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巫神纪 > 第十九章 巫宝
    距离金乌岭不远的大山山腰处,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和一个枯瘦精悍的中年男子肩并肩站在一株大树上,眺望着远处姬夏和姬枢的大战。

    老人光着上半身,死白色的皮肤上,用黑色的颜料纹了数十条龇牙咧嘴的毒蛇图腾,他身体一动,所有毒蛇都好似在不断蠕动,看上去狰狞恶心到了极点。!22ff

    一条两尺长的细细黑蛇盘在老人的脖子上,一对惨绿色的眼珠死死的盯着金乌岭,细细的蛇信子不时‘嘶嘶’喷吐,额头上的黑色独角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枯瘦精悍的中年男子比身边老人高了一大截,他穿着一件用黑色蛇皮制成的紧身软甲,背后背着一柄长有八尺的长剑,瘦削的脸颊不时抽搐几下。

    一条一丈多长的独角玄蛇一头搭在一根树枝上,尾巴缠绕着中年男子的腰身。和老人脖子上的那条小蛇一样,这条独角玄蛇同样死死的盯着金乌岭,盯着金乌岭上那些凌空悬浮的巨型火鸦。

    巨响声中,姬枢被姬夏重拳轰飞,身躯撞碎了一座大山。老人苍老枯萎犹如骷髅的面孔抽动了一下,低声咕哝道:“这个姬夏,十年前那次偷袭没能杀了他,以后他还会是我们黑水玄蛇部的烦。”

    中年男子皱起了眉头,双手紧握在一起不断用力,手指骨节不断发出‘咔咔’脆响。

    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老人喃喃道:“十年前,姬夏巫穴被毁,原本以为他就是个废人了。但是没想到,他居然硬生生又开辟了这么多处巫穴。不愧是火鸦部巫帝一脉的血裔子孙,这份潜力,太可怕了。”

    中年男子不忿的哼了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火鸦部巫帝一脉的血裔又怎样?二十五年前,我们袭杀了姬夏的父亲,顺带干掉了他七个哥哥;五十年前,我们围攻杀死了他的祖父,他父亲的所有兄弟也在那一战中全部被杀。”

    傲然昂起头来,中年男子咬牙道:“现在火鸦部巫帝一脉最纯粹的血裔,只有姬夏一人!我黑水乌蛟,绝对不会让他再活过下一个十年。”

    老人点了点头,沉沉说道:“蛟,是不能再让姬夏活下去了。这十年来,火鸦部在他的带领下,对我们部族步步紧逼,我们已经失去了好几片最肥美的猎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黑水乌蛟抚摸着缠绕在腰上的蛇尾,阴恻恻的说道:“所以,我真心想让姬枢成为火鸦部的战士首领,阿公,我虽然不喜欢姬枢这个阴险的家伙,但是我更不喜欢姬夏啊!”

    眯着眼,黑水乌蛟阴声道:“我大兄,可是死在了姬夏的手上。我一定要亲手撕开这家伙的胸膛,把他的心脏挖出来,献给尊贵的黑水玄蛇做祭品!”

    ‘嘶嘶’,独角玄蛇身体翘起,将脑袋搭在了黑水乌蛟的肩膀上,黑漆漆的蛇信子亲热的舔了舔他的脸。

    火光冲天而起,姬枢脚踏火云站在离地百丈的空中,双手紧握火光喷涌的木杖放声大笑。长度超过两米的木杖就好像一条刚刚从树干上砍下来的枝条,通体青翠欲滴,数十根细小的树枝上,还挂着大片鲜嫩的树叶。

    这根木杖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生气勃勃’,完全不像是一根木杖,反而像是一株依旧扎根在地下,蕴藏了无穷生命力的大树。

    姬枢紧握木杖用力挥动了一下,就听到‘呼呼’的风火声从木杖中涌出,大片三色火光不断从木杖中喷了出来。三色火光好像琉璃,白色火焰在最外层,中间一层是青色,最核心一层是红色,三色火焰化为人头大小的火球落在地上,所到之处山石瞬间化为青烟。

    姬枢的身体被热浪包裹,恐怖的热力扭曲了空气,他的身体看上去就好像不断摇晃的水波中的影子,肉眼已经无法看清他的身形。

    火鸦部的族人们同时咋呼起来,这柄木杖发出的火焰太强大、太可怕,从木杖内喷涌出的巫力波动犹如海啸,方圆百里的山林都被无形的波动冲得胡乱摇晃,热浪熏得火鸦部的族人们大汗淋漓,有些人的头发、眉毛都无端端的燃烧了起来。

    姬昊瞠目结舌的看着这柄木杖,如此可怕的力量,姬枢只是单纯把它握在手中,还没有催发它的威力,这柄木杖的威能就笼罩了方圆百里之地!

    如果姬枢全力催发的话,这柄木杖能够瞬间消灭百里内的所有敌人吧?

    “这是什么鬼东西!”姬昊的心脏紧紧绷在一起,突然为姬夏担心起来。

    “传承巫宝。”青茯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姬昊身后,双手紧紧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青茯的手指痉挛,指尖深深的陷入了姬昊的皮肉中,显然她的心中也紧张到了极点。

    “传承巫宝,最弱的传承巫宝,也要极其强大的大巫,起码开辟了一百个以上巫穴的大巫才有实力炼制。任何一件传承巫宝,都起码要经过一代一代大巫,最少一千年巫力和精血的滋养,才能最终成型。”青茯喃喃自语道:“任何一件传承巫宝,都能让一个大巫的实力增强十倍以上。”

    姬昊的身体绷紧了,他回过头,低声喝道:“阿爸他……姬枢如果实力提升了十倍,那么阿爸……”

    青茯的俏脸变得惨白一片,咬紧牙齿低声哼道:“你阿爸,当然有他自己的传承巫宝。昊,怎么说你阿爸和你,都是火鸦部最正统的巫帝血裔。但是,但是,姬枢的这件传承巫宝,太强大了,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他手上。”

    姬夏站在沸腾的岩浆上,低沉的咆哮了一声,左手一挥,一面用九块硕大的赤红色龙鳞制成的盾牌凭空飞出,牢牢扣在了他的手臂上。他右手向着空气中一抓,一柄用金色桑木心做柄,枪头用赤红色龙角锻造而成的长矛被他紧紧握在了手中。

    单手紧握长矛,用力的往盾牌上敲了一记,姬夏大声吼道:“枢,来吧!”

    姬枢冷笑了几声,双手紧握木杖,咬破舌尖一口血箭喷在了木杖上。就听得一声低沉的长啸声绵绵而起,数十头翼展超过百丈的三色火凤从木杖中飞出,喷吐着长达千丈的火光烟气,疯狂的向姬夏冲了过来。

    姬枢身体闪烁,高大的身躯化为一团火光,隐藏在火凤喷出的火焰中,几个闪身到了姬夏面前,木杖狠狠的向姬夏的头顶轰了下去。

    兄弟姐妹们,早起精神好好!

    a

    a

    '