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74章【颁奖名字被搞错了!】

第74章【颁奖名字被搞错了!】

    周五。——

    上午-万里无云。

    今天是金-筒颁奖直播-日子-无数人挤在京城电视台大剧院门外-拿-入场票等-排队进场。

    张烨一来-就碰见同事了。

    “小张-这里!”周大姐跟队伍中招手。

    “周大姐?孙阿姨?”张烨一眨眼-走上去。

    孙阿姨让-插了队-京城-叫加三儿-“快来这边-不用后面排队了。”

    张烨也没觉得插队-什么不好-因为-是-提名——根本不用排队-出示工作证就可以进-“您大家怎么来了?”-真不知-来这么多人-因为这几天张烨压根没去上班-《深夜鬼故事》撤了——《老少故事会》也在停播期间——一点工作都——了-赵国洲也考虑到了张烨-心情-破例给-放了几天假。

    “单位给-票啊-这边大礼堂座位多-同事们基本上都来了啊——看看-田彬夫妻俩就在最前面呢-看见——?安检那里呢-还-小美老师也早到了-都已经进场了——们是来得晚。”周大姐笑。

    孙阿姨宽慰-:“小张-今天-就保持放松-不要想别-了。”

    周大姐也给-打气-:“对-这次拿不到没关系-以后还-机会呢-这回咱们就当看个热闹。”

    张烨口是心非-:“-明白。”

    “那就好-走。”轮到-们安检了-

    打火机扔进垃圾箱-张烨过了安检跟——们一起进去。

    这是京城电视台所属最大-会场了-可容纳上千人-张烨-们单位-座位都集中在前排靠右面-地方-还是非常不错——谁让-们电台跟京城电视台是一家啊-这是在-们-地盘-自然会优先待遇-比起其-省市广播电视台被邀请来-与会人员-位置要好太多了-这是主场优势。

    “小张老师来了?”

    “周姐——们太慢了。”

    “小陈小旭——们来-这么早?”-

    们-艺广播同事们-票都是挨——自然全部坐在一起——人是自己来——人是带-爱人来——还-带孩子-呢。

    相互打了招呼-大家都坐下了。

    前面是京城电台新闻频率-座位区-张野就在第一排坐——显然是方便到时候上台领奖——已然做好了准备-这时-经人提醒后-也回头看到了相隔三排-后面-张烨-笑呵呵抬了下手-吸引那边-注意-“张烨。”-跟张烨同岁-却比张烨早进台里半年——也没用“老师”——官称。

    张烨看过去-“嗯?”

    张野笑-:“怎么没坐前面来?这次台里就咱俩提名。”这-说-没太大问题-可让人听-却很不舒服。

    大家都清楚-张烨老师没去做第一排提名席-就是早知-不可能拿奖了——还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成心么!

    张烨冷淡-:“不必了。”

    “哦-那-随便。”张野转回身了。

    贾严这会儿也到了-但-拿-手里-座位票-却——去-艺频率这边-而是去了新闻频率-区域。

    “张野。”

    “哈-严子。”

    “路上堵车-真够呛。”

    “过来坐——给-留-地方呢。”

    贾严跟张野挨在了一起-俩人相谈甚欢旁若无人。自从张烨-事情爆发-贾严虽然拿到了节目-却因为台领导-恶心手段让-失了人心-已经-些被-艺频率-很多人排挤出圈子了-贾严干脆也不自讨没趣——艺频率-同事看不上——还看不上那帮人呢-反正-贾副台长在上面坐镇——谁也不管。

    曾几何时-贾严刚来-时候-大家对-还是很客气和友善——毕竟是领导-亲属-张烨反倒被排挤过一段时间-可如今-情况却正好相反了-原因就是一个度-问题——些手段确实很伤人——这次是张烨-下次会不会是-们-艺频率-其-人给贾严让路?被领导逼死?这件事不能不让大家这么想!

    周大姐对张烨-:“别理-们。”

    “没本事-人-蹦跶不了多久。”小芳也恨恨。

    一个老编辑叹气-:“唉-现在单位内部是越来越乱了。”

    今年台里-银-筒肯定是张野了-明年也不用问-摆明是贾严预定了-张烨再-本事能怎么样?只能屈于人下——当然-这是其-所-人-想法和判断-并不是张烨。张烨还——放弃!

    妥协?

    屈服?

    忍让?

    这根本不是——风格!

    只-拿到银-筒-才能更进一步去电视台发展-但是要怎么办才能拿到——必须要拿到-奖项?张烨不知——此刻也实在毫无办法-找章远棋?不可能-天后在这件事上也不会-任何办法-评选是少数多数——五个评委中-三票或三票以上-才会生效-除了章远棋——新评委-其-评委都是比较尊重规则——也就是说不可能-人会投票给张烨-章远棋一个人替张烨争取也没意义-况且那个人情张烨已经用掉了——也不会再求章远棋了。

    无计可施!

    无路可走也无路可退!

    张烨不得不承认——此时真-被逼到绝路了-但就是绝境-也必须要找到一条出路——咽不了——火!

    常规手段肯定是不行了-张烨逐而翻开游戏戒指-界面-想找一找非常规-突破口。这几天《老少故事会》停播——声望值-来源只-靠-《鬼吹灯》-曝光度了-仅此而已-所以声望也不多-抽奖——……

    诶!差点忘了!

    物-栏里好像还-物-没用啊!

    张烨突然想起来了-打开游戏物-栏一翻-果然-里面赫然陈列-一个闪-光彩-小-具——幸运面包!这是自己前几天抽奖时得到——加注后得到-魅力果实-当场就吃了——物-却早抛在了脑后!

    试试-!

    死马也得当成活马医了!

    银-筒奖马上就宣布了-张烨别无选择-只能赌一-!

    将幸运面包从物-栏取出来——拿起手上-冰国矿泉水————世界-著名矿泉水-牌-假意喝水-实际上是掩人耳目地吃掉了幸运面包。游戏戒指开出或抽奖-物-别人是看不到——可张烨-动作别人可以看见啊-要是看-空-手抓-空气大口大口往嘴里塞-然后还咀嚼-众人不当-神经病才怪-当然要做一些掩饰动作了。咕噜-最后一口面包吃掉了!

    幸运面包生效!

    玩家幸运值提升!

    倒计时五分钟开始!

    ……

    同一刻。

    后台休息三区-内厅。

    四五个工作人员正在整理今天要颁发-奖杯和获奖证书-在昨天-评选结果实际上已经出来了-奖杯证书均已加紧制作好——金-筒——也-银-筒——密密麻麻地摆了一桌子。门锁——这是属于一个严格保密-过程-不过其实也就是那么一说而已-这种东西保密不了-谁得奖谁落选-只要是圈内人心里都明白-呢-况且又不是选举总统-不至于那么严格。

    “姓名——刘枫。”

    “在这里呢。”

    “好——摆前面-证书也对应啊-别弄错了。”

    “放心——错不了。”

    “张野-这是银-筒-奖-也拿在前面一会儿送上去。”

    “好-准备出来了。”

    可正在几个工作人员对名单准备先后顺序-时候-根本毫无征兆——一个女员工不小心碰到了一张奖项证书-啪嗒-证书一蹭-将桌子上也不知是谁放在那里-矿泉水瓶给弄倒了-瓶子是盖-盖子——不过是虚掩在那里——水一下子洒到了下面-那张颁奖证书上-非常突然!

    “啊呀!”女员工慌忙拿袖子去擦证书。

    “别擦它!”旁边一个老同志提醒——可还是晚了。

    这一擦-证书摊开-纸片上立刻模糊一片-什么字都看不清了。

    一个青年赶快上去帮忙-拿手将桌子上-水快速擦去地上-不让其-证书受影响-可地是瓷砖地-水一洒十分光滑-青年一个不小心脚下微微拌蒜了-人虽然没摔倒-可手却为了保持平衡扶了一下桌子-却巧不巧地碰到了刚刚那证书对应-奖杯-奖杯在几人惊恐-注视下咔嚓一声落了地!

    奖杯当时就碎了!

    银-筒-奖杯跟金-筒那种质地可不同-说是银-筒-其实就是类似水晶-材料-由于是一个长-筒-形状-水晶-硬度比玻璃高也高不了多少-结果一下四分五裂-摔得连亲妈都不认识了!

    “啊!”

    “坏了坏了!”

    “-们干什么啊!这么不小心?”

    “对不起对不起——也不知-会搞成这样!”

    大家手忙脚乱-一阵鼓捣后也没了办法-只能看-一地-狼藉!

    “平叔-怎么办啊?还-一个小时银-筒就颁奖了!”女员工急得团团转-没想到这么一个简单-工作让-们给办砸了!

    上午是银-筒先颁奖-因为不直播-所以也算是个金-筒-提前热身-等银-筒颁奖过后才是金-筒-电视直播-时间上确实不多了-银-筒-颁奖是没法放到金-筒后面去——从没——先例!

    岁数最大-一个工作人员一咬牙-“别慌-还赶得上-证书——好说-还-现成-空白证书-重新填一下就行了-评委那里肯定带-官方-印章-小陈——去找个评委盖章-小王-也给-个任务——马上打电-给逸轩-这次-奖杯是-们公司定制——肯定还-备用-银-筒奖杯-名字是空——让-们用最快-速度-张野-名字刻上-然后-亲自去取-越快越好!”

    “好!”

    “明白!”

    那俩人都出去了-一个去打电——一个去弄证书。

    女员工先找台里问了逸轩-电——然后急急拨过去-“喂——是京城电视台-……对——们这里出了点状况-请问银-筒-奖杯还-么……-啊?太好了太好了-请帮-们重新做名字-这边-碎了一个……对……太谢谢了啊-麻烦-们尽量快一点-要赶不及了-……好……名字?名字叫张……”一-急-那老同志刚嘱咐——名字-就给忘了-便对电——:“-等等!”

    青年已经取来了证书正要填写。

    女员工当即问-:“小陈-那人叫什么名字来-?”

    “呃-单位是京城电台——好像是张……野?”青年也不确定了-没好意思再去问平叔-怕被骂-于是赶紧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这次-提名大名单-“噢-找到了找到了-京城广播电台-是————叫张烨!”

    “那个烨?”

    “-自己看。”

    “好了——记下了。”

    张烨和张野-发音都差不多——都是ye-只是声调-些细微-不同。

    青年拿来了签字笔照-网上名单-名字写下了。

    女员工也告诉了奖杯制作方-“是张烨……一个火一个华-对-单位是京城人民广播电台!”——

    兄弟姐们儿们:看完书没事来点评下……点评网站……不是点评小说呀……求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