征求——意见。

    “……——其-选择吗?”章远棋不冷不热。

    嘿-张嘴等-吃饭-还挺大谱儿-!张烨翻白眼-还是做了开水泡了面-俩人一人一碗放下。

    “-可不管-了啊——先吃了。”张烨饿极。

    章远棋放下手机-极其不满地看-那碗泡面-最终还是端了过来-蹙-眉头艰难地吃。

    张烨吃得很尽兴-“好吃-?”

    章远棋:“……-是不是没吃过别-东西?”

    “不爱吃啊?呃-那也只能凑合了——家除了泡面没别-了。”张烨。

    “-衣服什么时候能干?”

    “天气现在没那么热了-估计得四五个小时-?”

    “那-晚上还得住-家?”

    “您也可以穿——睡衣回去。”

    “-在跟-开玩笑吗?-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张烨也认为不好笑-还桃花运呢——算是看出来了-今天-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哪里是什么桃花啊?分明是来了个老佛爷!想电视上那个章远棋-多么优雅啊-多么温柔啊-对人多么和善热情啊-那么多记者围住连番追赶-都不急不气地耐心回答-对待粉丝们也是异常友善!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是怎么回事?

    这人是谁啊?性格为什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啊!

    张烨心中章远棋-女神形象瞬间崩塌了——天后性格不可能这么恶劣!肯定是哪里搞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