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77章【一首“感谢”单位和领...

第77章【一首“感谢”单位和领...

    还是张烨!

    奖项——变!

    一瞬间-张野-脸色要多难看-多难看-台长和贾副台长俩人-表情也跟-差不多-都觉得憋-一股火发不出来!明明评选-就是张野啊!明明就是早定好-事情!为什么现在莫名其妙地成了张烨-奖项?

    在搞什么啊!

    这都叫什么事情啊!

    这么离谱-局面也能出现??

    另一边却是另外一种表现!

    只听小芳尖叫一声:“张老师!真是-了!这回真是-了!”

    王小美祝贺-:“恭喜了-就算之前是乌龙-现在评委会——更改结果——也算落实了——了银-筒奖——今后-路肯定会好走得多-这可是国家级金-筒奖附带-分支奖项-是新人最高-荣誉和资历!”

    “干-太漂亮了!”周大姐猛然一锤张烨-后背-“老天爷都帮-啊!”

    只-张烨知——压根不是什么老天-眼-而是-用游戏戒指扭转-局势!

    台长当时就从座位上起来了-一双眼睛看向了评委会-那些人——并——说——但却以此来表达了——不满!

    贾副台长也砰地一声拍了扶手-发出很大动静!

    评委会-人并——理睬——们已经-结果了!

    张烨注意到了两个领导-举动-到了——时候-台领导对-还是那个态度-甚至连一点点面子上-工夫都不愿意做-摆明了不认同张烨。——算是看出来了-即便-工作在努力-什么用?-破了中央电台记录-什么用?-收听率频率第一-什么用?-拿了银-筒-什么用?台长和贾副台长永远也不会对——小人物-好脸色!张烨拿到什么成绩做出多大贡献在-们看来都是理所当然——张烨用自己-作-创造收听神-、一点版权费也没管台里要——们依旧认为是应该——反过来还要基本不花钱地抢劫张烨-版权-不给?不给就威胁!撤职!不给提名!嘴脸丑恶到不像个人!

    合-都是张烨欠-们——们不会记张烨-好儿-不会管——成绩-如此而已!

    真-些悲哀!张烨心中早凉透了-火冒三丈-心情在这一刻霍然爆发-这种情绪-已经积累了太久-压不住了!

    “请张烨老师上台领奖。”张火笑。

    张烨理了理衣服-大步走上去了-“谢谢。”

    章远棋今天穿-是一身晚礼服-紫色——光滑-背部几乎露出了大半-白花花-特别迷人-接来了工作人员捧来-奖杯-唇角温婉地笑——眼神里也全是柔和-完全看不到天后平时那冷漠-性格-“张老师-恭喜了。”

    “谢谢章老师。”张烨从天后手中碰过奖杯——

    奖拿-可真不容易-然而这就完了吗?不!还没完!

    张火调节气氛-:“所谓好事多磨-张老师是咱们这届银-筒奖得奖时间最长-人了-呵呵。”对观众-:“-些人可能知-张老师——些人可能还不熟悉-不过-说一个事-们肯定大部分人都知——前几天-中秋诗会-就是眼前这位张老师力压群雄拔得头筹——一首《水调歌头》震惊了满堂!”

    “噢!”

    “-听过!”

    “原来是-啊?”-

    小部分人恍然大悟!

    张火按照惯例-继续介绍起张烨-栏目-别人-栏目都好说-一句-就完了-但是张烨-真是-点多-“张老师曾经主持播音过《深夜鬼故事》和《老少故事会》-诞生过《鬼吹灯》《小兔子乖乖》《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皇帝-新装》《绿野仙踪》等优秀作——而且都是张老师原创-!”

    “啊?”

    “是-写-《鬼吹灯》啊?”

    “《小兔子乖乖》也是-创作-?”

    “-靠-不说不知-一说吓一跳啊!”

    “这人是谁啊?这么牛逼?”

    “这算什么啊——们才搞明白啊?现在最流行-一首《飞鸟与鱼》就是-写-呢-听说这诗还救过人命。”

    “-也认识这人——喜欢《海燕》——更霸气!”

    “——资历——去拿金-筒都能拼一拼了啊-怎么一个银-筒刚刚还那么-争议?-不拿谁拿啊?评委眼睛都瞎了?”-

    人听过——更多人则第一次知晓。

    听完这些-好多人都震惊于张烨-成就!

    张火继续-:“不知这次张烨老师带来了什么获奖感言-记得中秋诗会那一次也是-主持——张老师-那次感言可谓是殿堂级——跟-写诗-天分一样好。”因为是自己同事-张火也认识——于是就多说了几句-也是为-自己缓解一下紧张-今天场面太大了-张火——播音界-前辈都-些镇不住。

    张烨也牵了牵嘴角-“既然张火老师说到了诗-那——感言也说一首诗。”

    张火哈哈笑-:“那-们可-耳福了-能第一时间听——新作。”说完——后退了几步-舞台让给张烨。

    章远棋也下去了-坐在第一排听。

    张烨摸了摸前面——筒架-“今天-其实什么也不想说——只想用——时间在——场合感谢给予-帮助-台领导——们京城广播电台-台长-还——们电台-贾副台长——领导-大力支持-不会-今天-张烨!”

    ……

    下头。

    贾副台长听了-心说-还算识抬举!

    台长却看都不看张烨一眼-自始至终都没——放在眼里!

    贾严心中一哼——点看不起张烨-还台长副台长-帮助?-还真会拍马屁!现在知-跟领导搞好关系-重要性了?晚了!-这次拿了不该拿-奖!就算是意外!领导也不会放过——肯定还是-仇记在-头上!张野可是台长-关系户啊!——奖-也敢抢?现在拍马屁也来不及了!

    ……

    周大姐咦-:“小张说什么呢?”

    “这不像是小张会说——啊?”孙阿姨也纳闷。

    田彬插了句-“审时度势-从某种角度-小张也算是成熟了。”

    老编辑叹叹气-“也对-唉-这也算是个缓和关系-好机会-小张还是挺聪明——知-这种场合不能-私人情绪。”

    ……

    原央视著名节目制作人胡飞也在下面——已经调到京城电视台工作了-这次金-筒自然也被邀请。

    “老胡-这就是-推荐-新人?”

    “是——就是张烨-很-才华-一个年轻人。”

    “相貌一般啊——想让-当-栏目-主持人或嘉宾?-看不妥-?”

    “-很少看错过人-这种人才真是百年不遇——不是要念诗了么?-们正好听听-看-评价没评价错。”

    胡飞给张烨推销了起来。

    ……

    “章姐——认识——张烨?”第一排-一个年轻评委低声搭。

    章远棋笑孜孜-:“不认识啊。”

    “那——额外提名给了-?”青年不解。

    章远棋-:“-看过-写-《见或不见》-觉得很好。”

    青年评委恍然-“原来如此-这人写诗确实是一绝-《见或不见》-没看过-《水调歌头》确实让-如获至宝。”

    另一个老评委-:“看看-今天说什么诗——也恰巧听过-一首《一代人》-听说跟京城作协那帮人还闹起来了?”

    ……

    除了-们这些行内人-其-人却并不怎么期待。

    “感谢领导?”

    “这种感言-什么好听-?”

    “是啊-还作诗感谢领导?真酸啊!马屁味太浓了!”

    “那-什么办法-都是体制里-人-不感谢领导感谢谁?”

    很-一部分其-省市电台电视台-同行们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人还低声骂了张烨一句马屁精!

    ……

    各家议论。

    张烨却心无旁骛-在这一片不算是特别安静-氛围下-在这一片行内精英云集领导荟萃前辈坐镇-舞台上-张烨念出了一首诗-“这首诗——要送给——台领导-也要送给培养-教导——京城人民广播电台!”

    大家洗耳恭听。

    张烨闭眼养了养情绪-前几句诗就-所-人给听傻了——开场表情-竟是一声失笑-神态-“这是一沟绝望-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剩菜残羹!”

    死水?

    还绝望-死水?

    这什么现代诗啊?-确定这是感谢领导感谢单位-?

    好多人一下子交头接耳起来-还-好多人一下子没回过神!

    张烨还在继续-发出一声冷笑-“也许铜-要绿成翡翠-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霉菌给-蒸出些云霞。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漂满了珍珠似-白沫;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又被偷酒-花蚊咬破。那么一沟绝望-死水-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说到这里-张烨猛然间换了一种冷然愤怒-表情-声音越来越大-“这是一沟绝望-死水!这里断不是美-所在!”最后更是加了重音-“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大家全部目瞪口呆!

    面对一片寂静无声、惊呆了-人群注视-张烨念完最后一句诗-扔下-筒拿-自己-奖杯扬长而去!

    这首诗叫《死水》-作者是闻一多——世界并不存在。

    在张烨那边-这首诗可谓是国内最著名-“骂人诗”和“诅咒诗”了-这也是闻一多诗歌-特点-从头到尾就是一个中心思想和主题特点——骂!而且这首诗还印在了人教版高中语-课本上!在高二-时候老师特意要求-们所-人都背诵过-相信很多学校也都是如此-所以张烨压根不用买“记忆搜索胶囊”也能清清楚楚地背诵下来-这诗太-名了——也太熟悉了!

    骂得痛快!

    诅咒-过瘾!

    憋了这么久-张烨今天终于才是心情大快-从里到外地爽!——

    兄弟姐们儿们:看完书没事来点评下……点评网站……不是点评小说呀……求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