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57章【张烨一怒,《水调歌头...

第57章【张烨一怒,《水调歌头...

    场下。——

    王小美弄-手机-“上不了网?”

    张烨也不知——是否跟自己说——答-:“啊-没信号。”

    “没网-怎么发诗?”王小美看了-一眼。

    张烨眨眼-:“您怎么知——会参加这诗会大赛?”

    王小美理所当然-:“以——脾气-能咽下这口气才怪-见——或不见——都在那里不悲不喜?-只当-是说-玩。”

    张烨汗——还真是——可没那么大气慈悲。

    “用不用-给-问问谁-手机-信号?帮-借一个?”王小美很主动。

    张烨-:“不用了——要想发-就出去发了-不过-没想好什么诗呢-小美老师-您怎么?”

    “-为什么这么积极是吗?”王小美平和-:“因为-代表-是咱们-艺广播——已经是咱们频率-招牌主播了——们质疑——也就是否定-艺频率——化素养-而且-从不认为——诗比-们-差——也做不到不悲不喜——现在很生气。”

    ……

    舞台上。

    诗会进行到了说诗-诗-环节。

    刚念完几个网友诗词-主持人张火-:“这几首诗写-都不错啊-看来咱们-网友们也是能人辈出-呵呵-不过-和孙梦洁也就是看个热闹——们不是内行也不懂这些-还得-请作协-老师们解析一下。”

    作协-几人相互推脱了一会儿。

    最后还是孟东国上来了——是里面最权威-人-“几首诗-听了-也还可以。”

    女主持-:“还可以?-听出孟主席-意思了-那就是还-问题了?”

    孟东国笑-:“都是业余-爱好者-能写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那您能帮-们说一说-们-诗句到底跟专业——什么区别吗?-们是不懂-可能大家也差不多——听-都挺好-啊?”张火假装外行。

    孟东国摸摸胡子-老成-:“不懂-人可能看-都没分别-表面都挺不错——字飘逸-诗词优雅-其实里面门-太多了-比如刚刚那个网友风起云溪-作——内行可能一看就知——这首诗平仄-问题-写-近体诗?其实不然-近体诗平仄组合-规律-同句交替:以五言为例-凡第一个节奏用平平-则第二个节奏必须用仄仄-第三个节奏又要用平-反之-第一个节奏用仄仄第二个节奏必须用平平-第三个节奏就要用仄——不对。”

    张火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孟东国-:“所以如果是业余爱好者或者初学者-还是建议写一些现代诗——要求会简单一点-嗯-不过主持人刚才念-一首现代诗其实也-不小-问题-意境-点跳脱-整篇诗——一个重心贯彻——学信念——们行-讲就是——‘神’-字面是很华丽-但-学最终还是要归于-学-是要打动人心——连精气神都——诗是打动不了人——里面是空——就是个花架子。”

    “长知识了啊。”张火附和。

    孟东国似乎说上瘾了-也不知是不是-意为之-突然-:“比如近些日子网络上点击还算高-几首诗-其实-看来都是-意境上-缺陷-当然-这些可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事-所以还-待商榷。”

    孙梦洁多了一句嘴-“孟主席说-是《飞鸟与鱼》?还是《海燕》?”

    孟东国笑了笑-“-跟微博上说过了——看过-人可能知——对这两首诗都是持保留态度。”

    什么?

    说到张烨了?

    呼-一下-不少人都看向了张烨-张烨-座位立刻成为了焦点-目光聚集。

    张烨也没料到孟东国不但在微博上公开质疑——现在到了这么重要-一个中秋诗会-还是现场直播-节目-还是在张烨自己-单位上-孟东国还会当众否定——杀人不过头点地-?——妈杀-爸杀-妈了?-丫这么整-?网上“教育”完了-还追到-单位来“教育”-?-丫-病啊!

    “这什么人啊!”

    “怎么能说这种-?”

    “小张老师也不容易呢-这是要干吗?”

    “这可是直播节目!这不是要毁人么!做-太绝了啊!”-

    艺广播-很多人都听不下去了——些就算之前跟张烨没太多接触-同事们-也一时间愤慨不已-是-就算张烨老师不是专业写诗——就算张烨老师写-一般般-没-们写得好-没-们写——学性-可那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们作协这帮人真是-点得寸进尺了啊!这可是-们-单位!这可是-们广播电台!

    ……

    此刻。

    诗会网站上也炸了!

    “都听见了——?”

    “孟老师说《飞鸟与鱼》和《海燕》-问题?”

    “不能-?-觉得这两首诗很好呀?”

    “作协副主席说-还能-错?原来那个张烨不行啊-那么多点击和转发-还纳闷呢-原来是炒作出来-!”

    “对-这人——真本事!”

    “张烨-诗真-问题啊?”

    很多不清楚昨天微薄事件-人通过收音机这下也知-了-而且今天、现在可是张烨《老少故事会》-时间段啊——们-艺频率也直播了现场-张烨-不少听众们都在收音机前听-呢-被一个业界这么权威-作协副主席公然否定-想也知——明天开始张烨节目-收听率绝对会受到重大打击-降低一半都不是不可能。或许-些真正喜欢张烨-人或者真正-判断力-人不会受到——干扰-但其-人呢?民众们都是-从众心态和相信权威-被动心理!

    一个新人主播!

    一个业界作协副主席!

    大家相信谁——学水平?一目了然了!

    孟东国这一手真是狠到了极点-一副想弄死张烨-姿态啊!

    张烨-肺已经快炸了-一张脸冰冷到了极限-这是要逼-出手啊!

    张火暗暗瞥了搭档孙梦洁一眼——点怪-多说-了——心里面其实也是偏向张烨——不是因为张烨-诗——也认为张烨——新人不可能比作协-老师们厉害-因为张烨是——同事-孟东国这么质疑-们广播台-同事-张火也觉得不妥。看了下平板电脑-张火-:“孟老师-刚刚您说-两首诗-据-所知是-们-艺广播-张烨老师创作——张烨老师应该也在现场——看听众朋友们-留言-都说《飞鸟与鱼》很好-好像大家也不明白这首诗-什么缺陷?”

    孟东国笑而不语-末了-:“让大雷解释——大雷是专门研究现代诗——也是著名评论家——比-分析-好。”

    大雷一听-就大步上来了-“呵呵-既然孟主席叫到-了-既然-题说到这里了-现在是-诗环节——就拿出——典型说一说——其实孟主席昨天微薄上已经说过了——也很赞同-《飞鸟与鱼》最近在网络上很火爆-但其实是借助于典故——因为-了这首诗救了人命-故事-才导致大家-追捧和热议-继而提高-人气-实际抛开这些典故附加-价值-这首诗——什么-学性-包括张烨-其-诗也差不多-精气神只是虚——看不出-要表达什么-所以在-们行内人看来-原作者只是个业余爱好者。”

    “这样啊?”张火。

    孟东国插——:“这么说大家可能也理解不了-既然张烨今天也在现场-不如让-上来做一首中秋-诗——们几个现场给大家分析点评一下里面-问题——们可能就更容易理解了。”

    “这……”张火看向台下-台领导。

    孙梦洁也拿不准了-时间虽说还很富裕-可让-们-同事上来做反面教材?被孟东国-们当众打脸?-们也不太忍心啊!

    大雷也赞同-:“这不是-诗环节吗?也是为了让大家多了解诗词歌赋-传统-化。”-

    们俩人一唱一和-张烨还没说-们就已经给-定性了——张烨就是个业余——们会让大家看一看专业和业余-区别!

    贾副台长看向张火-想了想-轻轻点头。

    张火呃-:“那好——主要看张烨老师——新作——因为这次诗会——提前通知张老师准备-临时加上——所以……”-们作协-人都提前打招呼了-很久便通知了大家-留给-们-准备时间非常充足-甚至-们还可以找人代笔-这都是-可能-时间——可张烨——孟东国大雷-们一吆喝让张烨上来-张火真觉得-们过了-一分钟-准备都不给!这是成心要给张烨挑出无数毛病以此来打击张烨啊!-们-什么仇?至于这样打压-们-同事吗?关键贾副台长还点头同意了——无礼-提议?

    无数目光再次焦距!

    张烨怒极反笑-还让-上去?想打-脸?-们真是作死啊!

    王小美也听得黑了眼睛-对张烨-:“让-们看看-小张老师!让-们看看咱们-艺广播-人是不是真-不懂艺术不懂-学!”看得出-王小美也动了火气!

    前面-周大姐回头-:“小张老师!上!”

    孙阿姨本来是不太认可张烨-诗句——但这下也忍不了了——隔-两排座位呢-就大声对张烨-:“小张!给-上!欺人太甚了!”

    田彬踩呼-:“算了——别去了!”

    武大涛摇头不已-:“小张-听——别去——一个业余-真想跟专业-老师们面前班门弄斧啊?-就说没准备好就行了-不然真-被挑出了太多毛病——下不来台-咱们-艺频率也下不来台啊!”

    周围也-其-频率-同事悄声建议-:“张老师-别理-们。”-

    同事替张烨抱不平-:“-本事跟张老师比鬼故事啊!-本事跟张老师比童-故事啊!写故事才是张烨-专业!比诗算什么本事?-们都浸多少年了!跟一个新人比-们好意思吗?啊?”

    下面-点乱。

    场面也几近失控-感觉!

    但是在聚光灯下-张烨却义无反顾地站了起来-冷声笑笑-对-主持人张火远远地竖起了一个“1”字-手势——手势电台里-人都知——主播录音或直播时准备好了-都会跟助手或电-编辑打一个“1”。

    “张烨!”

    “张老师!-想清楚!”

    “哎呦喂!别去啊!没看出-们是成心让-丢脸吗?”

    张烨不听-已经一个个座位地往外挤出去了。

    张火明白了-“张老师说可以-大家掌声欢迎。”

    孟东国等-张烨说了-要挑——问题给众人解析。

    郑安邦和小红蘑菇等人也等-看张烨-笑——其-人也都知-这次张烨肯定是要出丑了-没料-明知出丑还敢上来!

    在或担忧或无奈或幸灾乐祸-掌声中-张烨顺-过-坚定地走上了舞台-镁光灯-红地毯——还是第一次站在这么多人面前-不是播音那种封闭空间-而是真正意义-面对面地与这么多人对视-被这么多人关注-张烨竟然毫不怯场-这厮心理素质一直都非常棒-相反——还很享受这样-感觉!-

    们逼-来-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诗词——学性?-

    是不自量力班门弄斧?-

    是业余——们是专业-?

    那好啊!-今天就让-们京城作协这帮人看看谁是业余谁是专业-!

    孙梦洁替张烨争取时间-:“张老师——准备所以不用-急呢-可以先思考一段时间。”

    “不必了。”张烨。

    张火一愣-不用考虑了?现场创作?

    大雷目露轻蔑-现场作诗?还是-主题-诗?就算是-也得需要至少半小时找灵感啊!-都做不到-能做到?

    张烨当然不必准备——也——准备-必要-脑子里已经-一首蹦出来了!

    在知-中秋诗会-时候-张烨就在想自己该拿出哪一首来-并——决定-也并——准备用这首-为什么?因为这首太经典了!经典到在张烨那个世界只要-人提到中秋和诗词-十个人里-九个人都会想到这一首!这首诗词过后-中秋再无诗词!可以说——一首中秋诗词-这首作——影响力!

    写中秋第一!

    它当之无愧!

    张烨真是不想选它——还想留一点余地-但如今看到孟东国大雷这帮人-丑恶嘴脸和咄咄逼人-张烨不准备保留了!

    下面-人提心吊胆。

    周大姐急-:“小张行吗?”

    孙阿姨-:“不行也不能输了气势啊-那帮人都-屎拉到咱们头上了!”

    田彬故意叹了一口气-“何必呢-这不是自取其辱么——张烨也真是-!业余-就是业余-!”

    不顾所-人-议论-一摸-筒-张烨轻吸一口气-“明月几时-?-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两句一出-大家都愣住了!

    没用张烨擅长-现代诗?而是选-词?张烨还会写词?

    而且这首词怎么会……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啊?这……

    张烨闭-眼望-天花板-已经进入了朗诵状态-“-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悲欢离合-月-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长顿了两秒钟-张烨睁开眼睛目光柔和起来-慢慢念出最后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

    兄弟姐们儿们:看完书没事来点评下……点评网站……不是点评小说呀……求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