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78章【台领导气晕过去一个!...

第78章【台领导气晕过去一个!...

    诗念完了!

    拿-奖杯-张烨一刻都——多留-径直下了后台-只留下了一个背影和一片哗然-上千名观众嘉宾和评委!-

    靠!

    这是什么现代诗啊!

    莫非——意思是-们京城广播电台是死水?电台领导是丑恶?不-根本就不用莫非最打头了——分明就是——意思啊!这种诗并不是-些朦胧诗-《死水》是非常浅显易懂——没错-就是骂人-!

    “-了个大去!”

    “这也太霸气十足了?”

    “这人疯了啊?怎么这么说?”

    “-不是说要感谢单位感谢领导-吗?”

    “是啊——也信以为真了啊-哈哈-这下热闹大了!”

    “虽然不直播-但这也是银-筒颁奖啊——确定这么说不会-问题吗?这样真-可以吗?这是——领导给得罪死了啊-台长?-感言里还提了个贾副台长是-?这都点名-姓了啊-哎呦-去-今天可真是没白来啊——们单位就十个门票名额让-给抢到一个-真是抢对了-这么豪气万千-现代诗平时哪里-机会听到啊-这首诗也真是经典-诅咒-太狠了!”

    “电视电台系统里还-这等狠人啊?”

    “张烨?-记住——名字了-哈哈-牛掰呀!”

    “-必须-歉啊——还骂张烨是马屁精呢-没想到是这么个‘感谢’!”

    这是观众和看客-视角-因为和-们没什么直接利益关系-所以大家都本-一个看热闹-心态。——

    但-些人就不太一样了。

    周大姐听得下巴差点掉了-然后猛地一拍脑门大声-:“-就说了-!-就说了-!感谢个屁-领导和单位啊!这压根不是小张会说出来——!-哪里是趋炎附势-性格啊!-们看看!让-说中了-!”

    赵国洲:“……”-已经不会说-了。

    田彬和-媳妇儿也蒙了-刚在张烨要感谢感言-时候——们还以为张烨是在和领导妥协-是懂得退让和忍让了-可下一刻张烨就念了那么一首诗——们怎么也想不懂-张烨是哪儿来-胆子啊!

    小芳急得直跺脚-“这可怎么办啊!张老师可闯大祸了!”

    “何止闯了大祸?”王小美-:“小张这次是得罪太多人了!”

    孙阿姨低声-:“不过骂得真解气啊!小张-其-诗说实——一直都看不懂-什么《飞鸟与鱼》啊-什么《海燕》啊——也没——化素养-但是今天这首《死水》-真-听懂了-写-真好啊-骂-真是酣畅淋漓啊-多扔些破铜烂铁?泼——剩菜残羹?小张肯定是对台里失望透顶了-这里对-来说确实是一片死水!”

    老编辑哭笑不得-“那也不能这么说啊-这是什么场合?金-筒颁奖啊-在场-业内最顶尖-前辈老师——天后——其-电台电视台-工作人员-还-很多不是圈子里-观众-小张是骂过瘾了-可之后怎么办啊?-还想不想跟台里干了?颁奖闹了乌龙将错就错-这时候就问题不小了-额外提名获奖?这再次已经是史无前例-事情了!好嘛-获奖感言上还拿——筒当众-单位和领导给骂了?这都不是史无前例了-们知-吗?后人也不可能会-了!只此一例啊!”

    是——这事儿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老编辑就敢打——保票-因为换了第二个人-绝对干不出这种事!

    小芳苦笑-:“张老师一直都——脾气。”

    周大姐-:“说-是啊-也就是小张敢这么干——时候倒真挺羡慕——也越来越喜欢这小伙子了-直来直去-不爽就骂-跟这种人相处心里舒坦-永远也不会担心-算计——小张什么事都摆在明面上-不跟-暗地里使坏。”

    老编辑无语-:“-是舒坦-可-人不舒坦了。”

    ……

    胡飞就是不舒坦人中-其中之一-听完张烨那首诗-胡飞就险些晕过去——可在几分钟前还跟身旁-频-总监替张烨吹嘘呢-也是强烈推荐张烨去——新栏目-没想几分钟后张烨竟来了这么一手!

    总监瞥瞥——“胡老师-这就是-推荐-人?”

    胡飞咳嗽了一声-给张烨说——:“——脾气咱们先不说-单说这首诗-绝对是——任何瑕疵——是真正-纯-学。”

    总监也失笑了一声-“-倒是能给-往回圆-纯-学不纯-学-不知——但-知-这是个刺头!”

    胡飞-:“-才华-人总是-些性格。”

    总监-:“可——性格也太火爆了-也就是银-筒奖是终身将——取消撤销这一说-不然就凭-这一首感言-现代诗-就能给-奖项撤掉-而且京城广播电台也属于咱们京城电视台序列-早就合并了——骂-们电台-不是也变相-咱们给捎带进去了吗?老胡啊——推荐-人选-还是再考虑考虑——敢跟-肯定-这件事后张烨确实可能会在电视台电台系统里人尽皆知——人可能也会赞赏-敢说——但更多-却是遭到排挤-行内几乎——人敢录用-了-说是封杀也差不多意思——呵呵-谁敢要一个管不住-定时炸弹啊-关键时刻给-来这么一下-谁也受不了!”

    胡飞坚定-:“就算是个刺头——也想让-来-它——学素养绝对不能被埋没-那样就太可惜了!”

    ……

    几个评委那里。

    章远棋眼带笑容地望-张烨离开-地方——发表评价。

    年轻评委一阵无言-末了-:“这首诗……真够可以。”犹豫了些许也没敢说得太重——知-张烨是章远棋推荐——虽然在-看来张烨不可能认识天后-但归根结底人也毕竟是章远棋提名上来——总要给天后留面子——可不比郑老师-们几个评委——那个资历和年纪-在章远棋面前-是不好造次——章远棋也是——前辈老师。

    郑老师闭眼凝神-没吭声。

    “郑老?这怎么处理?”一妇女评委征询-:“这是不是太不尊重咱们-颁奖舞台和评委会了啊?”

    郑老师睁开眼-“先不说这首诗合不合时宜-该不该在——场合里说-就说这首《死水》-真-是让-开了眼界。原本-这届没打算加入评委会了——岁数也大了-该真正退居二线了-可-现在感觉——很庆幸-这次来了现场-呵呵——们信不信?就凭这一首现代诗——敢说——年轻人今后绝对能在行内闯出一番名气!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很-兴趣——年轻人会能造出什么一个世界!”

    ……

    此刻-最怒然-还是电台-领导!

    张烨单位-台长就不用说了-早就许诺给了老战友-孩子这次-银-筒奖-结果临时-变竟然落空了-这已经让台长憋-一股怒火-现在张烨又来了这么一个狠招-那都不是打脸了-也不是踩脸了-而是活生生地踢脸啊!一脚脚踢在-们脸上啊!在场这么多同行和前辈-还-广电-领导在——京城电视台-领导在-台长觉得已经真是丢尽了脸面-而且一点都不剩了!今天过后-不-不用到明天了-在今天中午此事估摸就得传遍各个电视台电台了——日后怎么抬起头来?被一个下属还是最底层-新人主播这么骂——偏生还还不了嘴——张烨在台上拿——筒说——台长即使说-别人也听不到啊。

    不过台长还算好-相对来说算好。

    最值得注意-是贾副台长-张烨可是在-分管——艺频率啊-张烨因为版权-事情是和-起-冲突啊-最后也是贾副台长拍了板架空-张烨-处处刁难——所以这次张烨-反击明显主要是很对——!

    “——混账!”贾副台长脸都绿了-是真-绿了——没控制住地骂出了声-真是被张烨给气糊涂了-肺都快炸了开来-结果或许是怒极攻心-贾副台长一口气没喘上来-眼睛白眼一番-居然气晕了过去!

    旁边另外一个电台副台长眼疾手快-一看贾副台长脖子在座位上歪起来了-慌忙扶住——“老贾!老贾!”

    “哎呦!”

    “贾副台长!”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叫救护车!-人晕倒了!”

    “先掐人中-快看看-气没气了!”

    这边顿时乱成了一锅粥-附近七八个人都围上来帮忙!

    最后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才掐了一下人中-贾副台长就醒过来了-后台-工作人员上来给-量血压检查了一下-并无大碍——

    插曲更让大家无语-很。

    贾副台长也顿感丢人到了姥姥家-让一个-一直看不起-下属给气晕了?-脸上当然不会好看了!

    姓张-!-

    给-等-!

    台长借——事情-立即跟五个评委-:“几位老师——建议将张烨-银-筒奖撤销-这人胡言乱语-诋毁组织单位-必须要严惩!”

    最-资格-老评委郑老看看——然后和其-几个评委简单交流了一番-随后-:“这恐怕不行-奖项已经颁发了-无论金-筒奖还是银-筒奖-都是终身规格——撤销奖项-流程和规定。”说完——加了一句-“——小同志语言方式确实-一些问题——们单位自行批评教育或处理。”

    “但银-筒……”贾副台长也气急地站了过去。

    另一个青年评委断然-:“奖项是撤销不了——规矩就是规矩-嗯-先开始下一个颁奖——尽量快一点了-不能耽误金-筒-直播——多少时间了!”

    银-筒下面-奖项继续宣布-可是现在已经——人-心思关注——了-甚至连金-筒奖都无人在意!

    张烨一个人抢了所-风头!

    张烨一首《死水》引得了全部关注!-

    几个嗅觉灵敏-记者干脆都不去听下面-奖项名字了-也不在乎谁-了银-筒-而是原地就坐噼里啪啦地打起了稿子-准备马上回传给单位报导这次-事情。张烨老师——真是好样-!记者们无比兴奋——们-职业特征就注定了-们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主儿-不怕-闹大-就怕-闹得不够大啊!

    什么叫-题?

    这才叫-题!

    还-什么能比获奖感言骂领导更让人感兴趣和关注-?

    而且这还不是一般-骂人-不是那种毫无技术含量-脏口!

    谩骂本来是一个贬义词-提起来给人-第一印象就是没素质-可是今天-张烨让所-人都长了见识-骂人骂到这么豪放潇洒-骂人骂到这么优雅-青——们还真是第一次见-真长见识了啊!

    这就是-人!

    杀人不用刀——用嘴!

    骂人不用口——用诗!

    张烨今天用一首《死水》展现了一个-人-高尚情-继承了一个诗人-优良传统-诗震四座!——

    兄弟姐们儿们:看完书没事来点评下……点评网站……不是点评小说呀……求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