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07章 欠的总是要还的

第2107章 欠的总是要还的

    “麻哥,您找的人来了。”女子说着,侧身让到一边,在梓箐背后轻轻拍了一下,在她耳畔说道:“我就在外面。”

    梓箐顿了顿,嘴角轻扬。

    抬步进去鞠躬道:“我叫小月,很荣幸能为各位大哥服务,有任何事敬请吩咐。”

    梓箐感觉到氤氲的烟雾中一双双犀利的眼神在自己身上肆无忌惮地扫描。

    良久,麻哥说道:“今天不让你服务,就是想看看你的那两手,究竟是真的,还是……诓我们的?”

    梓箐坦然应道:“各位大哥目光如炬,诳你们?太高抬我了。”

    麻哥视线余光下意识瞥了眼坐在角落里与周围黑暗完全融为一体的男人,顿了顿说道:“那好,今天我们再来玩一把,若是你真有这两把刷子,桌子上的……都归你。要是……”

    黑暗中,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要是错了,也归你。”

    梓箐也不含糊,颔应道:“如此,先行谢过爷的赏。”

    这次麻哥没有刀扑克,而是由旁边一个清瘦青年做。

    白皙欣长的手指如同跳舞一般,将一封扑克刀了几个花样,然后依次在桌子上抹开。看了眼梓箐,做了个请的姿势。

    梓箐瞥了眼桌子一角上码放的整整齐齐的红票子,足有六沓!

    在她眼中简直就是及时雨,是救命稻草。

    可是之前心中更清楚,“黑”钱不好拿,现在拿走了,今后必定会付出相应的代价。可是她已别无选择!没有什么比这个来钱更快的了。

    梓箐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阴花4,黑桃9……”

    她每说一个,那只白皙的手便轻盈地掀开一张,直到五十四张完全翻开,无一错漏。

    满室皆静。

    梓箐道了声:“承让。”然后解下侍应生的围裙铺展在桌子上,有条不紊地将几沓钱包了起来。

    拎在手中传来沉甸甸的分量。

    临出门时,黑暗中的低沉声音才突然说道:“后天晚上,跟我去一个地方。”

    梓箐说:“两个星期后,我帮你一个星期。”

    黑暗中的人顿了顿,应声,“好,两个星期后,这里等你。”

    “好。”

    第二天,梓箐就打的把钱送了回去,终于解了燃眉之急。

    只说是自己随手帮了一个人,不料对方竟是某某大老板,这些就是对她的报答。

    这个故事编的实在蹩脚,但是他们见梓箐并无不妥,而且的确是太需要钱了。何军和两位老人都在要医药费营养费之类,而他们为了照顾,也把田地里的庄稼耽搁了……

    所以只是嘱咐梓箐好好考试,家里有他们看着。

    梓箐去看了哥哥和父母,在积极治疗下,情况都愈加好转,这让梓箐心安不少。

    回到学校,还有两天就高考,老师见她总是请假,简直比梓箐都还要急的样子。

    梓箐一个劲的保证,她一定会参加高考,而且要拿全县最高分!

    老师心说,以她的水平,哪里是全县最高分,全国最高分也不在话下啊。光是想想,对于整个学校而言那是多么大的荣誉!

    梓箐觉得,经过这几次波折后,貌似一切都变得异常顺遂起来。

    无论如何,都不能出任何闪失了。

    梓箐全身心备考。

    天遂人愿,梓箐终于顺利参加了高考,挥正常。

    一个星期后分数出炉,梓箐当仁不让的全县,哦错,是全国文科状元。学校倍儿有面子,又是奖金又是各种慰问。

    梓箐领了一万奖金,其他应酬就懒得理会了,把钱送回老家。填报自愿。

    以如此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原主心愿已了。

    开始填报自愿,老师一个劲的劝她填京华大学之类的名校。

    梓箐却并不需要那些高等学府为自己镀金,所以对所有大学也没有丝毫的期望值。

    而且,她觉得以后自己的人生恐怕并不是那么的“单纯”和平静了,还是选一个管理相对松一些的学校,又能顾及家里。

    思讨再三,最后还是选择填报本市的一所才刚刚提升为本科院校的大学。

    如此决定,让所有老师大跌眼镜,给她上思想教育,一幅“怒其不争”的样子。

    梓箐平淡地看着面前俨然把她当作得意门生的吕老师,突然问道:“吕老师,我一直想问问你,当初我几次找你,说寝室的人欺负我,想请你帮我换寝室,你为什么没有帮我调换?”

    吕老师很显然没想到这个女生竟如此记仇,曾经一幕幕不由的浮现眼前。

    她有些不自然地扭了扭屁股,就像是长了痔疮一样,尴尬笑笑:“呵,何月你这是什么话呢?身为老师对你们从来都是一视同仁的。你难道忘了,当初你父母求上门的时候,其他班可都不收你,是我收下你的。这几年我一直都格外关注你的生活你的学习…哎,你这孩子,就是性子太内向了。大概当时老师我也太忙了,本想忙完了找你好好谈谈心的…”

    梓箐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说,看着她说……

    想当初,原主那么绝望那么无助,老师就是她唯一的希望和支撑,可是何月几次求她,只是调换一下寝室,相信对于一个班主任而言并不算难事。

    可是结果呢,她非但没帮何月调换寝室,反倒向姚静几人透露,让何月饱受一顿摧残!

    梓箐神情漠然地看着她一个人尴尬的自顾的演说,末了,又问了一句:“当初也是你把我想调换寝室的事情告诉姚静她们的吧?”

    身为一个班主任,一个成年人,难道她一点都不懂得需要给学生信任和秘密吗?

    明知道学生之间存在矛盾,为什么还要将一方的信息暴露给另一方?

    就像学生向老师告,某某多次收他保护费。可是老师转过头就把这个消息告诉那个收保护费的了,然后就把那个“告密”的同学围殴狠狠虐打一顿。与原主曾经的遭遇何其相似。

    即便你觉得那学生的背景来头很大,惹不起,你要明哲保身,你不敢处理那些问题少年,你大可以什么都不说啊,干嘛要把学生信息告诉给施虐者?!

    这样的老师,不配为人师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